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 《急,不急?!》




世事,在時移勢轉中,相關者,有兩種對立的態度,正好反映地位形勢和力量對比的優劣;歸結到人心對待間流動的感受。以一個字來表示,就是「急」。生命悠關的大事,生死在呼吸一息,"「急」死了!";這種態度是很矛盾的!

生死交關,搶救生命,急,會讓承受搶救壓力的醫護人員,以及情感牽絆的親友受不了,也可能就此"「急」死了!"。在此場合,任誰,都不能不急;不急的態度,也會讓有些人"「急」死了!"。

至於,「欠債該還」?!可是,雙手一攤!債務人庫存已虛,沒有就是沒有,以後當窮人就是了。這種無關緊要,急不來,也不想急的態度,急死恐被倒債的債權人;看來欠債的人,尤其是欠「巨債」的人最大,不能逼債,還擔心,債務人為了償債期限而身心壓力過大,出了意外,先「急」死了!反而,一無所有。

男女談情說愛,太急了!「急出人命」來;「待嫁新娘」小腹藏不住豐滿,旁人都說,待嫁心情好,身體易發福;可是鬧出「人命」的男人,看樣子還沒準備好,一點都不急著當「新郎」。

「待嫁新娘」,一人吃兩人補;一個人變兩個人;這
情況,怎一個「急」字了得?遇人不淑,人去樓空。若有留言,將轉入「語音信箱」,急死了!想「賴」(Line)帳,還故意「已讀不回」;外加「封鎖」「待嫁新娘」。急啊!負心的人,不負責任!又「急」又「氣」,可能有不測尋短,氣死了!

急,不急,都是心理作用;世事好壞,與急或不急無關。急死了,就可能真的死了;反而無憂無慮。有人說,「事緩則圓」、也有人說:「從長計議」;這些都是看似理性的「虛言」。世間只有「生與死」才是真實的。

英國經濟學家「凱因斯爵士」的名言:"就長期而言,我們都死了! "(In the long run,we are all dead!) 。此言,用以嘲諷經濟政策的擬訂,是建立在某些條件,長期不變的假設基礎上。問題是,生命存在於能呼吸的瞬息,「夏蟲不語冬冰」,炎炎盛夏,不急著降暑,可能熱死了!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