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6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足堪支用」記事》



我「天龍聖國」,儒教興國;以德治國,以孝感人;原以為天下必大治。殊不知,自立國以來,聖人輩出,蔚為奇觀;卻因此,「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治安敗壞。天下不靖,世道難安;官商勾結,民女入室豪門,惡棍隨機砍人,婦女童子,淪為羔羊;「聖人之國」,笑貧,不笑娼。

如此這般背德之國,乃我「聖國」主司檢察、審判,暨大獄典刑之「私法院」敗壞矣!坊間久傳,「私法院」乃「保皇黨」專營;為皇上除奸逆。平日,辦案分朝野,亦有權貴、賤民之分;罪刑不上權貴豪門。判案,仰皇上旨意,視「保皇黨」臉色;另兼營外快副業,草民有「法事」,不待探詢,「提前來講」,亦可矣;算是便民德政。世道不崩壞?才怪!

久之而後,私法黑雲,民心不平;人心噪動。天下,人人自危,食衣住行,皆有劣品充斥之患;草民,奈之何。當朝,當「門神」,也當「善神」;大獄死牢,囚滿為患。奈何,若干死囚,原抱「求死」之志,而不可得。

皇上,另有盤算也;蓋聖人治國,明正典刑,治壞人,以德化之,吃好又玩好,福利甚佳;致坊間有絕望之草民,甘冒犯王法,任意砍人,以換取牢飯,亦有宵夜可享,且週休二日,平日又午休。

大獄死囚,亦不再求死矣,轉而求生意志益強矣。依我「聖國」之例,春天萬物滋長,上天有好生之德,死囚可安也!秋天,天地索殺,人間有正義待還,「秋決」正其時也。是以,歷年之「秋決」,乃紓解獄塞,順應天時。

至於死囚,何者該決?乃依「龍皇」暨其御用,主管大獄之奴才,視需要而決之;我「聖國」之「私法院」,乃皇上之「夜壺」,急用之需而已!「龍皇」,暨大獄主管奴才,竟成判後之「特審法庭」;決不決?視「龍皇」之急。

「乙未」年,大獄囚情亦不安,劫吏外逃者有之;獄卒貪墨,縱囚者有之。自「甲午」年前,號稱「聖國勇夫」之大獄主事公公,為「龍皇」疑通政敵,而以「莫須有」遭罷黜,退隱鄉梓,猶憤憤不平,氣到躺在床上喘不停;獄政,實
不堪聞問矣。

「甲午」年末,「龍皇」偏安「地堡」,可主政之事,已不多矣。閒來無事,心血來潮;令左右殘部,盤點尚可供支配之庫存兵員糧秣。奴才回報,"啓奏皇上:庫存,今已各有不同:「大內」積欠「國債」,如天上星辰,比藩邦希臘、意大利、西班牙慘,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慮也!

惟可喜可賀皇上,大獄死囚已積存過量,猶有來者,源源不絕,足堪支用!藩邦,羨我「聖國」之感化德政,判而不決;致死囚充斥,已可列「仁民之國」矣。惟長此下去,囚糧恐不足矣!得撥軍糧支應。如何之處?伏乞聖裁。"

秋天尚遠,「芒種」節氣前夕;主管大獄之奴才,承聖旨提前「夏決」;蓋「龍皇」已敗無可敗,能於無可作為之際,展天威者,「決囚」以治亂世也!乃命公公,自「大獄死牢」,決其一批勻甪。惟「聖旨」有伏筆:大獄死牢,「庫存敷用」,即可;命撙節勻用「死囚庫存」,以備爾後不時之需以救駕。

「芒種」節氣當日,倖存之死囚,一夜好睏;無不慶幸,又可苟且稍安一陣矣!阿彌陀佛,善哉!諸惡莫行;惟已遲矣,此身有罪,淪為皇上之「籠中雞鴨」也;已由不得己矣!歹路不可行,惡有惡報;惟生死視皇上之需。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