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7日 星期日

世界小事筆記 -《在「死角」的「小國」》








站在平洋海岸,我望向「鵝鑾鼻燈塔」;想到台灣的地理、歷史和命運;更多的,是台灣的地緣位置,有何不可取代的價值?歷史上,外來勢力在此殖民統治,來了又去;我想到台灣人自己,應該如何定義所立足生長的台灣?看著燈塔,它的功能是在夜裡向太平洋發光,向夜航的船標點導航。燈塔正是一項很好的隱喻:「立足土地,放向世界,我在這裡,我就是我。」

但是,我也注意到,燈塔有照不到的死角,主要是燈塔立足的所在;就像台灣人民很在乎外國強權的主張,而未省思自己立足的土地,所擁有天賦的地位和後天努力所形成的優勢價值,以及依據「自然法」而擁有唯一自我主張前途的權利。

經驗上,燈塔照向遠方,卻照不到自己立足的地方;然而,一切的意義和價值,始於立足本土的存在,才有後來的發展。歷史上殖民勢力或外來政權,何以無法長存本土,正是只從私心私利的掠奪、掏空和壓迫開始的;是無法與本土和住民形成共同的歷史意識和生存共在的命運;當然,只能被本土的時代精神所取代。

台灣在世局動態中,似乎是世界的死角;這是現實,也讓許多人心向外國;視強權為「上國」。但是,台灣人可以有不同於外國的看法,也正因此,而有在現實的變局中,可以創造出自身存在的價值。大國雖大,舉足輕重,卻只能被小國誇大而恐懼;大國有龐大複雜的內部問題;安內很難,攘外不易。

大國所追求的最大國家利益,在穩定自身周邊的地緣支配力,就是國土安全和社會安全。其次是在全世界的影響力,確保生存發展的安全系統;主要在於資源供應、水資源分配和貿易市場的進入。在動態的世局對峙中,大國,自身依然有所不足;這也是為何大國必須收買或拉攏關鍵小國的原因。

世局中,小國所具有的戰略價值在於「地緣障礙」,也是大國所欠缺的優勢;小國,就是要發揮成事不必在己,敗事,尤其是,必要時敗了大國謀我之事的能力十足有餘;讓大國謹記在心,卻是小國自己必須戒慎恐懼,以求生存的必要手段;「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至有道理。

因此,小國的生存原則,在於七分尊重大局,三分破壞大局;不必委曲自己絕對以大局為重;小國無大局;若自認有大局,是自欺誇大;現實上,只有自身的生存和發展。世界上,各大國的戰略分配格局,就是地盤勢力的爭奪;小國存活之道,在於絕不信任大國,表面敷衍,私下壯大自己;戰略上,只信仰進步的文明價值;讓大國尊敬和害怕;戰術上,精進自己的技術實力,成為合作中不可缺少的夥伴。

小國的戰略價值基礎,在於地理位置。以台灣而言,位在西太平洋的亞洲大陸東南方,也是當前世界上的前三大經濟體和軍事武力分佈的國家;美國、中國和日本,在長期爭奪勢力的空間中,台灣可以選擇旁觀,也可以選擇暗助其中一方,甚至暗助各方;絕不絕對傾向任何一個大國。

最壞的格局發展,是不為三方所用,而與各大國交惡為敵,卻無任何一個大國可以獨吞台灣。小國,只要能保存自己,那又如何?大國彼此,只會虛張聲勢,比手劃腳;不易劍拔弩張,彼此都知道,現實上,不具備戰爭的條件;尤其,在欠缺小國的戰略助力時,更是「紙老虎」而
。小國最佳的格局發展是,在各大國的戰略亂局中保持中立;迫使大國在客觀形勢中,被迫無奈接受小國的中立存在;「小鹿斑比」要遠離大象群的戰場。

瑞士被承認有「永久中立國」的地位,正是位在中歐「阿爾卑斯山」中,地理上的孤高位置,看似死角;卻是歐陸四方通渠必經的樞紐,也是戰略高地。十九世紀初期,瑞土在歐陸的帝國強權爭奪勢力範圍的亂局中;正是「天時」和「地利」已足;最後在各歐陸強權莫可奈何中,得到列強心不甘情不願的「妥協」,而成為迄今「歐盟」整合進程中的一個死角

以「國際法」處理各國之間的爭議,固然是較文明的方法;但是,迄今聯合國和各大國,均排除台灣於世局之外,對台灣未必完全不利;尤其,與台灣密切相關的美國、中國和日本,各有對台灣的企圖;反而在客觀形勢的變化中,將台灣造成各自的戰略死角,是各相關大國的得不償失。大國考量各自的利益而留下其各自的死角,看似無關緊要,卻是自私的,也是愚蠢的;反而是台灣自身,可以化解大國的死角;以不輕易表態和承諾的模糊,去反制大國的戰略焦慮。

世局中,國家之間不存在永久友誼的感情話語;只有實力和利益的交往。小國,在世局現實中,被以死角對待;殊不知,死角可被活用,也有極大的戰略價值;以相對戰略反制先前大國的貶抑和疏遠;唯一可行之道,是利益交換。世局多變的啟示意義,在於知道自己在那裡?就在那裡發展出不可被取代的價值,而不是習慣於對大國唯唯諾諾;久而久之,失去了自信和存在的意義。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鐵鎚與鏡子?》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