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3日 星期一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彼岸神學」記事》


「乙未」年,盛夏,農小,六月初四日,特意精挑的「好日子」;「天龍聖國」之「保皇黨」將有重大決定;將頒「勤王帥印」給「洪奶奶」,前去拯救「地堡龍皇」。壯哉!「保皇黨」,「徵勇夫」多時,竟無「真勇夫」。道理安在?

據說,「出師」會「出事」?「保皇黨」內一些「土龍」,「國語正音班」修業未過;「勤王救駕出師」之好事,被一群「烏鴉嘴」唱衰,說成「親王酒駕出事」;任誰聽了,心裡豈不發毛,背脊發涼,直冒冷汗。大暑在即耶!…真是「他奶奶的!」;如此唱本,豈能「出師」不「出事」?孫子曰: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據內定,「保皇黨勤王總兵」「洪奶奶」嗆聲:"俺奶奶,天不怕,地不怕;已煮好大鍋剩飯備戰款待「土龍」,配辣椒!";誠屬勇氣可嘉也,實乃「徵勇夫」,也不得。話由口出,容易虛張聲勢,聽不得真也!善解「話意」者,即知,夜行人,吹哨可壯膽;敵人不在「保皇黨」外,而在「土龍」一掛,故意觸霉頭。

「出師」、「大師」、「老師」,多文雅?!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奧妙在「師」字;人家「天龍」說來字正腔圓;令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土龍」,就有本事,說成「出事」、「大輸」、「老豬」,「國語」,說成「狗語」。願天佑我「天龍」長命百歲;咦,…「天龍」已百年有餘矣!

人若「百年」,何處落腳「仙居」?據說「天國」或「天堂」;此乃「天龍」津津樂道之「道山」;蓋「天龍」,乃天之「怪獸」也,伴「天子」,當今「地堡龍皇」,而下御凡間,享盡人間利益特權而歸天。「土龍」,不服者,盡在此,供「天龍」差遣走卒,平常被嫌「土氣」,說「狗語」愛漏風;酒酣耳熱亂膨風;百年後,只能「落土為安」。

「天國」在何方?據「天龍」前輩,傳下「方位」,乃「西天」也。世間有湊巧,「天朝中國」在「天龍聖國」之西;二者,皆以「天國人間,龍之傳人」自居。「洪奶奶」為「土龍」見縫插針,苦不堪言者,乃失言而陷自己為「懷疑論者」。「保皇黨」之教義,乃自欺「天龍」歸西之「天國」,非「天朝中國」之「天國」。

換言之,有無「天國?若有之,「天國」幾多?人間,尚無人去「天國」而復返;全屬,不知所在,有去無回。又「天國」有無「天皇」?此又「大哉問」?「天皇」之存在否?乃不可質疑,亦不可證實。

「洪奶奶」尚未「出師」,即「出事」者,乃背棄「天龍聖國」「保皇黨」之「天國教義」;自認不能說「天龍聖國」所自欺之「天國」之存在;否則,將有兩個「天國」。是耶?非耶?自古教派爭教義之正統,問鬼神而誤蒼生。悲乎,至極矣!不信宗教,可乎?

如此自證,僅有「天朝中國」有「天國」之存在;而「天龍聖國」之「保皇黨」百年而後,已無「天國」可歸。嗚乎哀哉!下場不如「土龍」尚有寸土可「落土而安」。「洪奶奶」信仰「天國教」,竟至走火入魔,自陷迷津,卻不能自信有「天國」而望向「西天雲彩」,以為「彼岸」之「天際彩虹」才是「天國」。

信啊!信到不知人間有淨土;拚命架梯爬向「天國」,竟跌入難以自圓其說之深淵。宗教之「神學造論」,乃「大師」之「立言」;宗教,乃鴉片也;或有「先人」謬論:"鴉片有益!"殊不知,鴉片「K他奶奶的命!」,終日魂不守舍,乃「遊魂」也!

人生一場,未有思想功力,而胡言亂語「造神」,終至神鬼不分,失去「人義」。「土龍」,平日不學無術,營營苟苟;可幸者,尚有「本土」可「安身立命」,方不致如「洪奶奶」,「出師」即「出事」。宗教或迷信,不可不慎辨!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