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9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好人標貼」記事》



千呼萬喚「死」出來;然,實亦尚未及「死」那般嚴重;而是天下污濁,多怪事;群魔亂舞,好壞相伴,魚目混珠;真油、假油;好茶、壞混跡世道。畢竟,「成王敗寇」,風水輪轉,天報不爽;強權乃公理也!「天龍聖國」,當朝新貴之「有機認證」,蔚為風行;世道眾生,走過歷史,做過那些「
事」?「自個兒」說的,不算!

當朝新貴行新政,竟成立「好壞認證公審會」;前朝班底各路人馬,飛過場的「
事」;誰是「好人」?一律接受「公審」後,「當朝成王」「寇皮」說了算,頒給「好人標貼」;「新古典法西斯」;道德掛帥,「B型龍皇」也。故,「龍皇」之各路人馬,搶當「好人」,急壞矣!朝夕患得患失,焦慮不已;未及被頒「好人標貼」者;或正等待驗明正身者,「快氣死」矣。

「乙未年」五月上旬,天下為人母者;不論聖母、老母、孕母、乳母、保姆,無不歡欣迎「阿母節」;受天下遊子、浪子獻上溫馨祝福;孩子宣誓立志為赤子,不為逆子,承歡阿母膝下。宅中有子女,生命傳承有望;為人父母者,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無不殷殷期待子女出人頭地,以光宗耀祖;阿母之心願足矣。惟,…孩子,在當前世局,可算「好人」已矣耶!?

有矣,阿爹、阿母莫操心;使命必達!「甲午內戰」,終戰已半載矣;我「天龍聖國」大失天下民心之「龍皇」,見大勢已去,聚殘兵餘勇,負隅頑抗;被困地堡,前景惶惶;
在自我感覺良好,應可得「當朝成王」頒予「好人標貼」;惟若此,則顏面安在?

蓋按新政規定,凡我「天龍聖國」人,曾為虎作倀,助紂為虐者,貪官、惡吏、奴才、奸商、公公一掛人等,宜交付「有司」,等待發落。惟「有司」超載,緩不濟急;天下民心盼「甲午內戰」之勝軍早日定奪,以安人心,實踐轉型正義。

蓋「天龍聖國」之國政凋弊、外患氣焰囂張,乃內賊、外鬼、奸商三位一體,吃光、扒盡、大撈一票,遠走天涯,應歸壞人之列。天下,為人父母者,若有子女為官當吏而有害社稷、背離民心,淪為戰犯者,恐傷心欲絕。故終日望穿秋水,要掌權新貴早日給個交待。

終於,當權者原舉棋不定,經各路「阿母」催促後,決定速戰速決吧!,捉大放小;凡小咖者,涉入未深,一概在其額頭上貼「好人」、「算是好人」、「還算好人」等三類「好人標貼」,乃師法「天竺國」之「種姓制」。在「阿母節」前夕,已有被貼標者獲釋。往京畿衙門之通道上,但見「好人」、「算是好人」、「還算好人」,擁父母而哭泣者,不少。

如此一來,尚未獲「好人標貼」者,急壞矣!蓋豈非已淪為「壞人」矣;有何顏面再行走世道?亦無顏回鄉見故人矣。其中,「龍皇」耐不住,衝出「地堡」門口大呼:"朕也要「好人標貼」!";痛罵當朝兵卒:"爾等逆賊,「無照造反」,先射箭再畫靶,對朕,行政治迫害也!"。

咦!好奇怪耶?天下草民捧腹,其誰能迫害皇上耶?史上,唯官逼民反,暴君猛於虎也;世人何嘗有聞,革命得申請執照之理。況且,天下善良草民,亦不曾有,亦無需有「好人標貼」,早已行善為樂,何必那麼在乎「好人」之歷史地位?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