2015年5月17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臥薪嚐膽」記事》



「天龍聖國」草民在「甲午內戰」後,平靜日子沒過久;接二連三收到「空飄傳單」;乃「保皇黨」告知,已轉為「地下黨」矣;為恐被又識字又不衛生之草民,誤認為「黑道」;特加注直屬「天龍大內」。

如此,「地下黨」乃不得已之戰術轉進也!蓋吾等既為「保皇」而生,乃拯救「皇上」於水火,遙奉「龍皇」為「正統」。

唯奇怪耶?「龍皇」受困「地堡」,「天尊」受損,仍負隅頑抗;「逆軍」早已坐地分贓,與奸商新議,濫頒「好人標貼」,意圖魚目混珠,奪我「天龍聖國」商賈黑市地盤。

「龍皇」唯恐「保皇黨」散了團體,灰了志氣;以致軍心渙散,群龍無首;特派前大內主掌宣傳之奴才,散發「臥薪嚐膽」傳單,以「孔仲尼」傳人自居:標注「仲尼厄而作《春秋》」。

蓋"朕受困地堡,不得已也;朕英明勇武,實為奴才所害,致天下誤朕也!夫朕三餐正常,呼吸不止;體力猶勝「廉頗」,皮相可比「志玲」;豈止"尚能飯否?",仍伏地挺身每分八十下;晨起自跑答數,精氣神俱在!"天助我「天龍」也,皇上「龍體」健哉!「臥薪嚐膽」於困厄,他日師法「越王勾踐」,復國有望矣!

惟世事多妙哉!「龍皇」登基多年,大片江山亡於其手,陷於「逆軍」,侈言復國之志,豈非夜郎自大。「乙未」年「農小三月」,「阿母節」過後;南風吹,「逆軍」戰鼓再起,大勢有利南方「綠林軍」行「圍點打圓」戰略,再下一城,底定江山。「龍皇」所指望者,「天朝中國」助其臂力;乃挖深洞、築高牆、廣積糧。

惟礙於眾叛親離矣,供補路線已斷,奸商不再供養軍需糧秣;「天朝中國」亦未敢下注,蓋亦知「龍皇」不得民心久矣!當下,「龍皇」僅能召喚「後宮奶媽團」一掬同情淚,抑倚賴「地下黨」之放話打氣,自我安慰,「新亭對泣」而已,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隔海觀「天龍內戰」,「龍皇」之「流寇戰」,於江山改朝換代,乃至國破山河在之大勢,俱已無礙矣。

「保皇黨」若干「山頭主帥」、「監軍公公」,見「龍皇」遙控干擾,亦灰心而無出戰之志,欲滑足出埸,又恐被譏臨陣脫逃,名留史
,乃自泣示眾:"某不欲團結,誤大局矣!"。

唯團結,實乃空言也!其,誰被團結乎?中樞無主,民心已失;「某」,不欲團結者,「其」誰乎?自古帝制,"「朕」,寡人也!天下唯「朕意」是尊,團結之何有哉?其曰「團結」者,乃欺君犯上也!。"

草民書生,觀世局之謬,作詩,名「握手團結」為證,嘆曰:"一朝權在手,左手換右手,雙手皆我有,右手換左手"。人不為己?其誰信哉?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