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3日 星期二

人生故事筆記 -《"In vino veritas "》

「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落得輕鬆自在,不是很好嗎?說來容易,卻總是悔不當初。世事有牽絆,有些事就是莫名其妙,自討苦吃。

不久前,德國公司的同事,傳給我一份研究文獻,有關飼養乳牛的營養添加物的來源之一,取自「啤酒花」,用在減緩「壓力緊迫」,以提高「泌乳量」,有重大的突破。動物,包括人類,遇到很麻煩的事,會有壓力,而影響表現。

文獻中,有一行「拉丁文」的「小標」:"In vino veritas",想起我在許多年前,「義大利」同學Rosa與我同窗,成為「紅粉知己」的故事。德國人對"In vino veritas"的理解,也表現在「德意志」民族的追求真而踏實的性格;認為在交誼場合,喝酒可以破謊言;也就是「酒後吐真言」,有助於後來的決定。

正好,2015年,日本政府內閣有一項列為「國安危機」的調查報告《少子化社會對策白皮書》,在日本國民中,年齡介於20 ~39歲的「單身族」,有37.6%,不想有異性的伴侶。有意思地,這部份的「單身族」,有46.1%,認為,"談戀愛很麻煩";寧願為「草食族」。

如此看來,在日本,「戀愛」有危機了;不再是浪漫、甜蜜、痛苦、煩惱交織的「人生大事」了。「戀愛危機」也是「國安危機」,涉及民族的生存延續,長期的發展趨勢,將使「高齡社會」的問題更嚴重。

「單身族」認為,"談戀愛很麻煩";這項陳述,聽起來,似乎有歷盡滄桑的「無奈」。至於,何以無奈?卻欲語而休,"算了!一言難盡,懶得解釋!"。佛曰:"不可說!";只有自己經歷過,才知道個中滋味。"談戀愛很麻煩",然而,還有許多人,是在婚姻裡掙扎,去向誰說呢?

世道之上,「湊合」的動機,出自想要美好的理想;卻是客觀形勢的發展,由不得自己;因此,「湊合」下海,結果就是「掙扎」,以免溺水。

就在日本《少子化社會對策白皮書》調查報告公佈時,遠在歐洲的「希臘」,仍在為紓解多年來的「國債」危機,進行債限前的最後「掙扎」;「總理」奔走「歐盟」的重要「債權國」,希望展延貸款,以免大限到時,被迫宣告「國家破產」。在「希臘」國內,許多領退休金的老人,上街遊行抗議,誓死不願再退讓去縮衣節食。

「麻煩」、「無奈」和「掙扎」,都是「事後」。一切的困境,不正是源於最初,有過偉大或美好的幻想嗎?本來,各自獨立過活,互相往來,不滿意,也可以接受;卻莫名奇妙地被拉去「湊合」,綁在一起,建立「歐盟」;自己不長進,貪圖讓利;別國也先顧自己,怕被拖下水共溺。弊大於利,終於浮現。

記得,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歐盟」的整合進程方興未艾,理想和激情,掩蓋了一切的質疑。在德國大學裡,我參加一門研討課,有關歐洲整合的三大工程,成員國家的政治、經濟和社會,透過國內法制的「歐盟化」,以建構「超國家」的「屋頂公法」,也就是「歐盟」的各類專業「公法」,包括現在作為「歐元」基礎的「單一貨幣」法律的建構。

當時,我那一位來自「義大利」,「那不勒斯」的陽光美女同學Rosa,與我同修「公法」專題的研討課。私下交換見解時,我從經濟的潛在「分配風險」提出,「歐盟」必然有「跛足」的決策效率不彰的風險;就如同背景差異很大的戀人,「義不容辭」地為美好的愛情而「湊合」,結果將是「麻煩」、「無奈」和「掙扎」。

放在現實的處境中,很像當前的「希臘」與「歐盟」的「麻煩」、「無奈」和「掙扎」。記憶猶新地,Rosa當時對我笑著說:"「義大利」是「天主教」國家,「教會」反對離婚;「義大利」男女、會將婚姻與愛情分開處理;「外遇」是很普遍的現象。「義大利人」是理性務實的;人生很短,愛情萬歲!"

後來,有機會在「義大利」旅行,我除了對豐富的文化遺產感動外,也欣賞「義大利」民族的創意多元和活潑熱情。Rosa曾贈送我,來自家鄉的紅葡萄酒;她還附送我一句「拉丁文」諺語:"In vino veritas ";「喝酒現真相」。

這句「拉丁文」的諺語,在強調人生中,必然有許多很麻煩的問題,但是,要效法希臘神話故事中的「酒神」「戴奧尼索斯」﹙Dionysus﹚,勇敢地、有活力地,以愉悅去面對真實,超越自己的困境。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幸福的義務》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