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9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勤王總兵」記事》




實在無奈已極矣!如此遷延時日;「龍皇」急矣!受困「地堡」已逾半載,猶未有援兵前來保駕;「保皇黨」僅有「後宮奶媽團」扶老攜幼前來同樂,尋「龍皇」開心。此等「鳥事」臨頭,唉…!「龍皇」瞎子吞湯圓,心裡有數;日頭赤炎,「救兵」難求,反而「逃兵」日多,各人自己逃命去了。誰理「龍皇」,誰自殘。

「地堡」探子快報,南方「綠林軍」自起義造反以來,民心向背,已不待質疑;存在即是合理者;「龍皇」受困,眾叛親離,即是事證;坊間草民傳言,「逆軍」先發未至,「大內奴才」、「府中江郎」,已譙聲震天;當然,乃背後罵「皇帝」是也。孰令致之?「怯戰」、「懼戰」、「免戰」乃人之常情;人生父母養,有名有姓,誰願賣命為「龍皇」保駕?

尤要不得者,乃「保皇黨」虛有其名,竟等無「御前總兵」掌兵符,為「天龍聖國」存亡而戰;心存僥倖者,莫不靜待「御命點將」,藉機勒索。敢於自動請纓者,竟是「公公」、「奶奶」出場,演「老萊子」吃辣椒,娛樂效果有餘,勤王打戰可當真不得!

匹夫匹婦,暴虎憑河之勇可嘉,贏來若干「保皇黨」無聊餘眾叫好;反正陣亡者,乃「公公」、「奶奶」之「家事」;打死一個,少一個;惟「龍皇」所憂者,乃以往盟友奸商現實至極,其誰願代籌糧秣以資由「老萊子」總兵之「勤王軍團」;固不論保駕枉死之不可取;出師未捷,老弱殘兵,咳嗽吐血不已,健保掛不停。

唉…!當下御前盡是身無長物之輩,奴才豈可出頭保駕?置朕之「龍顏」於何地?心頭有憂,「龍皇」夜未眠,竟然難得有一夜不好睏。夫惟哀哉!吾「天龍聖國」,立國迄今,已逾百年矣;歷代「先皇」所傳之國祚,其可得以善終乎?天何言哉?

隔海之「天朝中國」,與「天龍聖國」一衣帶水,其「天皇」譏「龍皇」之無能;迄今以拒召見,以免衰運相傳,失了天威;如此不堪,而使「龍皇」孤臣孽子之心,無可依恃。

失眠即起,「龍皇」思故事,「甲午」年「歐羅巴」之「鳥克蘭國」之「鳥皇」亦為治國無方之愚輩,為其人民所棄,臨危之夕,等無勤王保駕之義勇軍,幸其與「惡鏍絲帝國」之「布丁沙皇」交好,而得以出手援救,見容於「惡國」落腳,受封「斯拉夫安樂公」。

當時,「鳥皇」嘗私訊予「龍皇」,勸及早落跑「惡國」相憐,亦可玩樂有伴。唉…!俱往矣…,往事悔之,亦奈何。朕,乃天下勇帥,麾下竟無可用之真男兒,僅有一掛混吃等死之「公公」、「奶奶」。

唉…,此時僅有「老人群星會」可自娛!天將亡我「天龍聖國」也!提早打烊,實不甘也。得過且,等來者善後,也罷!

探子又快報:"啓…奏…皇…皇上,太好了!「土城大獄」已奉命整理完善,可收容「欽犯」;皇上可安矣!"?…?…?奉何方之命???「龍皇」恐又不好睏矣!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