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詩人之國筆記 -《鴨子》

世界上有恐龍,不是問題/
現在?還是曾經?/ 
這才是問題!/ 

如果,只是曾經?/ 
那更是問題!/ 
如何成為曾經的?/ 

掉入陷井!/ 
恐龍,自己掘的!/ 

據說,想捉鳥來玩/ 
掘了又大又深的陷井/ 
天上的鳥兒都看見了/ 
那時候,還沒有雞鴨/ 

有鴕鳥了,常自以為勇敢/ 
有問題;頭就埋進陷井;以為沒事了!/ 
恐龍,趕快把鴕鳥壓下陷井/ 
從此,都上不來了!/ 

鳥兒,笑鴕鳥笨/ 
恐龍,更笨!/ 
據鳥兒說,恐龍又氣又餓,死了/ 
不會飛,又自作聰明/ 

鳥兒,懶得飛的/ 
成了雞鴨,後來大致引以為戒/ 
現在,世界上還可吃到燒酒雞和烤鴨三吃/ 
有時候,可以玩馬殺雞/ 

得感謝膽小又有遠見的鳥兒/ 
從此,鴨子划水,遠離陸上的陷井/ 
不想下水的,就讓貴婦包養/ 
成了旱鴨子!/ 

-《恐龍,現在是被引以為戒的化石!》-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