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古道》




街道以偉人命名,以紀念偉人和與用路人長相左右。在歐洲,廣場的命名,大多與歷史上的偉大帝王有關;巷道和學校的命名,大多和文化上的歷史偉人有關。

公共場所的命名,反映這個社會去政治化和思想開放的程度,也反映文化心靈的浸潤程度。

政治上的權力者,被留名在街道上或廣場上,是供祭祀的神袓牌。生前掌權;生後政治上的徒子徒孫唯恐被去勢和法統被顛覆,於是權力者的名字加上銅像遍地皆是。

空間就是權力;台灣解嚴近一個世代了,每到重大選舉,就有法統符號和唱本出現;政治老人像僵屍一樣集合,大老、某公,老劇本又從床頭櫃被拿出來唱。

正如以權力者命名街道和廣場一樣,令人反感;七老八十的政治老傢伙又出來造神,毫無朝氣。甚至連《周雖舊邦,其命新》,三千年前的古老封建隱喻也出現了。

時代精神需要更新,但是擁抱過去,絶對無法開創未來。路在那裡了,若不向前踏出一步,永遠不知道,自己可以走多遠?

我喜愛街道漫步和採景;以前在國外求學,大學城有《哲人之道》;走在小道上,發人省思。真希望,自己是生活在沒有法統的社會。現在不是民主共和的時代嗎?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