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5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枷鎖的人》



人出生後,有些身分是世襲的;「民女」嫁給王位繼承人後,所生的兒女;不是王子,就是公主;一家都是生活優渥的王室貴族。同樣地,有些平民也生兒女,日後混跡「世道」上,有可能不是「白道」,就是「黑道」。人生而平等,只是幻想。王子和公主,除非,日後被「國民革命」罷黜,淪落民間,才有混跡「黑道」的可能。否則,終其一生,都將走在優遇的「王道」上。

「黑道」,被「白道」排斥和取笑;尤其被自居「白色力量」出身的「首都市長」公開標誌為每年一次的「媽祖出巡」時,所見到的「地方景觀」;此說,引來了地方上民眾和公職的嘩然與不滿;驚訝鄉土故里已蒙羞了。似乎,不愛被標誌為「黑道」或「黑道」的故鄉,主觀上,以為「黑道」在地方上是引人反感的。

然而,客觀上,「黑道」無所不在,而且高明地化身為「白道」;甚至可能是「白色力量」。自居「白道」者,在公開場合,表示對「黑道」不以為然的預設立場;卻忘了,「白道」以言語和「黑道」劃界,本身就是「白道」自視優越的傲慢態度,也是典型的「白道」的「白目」;目中缺乏「同理心」,和教養、修養俱不足。

在此,所提及的「同理心」,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同樣的「霸凌」,發生在「首都市長」的身上,其被曾身居要職的「大將軍」,「指控」為「日本皇民」之後;其父母公開表示,此項「指控」,對其先人和子女是不公平的。在現實的城市治理中,「首都市長」經常忘情地妄言,自居正義為「白道」,顯然是傲慢而無知的;也恐有負市民對敦厚風俗和進步精神的期待。

其實,人類社會是「奴隸制度」的殘餘;此制度,是結構上的不平等,有主人和奴隸之分;然而,另一類可悲的壓迫,在於奴隸之間的互相歧視。有的奴隸,自認比別的奴隸高級;而經常流露出歧視。

人的「自我解放」和「自我救贖」,一直是我的哲學關懷和理解。法哲「盧梭」在其名著「愛彌兒」中:"人是生而自由的,卻無不套著枷鎖!"。言語,表現人的心態和潛意識,也呈現著自身的自由狀態和教養。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