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1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仰天數星」記事》

「乙未」年,初夏,「端午節」前,已炎陽赤焰灼人心;天下草民白天吃冰,夜裡數星星。孰知,天象驚現異常,我「天龍聖國」之京畿,一夜,夏日夜空,竟流閃上百顆星星;一時人心茫然,天象何意?

坊間,南方傳來,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苦其心志,餓其體膚;退無可退,…。惟「斯人」者,何人?何在?草民依然一頭霧水。一時,滿街上看去,服藥吃苦瓜者,皆似「斯人」。

「地堡龍皇」夜裡好睏,無緣見流閃上百顆星星之奇象,然左右殘部已呈奏惡耗。浩瀚星河,流星常有,而一夜一時,眾多星星竟在京畿夜空閃逝,天象示警,非吉兆也;人間世道,恐有群魔亂舞?蓋「聖國」王朝氣數將盡,苟延殘喘;「大內」偏安,官府失政;奴才惡搞,人心浮動;禍起蕭牆。天啊?可懼可怕者,為何?

「保皇黨」,於「甲午內戰」大敗之後,現役之眾將官兵折損慘重,已無力再戰;「龍皇」受困「地堡」,亟待援兵救駕。惟等候多時,迄今願出馬者,「保皇黨」內,有「土龍」「精忠長工」「王公公」,自表「義不容辭」。惟其語焉不詳,語意未竟,已驚嚇自比「天龍」族裔者,大力撻伐「土龍」「長工」「王公公」之出道自比「岳飛」。

悲乎!「土龍」不知分寸;賣身賣命,僅可為奴才而至極已矣,「天龍」族裔者,自傲於「土龍」者,乃心態也;是以,豈容「土龍」趁亂逾矩,擅取「天龍大位」。坊間草民,早已旁觀者清,奈何,「土龍」「長工」「王公公」;「奴才」,糊塗不自量力,當局者迷。「奴性」使然,只敢以退為進,欲取還羞,唯唯諾諾。豈有不知,為「主子」族裔者,跑腿替死而已,是謂「奴才」。引辱上身,禍由自招也;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是以,明知暴虎憑河,憤世嫉俗者,自稱嗆辣無比之「小辣椒」既出;乃蜀中無堪用大將,「小辣椒」嗆人,勉強將就;看在未曾有戰功之退役老將眼中,竟忘了稱自己斤兩,紛紛冒出,給「讚」矣!「天龍」,血脈無誤,公公奶奶皆可,有人願出馬即可;老將老矣,已無力可堪再用矣!一時,只能登高大呼,我將再起,「天龍」萬歲,「聖國龍祚」可續矣!悲乎!自爽至極矣!胡言亂語,K他奶奶的命;不知今夕何夕?

「天龍」末世,「聖國」末代,天道有報,天理昭彰;當前「保皇黨」中樞無主,派閥各擁其主,競先傾向「天朝中國」,乞求讓利,醜態盡出,唯恐不足;如狗籠內之眾狗互咬,大狗小狗難耐赤熱,無不想早日出籠;自殘以表態。狗吠哀號,不忍卒聽。

退役之眾將官,何以此時復出?渠等早年未戰死沙場,亦未有戰功;晚年安享優遇;閒來無事,靜極思動,私通宿敵「天朝中國」之「皇軍」媾和,盡釋前嫌,並為虎作倀多年,草民鄙視之。

有心者,細數不甘寂寞而復出登高之退役眾將官之星星數,少說亦有百餘顆。悲夫,竟與天象流星數相近矣。「乙未」年初夏,草民入夜,仰天數星星,苦中作樂也;惟心中有數,什麼人在玩鳥。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