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6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犬決遊龍」記事》




「乙未」年,農大五月底,「天龍聖國」京畿小道,傳言如風:「抓龍矣!抓到已矣!」;一時,雞飛狗跳,猴乖;惦惦地,以觀後效。

風言流語,讓「乳母停哺」,「童子受驚」、「孕婦流產」。究竟,發生啥「鳥事」?有這麼嚴重嗎?「保皇黨」厲行「清黨」也!殺雞、警猴,以餵餓犬。看來,獲益的畜牲,「御犬」也。

何止如此!風言:"慘遭整肅清出之「保皇黨」黨徒,將於近期,在京畿「東門」廓外「犬決」,以犒忠犬。

何等重罪?非如此慘烈,不足以洩「黨恨」。草民書生,聽「風言」;說來,也不是啥「大鳥事」;惟「犬決」太不人道也。

可能之理由,乃盛夏炎日,「御犬」排熱不易,「犬氣難消」,胃口不佳;有可能,平日「大內公公」邀功,私下挪用「大內御膳房」內,「皇上」平日極愛御用之進口「米粒尖帝國牛肉」,以餵養「御犬」。

殊不知,「米粒尖牛」,乃平日餵食添加「人工合成」毒物,「來客多把米奶」,以求速長「裏肌瘦肉」;久之,犬性惡劣,又兇猛,非食重口味不安。

「保皇黨」總理,「朱公公」,亦不堪其擾。生不逢時,正逢「地堡龍皇」受困;千呼萬喚始有「天龍辣椒」,「洪奶奶」自動請纓,掛帥總兵「勤王救駕」。

熟知,黨內一掛不識字,又不衛生之「土龍」,有意或無意地「唱反調」,呼應系出「保皇黨」之逆徒,「大內高手」,「戰不死」(James)的「宋公公」(Soonggongon);又替「土龍長工」王公公(Wanggongon) 抓癢;慫恿「宋公公 + 1」,或「王公公 + 1」。

同時,在農小六月初四,「保皇黨」頒「洪奶奶」「勤王救駕」旌旗前,說「狗語」漏風,將「勤王救駕出師」說成「親王酒駕出事」;害得「洪奶奶」心驚膽跳;也讓「地堡龍皇」等嘸人來護駕。

是可忍,孰不可忍?經坊間「探子」查報,先抓到五隻「遊龍」黨徒;平日「遊走」民間「喇叭台」,有事沒事都「吹喇叭」,「打著龍旗,反龍旗」;氣死不少「保皇黨」龍族;「洪奶奶」亦氣到不行,平常伶牙利齒,得理不饒人,竟淪落至有口難言,不是「口吃」吃「鏍釘」,就是利牙咬到利舌。進退不得;「出師,出事」,或「不出師,不出事」;真為難!

「保皇黨」,歷來不信,「氣數」將盡;諸事不順,乃有人背叛;尤其,最恨「三尺小童」說:「皇上沒穿衣」。至於抓到五隻「遊龍」;「保皇黨」上下士氣又為之一振;一如之前,「洪奶奶」請纓出師當日;京畿夜空,上百顆流星閃逝,黨徒群呼「萬歲」。當時,「地堡龍皇」自知後勢不妙,開了龍口,無心一句:「高興,一夜即可!朕,又愛睏矣!」。

「犬決遊龍」,乃我「天龍聖國」開國以來,未嘗有之酷刑,源自「北高麗人」之王室娛樂。冬天酷寒,「高麗人」嗜食犬肉加人蔘,以進補養身。惟夏天,應多餵給犬食,在牛肉不足之夏天,乃自「大內」抓逆徒,餵之。「犬決」,放餓狗咬人,惡犬,益忠於惡主;亦可收警猴之效。

鳴呼哀哉!王朝末代,「自殘」尤烈;一如「大秦帝國」。「勤王救駕出師」,重在「救駕」;孰知,「保皇黨」竟上演「勤王救駕出事」。非要「出事」不可,其天意也乎?

相關文章: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彼岸神學」記事》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