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魔笛老賊」記事》

「乙未」年,農小,「大暑」;炎熱盛夏,天下不靖,「天龍聖國」京畿,人心不安;傳說,「魔笛老賊」出山,對各路童生吹奏「誘魂曲」,將帶領「童生」赴「西天取經」。

「聖國」童生,多曾聽過「三藏法師玄奘」,騎白馬,有「孫悟空」、「豬八戒」、「沙悟淨」陪伴,一路西行之故事;早已識破,乃真假互摻之「遊記神話」,不可全信。

故,「童生」對現代,尚有「魔笛老賊」出山,以「誘魂曲」行騙,多所戒心;亦有「童生」自告奮勇,集結走上街頭,揭「魔笛老賊」不安好心之真面目,欲曉以大義:民智已開,今非昔比;「誘魂曲」,可曲終人散矣。

奈何,「魔笛老賊」猶抱琵琶,半遮面,知人知面不知心,反逸散出「告誡書」,以童生年幼無知,莫為「逆匪小鷹」操控;況「天龍聖國」遺老,多年來,皆已愛聽「誘魂曲」,無「誘魂曲」不樂,亦不能催眠。「童生」宜體察,天下父母心,天下亦無不是之父母;炎熱夏天,宜速涼快去。

「魔笛老賊」,何所恃?乃我「天龍聖國」,眾多「蛋頭父母」也!只想坐樹乘涼,收他人耕種之稻尾,安享既得利益;對童生子女啓蒙除魔,總是以「別人」去做即可;「別人」居心不良;好像童生只要聽父母話、老人言,和多聽「誘魂曲」,即可「永保安康」。

悲乎!天下或無不是之父母,卻有「和稀泥」,不辨公益與私利,只圖為己謀之「蛋頭父母」。甚多者,乃以「聽阿母的話」,莫管眾人事之「婦人之仁」。嗚乎!「岳母」以「精忠報國」刺在愛子兒背,勉子「岳飛」「移孝作忠」;其心不痛乎?其非人子之母乎?

「天龍聖國」末世已定,「魔笛老賊」敢出山,乃困獸之鬥也。童生抗獸,勇氣可嘉,成功未必在己,唯行公義,講公德;乃自私、貪生、好利、矯情、好色、收賄、逢迎、巴結,以社會中堅賢達自居之「上輩」所難望其項背。鼓勵唯恐不及;況扯其後乎。

「魔笛老賊」,非唯一者,乃數代渾混之上輩大人也。「天龍聖國」所在,普天之下,「蛋頭父母」,當街擄其子女押返,以私產視之;各校墊門口,命長工僕人,備車馬攔走「童生」去惡補。「蛋頭父母」猶不甚放心,必以「掛線」,如紙鳶控之。仍有不足,再以保全監控謢返。

更不堪者,「童生」自此,終樂於「蛋居」為「蛋族」,甘於「媽寶」而後已;終至奶嘴不棄。故「魔笛老賊」之「誘魂曲」,曲不孤;家家有本。「天龍聖國」,豈能不弱智者眾,甘於祭拜「魔笛老賊」。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