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2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異地重演」記事》


「政治迫害!」、「非法革命!」;…,爾等奴才,不忠、不孝、不敬、不純…,不笨?…「天龍聖國」各路草民,有無聽錯?"不笨"者,其誰與乎?

「乙未年」,五月「阿母節」當日,天下各路母子慶團圓,突然傳來「龍皇」咆哮痛責的憤慨罵語。事後,各地「耳鼻喉科」暨「腦神經科」診所,掛診者源源不絕;蓋疑惑中了「魔音傳腦」,致不知今夕何夕?

話說,「龍皇」當日狂奔至「地堡」門口,對著包圍之敵軍,大肆言語暴力霸凌,誠屬失態,亦有失主帥風範;更疏於「皇上」之高度。若非敵軍已撒下天羅地網誘捕;「龍皇」若非赤手空拳;難說三步併兩步,上前以「上駟對下駟」,對上「寇皮」逆軍之小卒幹上一架;然後自投羅網。

幸好膽小,臨陣退怯,認命回地堡;再謀下策。心情,…唉!夫復何言?"朕,自我感覺良好;「逆賊」卻拒頒「好人標貼」;誠屬「政治迫害!」。若干往日奉養朕之奸商損友,對「逆軍」獻上「保護費」、「買路錢」,交心表態後,竟獲頒「好人標貼」;豈有天理哉?"

唉!…知音何在?走過地堡內通道;途經御廚「阿雞師」寢室,竟有「藩人」咆哮語音傳出…。

怎麼回事?推門一窺;「阿雞師」見「龍皇」親訪,亦忘大內主奴之禮;竟狂呼又哭泣:"皇上,完矣!此影片情節,竟是雷同皇上當今之處境,…不妙矣!";「阿雞師」正觀賞之故事「地堡末日」,乃距今七十年前,「歐羅巴」大陸上之「德意志藩邦第三帝國」,「藩王」啓戰端大火而禍及己身,戰禍臨門,留身旁之奴才、小人已可數;體貼者,唯「御用大夫」,仍為「藩王」配藥,治療「怕今生症」。

情節確如當下,歷史異地重演也,「龍皇」與御廚「阿雞師」共患難,困於地堡;知音體貼者,普天之下,唯「阿雞師」也!

奈何,一廂情願矣!「阿雞師」已知「德意志藩邦第三帝國」「藩王」「希魔」之下場,乃玉石俱焚也,內心懼寒矣!「希魔」之「御用大夫」,亦知大勢已去,前景無望;幸「希魔」祝福「御用大夫」出逃「地堡」自謀生路。「阿雞師」能有此運乎?

「阿雞師」,知「龍皇」情緒已失控,人前,故作輕鬆,依然健身微笑,彷彿沒事可憂;此「反失控」之強忍壓抑也。惟狂風暴雨恐將再至,「阿雞師」自忖,陪「龍皇」至末日,不值也!所奢望者,若能暗夜脫身,憑一己之廚藝,冠上皇家「末代御廚」之銜;民以食為天,仍有謀生之天地。

況且,「老相好」,熟女「小可愛」,早已多次催促,"快出來啦!等你喲!"。唯,可棄「龍皇」而去乎?「貪色忘義」,「不忠、不孝」;「龍皇」所斥責者,其誰與乎?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