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4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天國出事」記事》



「乙未」,年過半載,天下又不靖,先有京畿夜空忽焉流星百顆快閃;天象示警;果然,不多日,怪火焚地,天下草民子女數百,慘遭火劫,痛不可言。

尤其怪事,「地堡龍皇」傳下聖諭:"夏季炎陽灼人退,蚊蟲叮咬傷玉腿,紅豆冰棒不絕口,抓來抓去紅不退」;朕自即日起,已不再穿短褲慢跑;賜知一同。"這,…這,什麼跟什麼耶?國難民殤,與短褲何干?丈二金鋼猩猩,不知所云?實在聽嘸!皇上太閒,好悶。

非也!玉音放送,大有玄機;「紅不退」,是也!皇上「哈佛」,參透禪機;"佛,不可說;紅豆冰、紅豆餅,朕之最愛。";豈可退乎?

嗚乎!我「天龍聖國」,「龍祚」下傳已過百年矣;世上,豈有天荒地老不朽之百年身,「恐龍」再大再強,難免化石一堆;況「天龍」豈可免乎?思及未來,我「聖國」坊間草民坦然以對,生死乃自然也。

唯「保皇黨」徒眾,放不下「諸法空相」,仍憂心忡忡,「太廟」何所祀?「龍皇」將何去?戰犯改造?秦城或土城?

「綠林軍」再起,軍容飽滿,壯盛未必;「保皇黨」徒眾可氣者,「逆首小鷹」,欺我「聖國」太甚,休兵停戰乃欺人耳目,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逆首小鷹」,於甲午年,先困「龍皇」於「地堡」,逕自好整以暇,赴「米粒尖」帝國之「白宮大學」修「暑期學分」,順利通過「CSIS委員會」多位主考官之口試後,風光載譽,清晨返國,迎接日出曙光。「龍皇」,當時困「地堡」,一夜好睏;清晨呼呼,不省人事。天下,如此睏去矣。

「日薄黃昏」換來「朝陽曙光」,同一顆太陽乎?唉!天下形勢,逆轉可期;「聖國天龍」大勢已去;「保皇黨」內,有「天龍」與「土龍」之分;本有內部矛盾,積久成怨;「土龍」怨「天龍」視差遣、跑腿、替死、代罪,乃理所當然。

「天龍」,則鄙視「土龍」說「官話」常「漏風」,「國語」說成「狗語」,「我們」、「偶們」老分不清;屢教不改;遑論不會說「鷹狗語」,上不了場面;實在是不識字又不衛生的「慫」。以出身嫌人,多傷人自尊啊!「天龍」,自認「蓋高尚」;自己會說「高級火星語」耶?

「土龍」,難耐壓抑,求去之心不可免;然,被「天龍」視為奴才久矣!自己亦樂當奴才,慣矣!出了「大宅門」,到那兒吃下一餐?難不成到「城隍廟口」投靠「丐幫」?

多年前,自立門戶之「天龍」出身之「大內高手」,坊間草民稱之為「戰不死」,多次造反又反悔,屢戰屢敗之「宋公公」,歷經二十載南北征戰,功敗垂成,「廉頗」已老,唯尚能飯。「宋公公」,當年為虎作倀,強迫「土龍」、「地虎」眾草民「失語」;如今,兔死狐悲;老人上戰場,忘了帶刀槍,只憑「空手道」,此劃三兩下;演戲一場。氣死不少「天龍」;直呼:"叛徒又來矣!"

據探子傳報大內,「宋公公」已向「土龍」招兵買馬,拉伕出征,高舉「戰不死」(James ) 之旌旗;打出「變色龍軍團」番號;廣徵天下「失意客」共襄盛舉。唉!同是天涯淪落人,失意多年,不舉久矣;今朝,在此一舉;不虛快意人生。果然,聲勢日壯。似乎,大勢已朗,尚未底定;所謂,「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老生盼中舉,一朝入王殿,便得貴人提。拼下去了;唉!想要有夠骨力;卻未插插頭。原來兵馬糧草俱欠。

「天龍」末日;龍歸西天;思及此,「天龍」勤王討逆之主帥,「天龍辣姐」洪奶奶,為出師有名,乃隔海向「天朝中國」表態,討救兵糧秣。人雖未至,已明暗同行,先向「中國天皇」交心。

人至卑微,精神錯亂,自己打折;祈求「天朝中國」與「天龍聖國」,盡棄嫌隙,「天龍」不能再提「聖國」,而僅以「天龍朝廷」自居,徹底降伏於「天朝中國」稱臣,共表「討逆王師」,高舉「天國皇軍」旌旗,番號「辣椒軍團」。「保皇黨」群眾大喜:「王師出師」了;奔相走報,旅驛道中!

蝦米…?「綠林軍」各路部眾,風聞「天國皇軍」出「師」,無不雀躍大喜打探,「天國出師」了?「天國出事」了?一字之音,「國語」說不清,又聽成「狗語」;以往,早被「天龍正旗」嘲笑不識字、又不衛生之「地虎草民」;誤判軍情,延誤軍機,恐誤事矣!人家,是「天國皇軍」,乃「天龍藍軍」與「天朝紅軍」混編而成,皆是「中國軍」。

「綠林軍」,「統帥部」發現,兵忌輕敵,尤其,眾官兵草莽出身,口語聽力皆「青菜」;乃緊急開「國語」正音班授課;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是以,決戰前,男女老少大小,加緊先學"ㄅㄆㄇㄈㄉㄊㄋㄌ"。

阿娘ヘ!#$%^&@...?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