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5日 星期二

園藝生活筆記 -《染白》



白,是色又非色;世道以白為「潔淨」,「天真」、「正派」,純如白紙;「清白」、「白道」。白,也是「虛擲」;「白費心思」、「平白浪費」。白,也是「欺騙」,世道爭議中,有人扮演「白臉」,故作善良,以彰顯「黑臉」之霸道。更別說,「白賊」的人作官吃得開;據說,海豚見了「白烏賊」,也會自己轉彎追過去。

當然,也有男人專演「小白臉」,讓世間女人又愛又恨,更是常見人財盡失;也有女人專演「小白兔」,故作可愛躲起來,讓男人「白忙」,到處去「抓兔子」。「醫者」,自稱「白色力量」,似乎忘了「患者」在「貧血」時,臉色呈現「蒼白」的「無力感」。「白衣天使」,有時也亂打針,讓患者半遮半褪的「白臀」「白疼了」好幾天。

白,自始就自居「原色」,然後變異被雜染,而有其他的「次等色」;似乎,白就是價值高尚的、天真無辜的;被染色或被染黑,都是無辜的,又無奈的。時空有日照是白天,否則是黑夜,見不得人;積習已久,「黑道」,也自認不好意思,想改混「白道」,才能表現今是昨非。

其實,以上這些似是而非的成見是危險的;「白」,是偽裝的好去處;放棄或嫌惡「本色」以「染白」,失去了原始,得到的是「假白」。更何況,「白」,其實不出色;反而單調。

五月多香花,而且多是白花;很奇怪耶!花,有了天生香氣,還要「表白」,很清高的樣子;幸好,週邊還有「綠葉」可以打底反襯,才能呈現對比後的美。

世道公平嗎?有人天生就是主角搶光彩,有人天生就是配角作陪襯;植物也是如此!人間有病態的認知,那是人的「差別心」和「偏好心」。美學出自哲學,正是要避免審美的偏見。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