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8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苦情花》




背叛,是對精神與情感的傷害;起源於牽絆和糾葛,也許是利益,也許是自認政治上志同道合。最後,落得彼此公開互控無情無義。相控無好話,唯自證人性的黑暗面。

看在不相關者,實在難以評斷,誰是誰非?畢竟,互控者,彼此曾經有過甜情蜜意,水乳交濃,是非不分,好到不計較而睜眼説瞎話,將受難而心中自有一把尺的人,都看成是可以欺騙的儍子。

對於政治上的背叛和互控,欲討公道的難堪局面,我的人生歷練,提醒我,這是一大群不義之人的不義之報應。

人是社會群聚的動物,像是《刺猬》,冬天必須靠在一起相互取暖,聚眾凌寡,享用多數暴力的成就,拋棄是非公義,只有恃強為勝。然而,《刺猬》因為緊靠取暖,而互相嫌惡對方的刺傷,先是皮膚,再來就是傷心。遠近兩難。

凡事,因緣果報,狂愛之後必有狂悲!《現世報》,看在眼裡就好,旁人可以省下濫施廉價而無知的同情。正如同,強盗集團《窩裡反》,受難的人民,怎能去選邊同情呢?相反地,受難的苦主人民,更應該慶幸,強盜集團自我毁減;《現世報》終於來了。

面對惡勢力的存在,德國哲人《叔本華》說得有趣:"惡的存在,有積極的意義;就是惕勵自己,要堅持為善;若善無以為繼,自己將淪為與惡為伍"。

惡人相鬥,打死一個,就少一個吧!對善人,應該是好事!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