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0日 星期六

世界小事筆記 -《餵狼飼虎》


去年本日,有感於申報「國稅」的期限,我寫下"哲學人生筆記 - 《隨身財富》";如今,一年已過去了,又到「剝皮大限」;也是再省思人生的財富有何意義的日子。"快樂的乞丐,好過不幸的富翁?!",這是超現實的駝鳥故事;恐怕乞丐會追著我打下去。

現實上,政府是不勞而穫的「皮條客」;你有收入,政府就覬覦分享;你被剝皮、割肉「餵狼飼虎」的原因,也就在此;「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在這個報稅故事中也是切合實際的。政府,總有必須對人民剝皮的理由;卻永遠說不清楚,也講不白:"為何浪費不止?"。

政府分享人民的血肉,有什麼偉大而正當的理由嗎?「馬伕」至少介紹皮肉生意,還兼司機帶路宅配;政府,愈來愈龐大,弊案不揭發則已;否則,就像「端午節」的粽子,提起一大串,還沒完沒了。

古典「自由主義」的理想是人可以理性地為自己的決定負責,自我改善不足;政府"Government"的出現,就是管制與治理,以取代人民的自我改善能力。若不得已有政府,像「夜貓」就好!

政府向人民徵稅,就等於強制人民付款「買保險」,再向人民洗腦,促銷風險和危機,讓人民養成戒不掉的依賴心理。久而久之,人民的智能變弱;惰性更強了;像「朝三暮四」的「計較猴」。政府,更大肆地橫徵成習,就會浪費成性;弊案叢生,成為貪污腐敗的淵藪。世上,絕無清廉的政府;有政府就有貪污浪費。這正是無聊的政府高談闊論清廉的原因;那不是天經地義的本質嗎?

在此,說一個人民納稅的寓言故事:有一個探險家在林野大地迷路了;食物已耗盡,又碰到一群狼和一隻虎;它們也餓了;彼此就盯上了對方;看來食物上門了。探險家舉槍時,才發現子彈遺失了;身上的刀在過河時也遺失了。這下子,沒救了!

突然人聲雜沓;有救了!原來有一群人出現了;可是,看上去,有的人缺了一條腿;有的人缺了一隻手臂;像「丐幫」群眾。來的人群,原來是一群「山匪」。「頭子」問探險家:"你不是想探險?現在任你擇一項危險來突圍!"。

探險家,走頭無路,急中生智,就選擇加入「山匪」。也許,日後還可以脫身。宣誓加入的儀式上;頭子又問:"要割手臂或大腿,任選其一。"這可為難自己了:"大哥!我是探險家耶!手腳都不可缺啊!"。「頭子」說:"你看其他人,女人選擇割一隻腳,她們以前喜愛買鞋;男人選擇割一隻手,他們以前喜愛摸魚。你身上還有什麼比生命更重要的?"

探險家,又急中生智,向「頭子」討價還價後,決定被「宮刑去勢」,成了「山匪」窟的「公公」。其他人讚許他,很勇敢!為人所不為,不愧是探險家。只是,同是天涯淪落人:"你們各位不像探險家,又怎麼會落草為寇的?"

"唉…,說來話長…;我們這裡大多數人,本來是善良百姓,只因為欠稅、避稅和逃稅,被政府蠻橫查稅和追緝,只好逃入林野,卻遇到與你一樣的困境。不得已,只好被斷手臂或被斷腿以餵狼虎,才落草為寇,為狼虎找鮮肉。

原先,「頭子」是奸商,賺大錢,逃大稅,東窗事發後,和同夥貪官,只好往山裡逃;只是遇到了狼群和虎;畜牲,一下子吃不完,只先咬下他們的手臂和大腿;留住性命;日後,得不停地為狼虎找人類鮮肉,否則就得捨身餵狼飼虎。所以,狼虎,看管我們;再也不能逃跑了!
來得正是時候:謝了!"

說到這,探險家放聲大哭:"你們都比我聰明勇敢,只是丟了大腿或失去手臂而已;而我,丟了後代!我玩完了!以後沒指望了"。

苛政猛於虎,民主時代「課稅」是「荷政」的同義詞。原來世間真有不幸的遭遇;在山下是遇到政府,在山中是遇到狼虎。

人民,永遠是「餵狼飼虎」的「探險家」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