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祝你失敗」記事》



「乙未」年,初夏,隨著氣候變熱,「天龍聖國」天下人心亦趨躁動;「大內」與「保皇黨」,知「龍皇」受困「地堡」,亟待救駕;「龍皇」亦已落荒多日,巴望救援,「龍口」難開;事關「龍顏」隕落。就如此這般地,如天上牛郎織女相望容易,相愛亦難;彼此有怨在心,難成大局。

困局之所在,乃「龍皇」治國無能,大失民心,而未下「罪己詔」,示天下民心,「萬方有罪,罪在朕躬」;今,「大內」已偏安地堡,事實俱在,「龍皇」依然故我,自我感覺甚好,未自承待救,反之,尚頻詢左右殘部:"江山,猶有朕可指點乎?"天下一痞,無難事;自戀已極,乃「無咎聖人」也。悲乎!天地民心,生不逢時,天亡也!

媽媽咪啊!天下不靖,怨聲載道,哀鴻遍野;「龍皇」歸咎於登基前之往事;自述:"朕,乃振衰起弊,時之聖者;拯生民於水火困厄之明君也!蓋朕登基以來,撥亂反正,奉「天朝中國」為「上國」。言史,必歸華夏正統,上承三皇五帝文武周公,朕乃承「至聖孔仲尼」之「完人」也。

夫「保皇黨」有徒眾所暗譙者,乃「龍皇」敗事有餘,無所不敗;凡「龍皇」所指引之國事,無不奇怪耶!必敗無疑;「保皇黨」已大失元氣,「勤王」已無可用之「統兵」勇將;怪哉!「龍皇」猶隔空點將,胡亂抓藥。

有不知死活之「公公」、「奶奶」,自告奮勇,提槍上陣,無不為「龍皇」暗算,進退不得,哭笑不宜。「保皇黨」之統領公公,見大勢已不可為,索性臨陣脫逃。大局至此,救,抑不救「龍皇」;「保皇黨」實已妾心兩難。

蓋有藩邦「奧匈帝國」之「佛洛依德」大夫者,畢生窮究「精神醫學」,成就一家之學。其學說,若以「龍皇」暨「保皇黨」之相互暗肘;見死不救或救駕失敗;其心術不正之困境,求其解答,乃七年之艾,無救矣!

其固疾之名,乃「幸災樂禍」(Die Schadenfreude)也!「龍皇」,使欲「救駕者」徒勞,功虧一簣,乃可保「龍皇」之「龍顏」至尊。

以困境之脈絡,反窺「龍皇」之心境:"朕,乃天下唯我獨尊者,豈容其不如朕者救朕;否則,朕之「龍顏」、朕之「意志」如之何?朕,之所以為朕,乃天無二日;月之明,乃日之施捨也;無日,則豈有月光!豈有以月照日而發光之理乎?天下敢有犯朕者,救駕者;朕之聖旨昭曰:「祝你失敗」!。"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