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1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秦失其鹿」記事》


「乙未」年,「農小」四月,節氣「小滿」;大雨來襲;吾「聖國」草民亦喜亦憂;解旱靠水災?「一期稻禾」,即將收成,恐「倒禾泡湯」矣!我「聖國龍皇」依然「好睏」。「小滿」前日,「後宮奶媽團」扶老攜幼,摸進「地堡」,為「龍皇」加油解厄,紀念「龍皇」登基多年諸事不順之厄運。

「是非成敗轉成空」,「龍皇」在位,多年為非作歹?或如自述,功在「聖國」?姑且不論,留待歷史定位;惟若身逢困境,草民不捨而旱地送水,雪中送炭,誠人性之善也。然,「龍皇」於「小滿」節氣前,先「大滿」表功;則「後宮奶媽團」齊聚天子腳下,乃「君民同歡」也;突破重重險阻而能與「龍皇」高唱:「當我們同在一起!」,真印證世事之詭異,「悲劇」乃「鬧劇」之影。

天下,抱怨「龍皇」者眾,多為自認有功於「龍皇」之登基而寄予厚望者,奈何匆匆數載,如雲煙,依然「等嘸人影」;不見「龍皇」垂下「關愛之眼神」;「君民同歡」亦保密到家;顯非「圈內人」。汝且評理,"氣不氣人?"。呀…氣啊!好氣呀!好康代誌,唯「龍皇」之愛,享之。天下,最氣「龍皇」者,當推「賠了膝下黃金又折兵」,曾名震天下,「逆軍」封其名號,「戰不死」(James) 之前「大內高手」「宋公公」。

其嘗為「摩西先皇」之「愛將」,情同父子;多年來,每有大役,無役不與,戰功彪炳,身心俱傷;其曾遂鹿天下,功虧一簣,譭譽參半。「宋公公」曾為「龍皇」之即位,「下跪」以求「保皇黨」徒眾「擁載」私心自用之「龍皇」,終能收效;奈何「龍皇」不甚領情,暗譙不已:"莫名其妙,亂插花!什麼…跟什麼嗎?"。

當今,更莫名其妙者,什麼…跟什麼嗎?乃「戰不死」(James)「宋公公」登高一呼,反求「保皇黨」徒眾,棄「龍皇」,另立「新皇」以自救。天下事,怪哉!實,不怪也!「否極泰來,物極必反」!「凡狂愛者,必有狂悲也!」。以「後宮奶媽團」至死不渝,另加「保皇黨」徒眾,當前如「過河卒子」,只有陪「大帥」一路向前至「大獄」門口矣!

「龍皇」殘部餘勇,雖成事不足,惟敗事足有餘也!世事鬧劇不乏見,「秦失其鹿,天下共遂之!」;「保皇黨」內亦有「七月半鴨子」,不知死活,以為「彼可取而代之也」;有「白目」欲「整死」「保皇黨」之「楊公公」;嗆辣不已之「洪奶奶」,打著「天下興亡,匹夫匹婦有責」,出馬競逐天下;誠勇氣可嘉也!

惟世道上,最詭異者,竟有「英吉利」番邦之草寇,密斯特「羅賓漢」,不逐「英吉利」番邦之大位,反在我「聖國」出馬,角逐「龍位」。其人誇言,若「智取」「龍位」,將廢「帝制」,與天下草民「和解」,建立「羅賓漢共和國」,奉「羅賓漢」為「國父」。其「出馬」之緣由,可供吾「天龍聖國」之草民卓酌:"余,致力於草民革命,凡五十載,乃革命先軀也,自幼立志獻身革命,不輸「貴國」之「國父」;革命未成身未死;歷三死餘生,今已放下怨恨矣!猶不足者,惟「和解」庶幾可補。"

偉哉!斯人,而有斯言也!吾「聖國」自閉久矣!近親繁殖,封建不衰;智能不足;我「聖國」之「國父」,奉行「天下為公」,惟子孫不肖,近乎亡國;況,今「聖國」疆土淪於「逆軍」,所剩無幾,「地堡」恐亦「不保」,末日近矣!若有番人願入主我「聖國」,何嘗不可?「以夷制逆」,無本生意;Good Job! Well Done!

「英吉利」番邦之「女王」亦感動寬心不已,乃對其「大英子民」發表「玉音放送」,以祝福密斯特「羅賓漢」:"Great! Mr.「羅賓漢」,誠吾「大英吉利聯合王國」之「紳仕」也;堅持「忍受苦難易,抗拒誘惑難」之「雷帝佛爾斯特」(Lady First) 原則;今已成功抗拒誘惑,不願在女王之領土革命;而遠征東方之「天龍聖國」,真勇者也!Oh !My dear Hero, you will be a real Gentleman! Surly…! My child Charles Philip Arthur George and his Children are very happy to hear your story. Let us sing the Song ‘May God Bless Your Queen!”.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