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7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爾等明白」記事》



「乙未」年,「立夏」;南風北上,「梅雨」東漸;我「天龍聖國」各路人馬爭吵經年,口水乾矣!此時,天降甘霖,不無滋補,喝了再上。廟堂、地堡,老賊、小賊,奴才、奸商又吵成一團。

「天朝中國」亦不甘寂寞,欽差「統戰大媽」跨海參戰,不愧「天朝潑婦」,聲勢嚇人,噴發之口水泛濫成災,譙遍「天龍」朝野之各路「聖戰士」;沖倒大小奴才,「聖國草民」目瞪口呆;真是「她奶奶地」,好嗆!

逞口舌招禍,「統戰大媽」道不孤;「天龍聖國」之「保皇黨」領班公公,面聖「天朝中國」之「天皇」,為自謀出路,心虛不已,致語無倫次,逆我「龍皇」之「口諭聖則」;私心交於「天皇」,願效犬馬,以供驅使;惟盼來日「天朝中國」恩賜獨家讓利。唯諾小人,心術不正,欺善怕惡,妄言招禍,亦陷自身入泥沼,難以自拔。

然「天朝中國」大內,自「天皇」以下,一掛奴才太監,心情亦沉重不已,已不敢多言笑矣。蓋自從「天皇」嘗預言,週邊有事,「地動山搖」,果然,在「天朝中國」南疆「高山鄰國」,果真發生「地動山搖」,人無數。「天皇」,一言既出,動見觀瞻;海內外研究「環宇地動學」之專家,無不驚呼,「天皇」有預知天災之特異功能。「地動學究」,多「事後諸葛」之輩,今甘拜「天皇」為「料事先知」;乃奔走於中土之途;奏請「中國天皇」開啓「龍口」,預告下次災事之地點。

如此,「天皇」乃有「烏鴉嘴」之尊稱;惟天下蒼生,無不希望「天皇」克制「烏鴉嘴」,以免天下遭殃。蓋奉天承運而為「中國天皇」,濟弱扶傾,拯生民於水火,修文德以服遠人。若不行此途,卻以言招禍,實有違天命。「天皇」亦知,逞口舌之能,而以鄰為壑,損人不利己,有違人性厚道,更已失泱泱大國風範。

據「天朝中國」通「五行天象」者,曾啓奏「天皇」;「乙未」年,「天朝中國」東南不靖,蓋「中國」之名,乃天子所居之「域」;而「域」者,通「或」;國有「或」,必動「干戈」也;勝負未可知。

「中國」東南,早有我「天龍聖國」雄踞一方,與「米粒尖帝國」、「日出倭奴帝國」結盟;乃化外之刁民,東方海盜強權也。「天朝中國」在史上曾多次「東征」,皆兵敗「東海」,鍛羽而歸;致「天朝中國」迄今僅以「陸權」自守而弱於「海權」。當今可行之計,乃策反、分化我「天龍聖國」各路投機者,離間「海權聯盟」。

「天朝中國」史上,嘗經略海疆,其前朝「先皇」,曾欽差「三寶太監」下南洋,以揚「天朝」國威;惟南洋土著自此誤認,「天朝中國」無男兒;「天皇」僅有「太監」可供差遣,「藩邦」,嘆息不已,堂堂天朝,泱泱大國,何以盛產「太監」、「奴才」;僅能逞口舌,說假話、大話、虛話、廢話,就是無膽說實話、真話;凡事,故弄虛玄,若每詢問真相,則「下面無矣」,不敢再多言。迄今,「天朝中國」之不堪,留供海內外藩邦茶餘飯後之笑柄。

古有明訓:"君無戲言";況且,妄自狂言:「地動山搖」;惟何時發生?「下面」沒了!此乃當今「天朝中國」大內,自「天皇」以下,說,或不說?「上面」,真難矣!僅能以「爾等明白」,敷衍之。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