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9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空間的顏色》


在顯學的時代,天下非儒即墨,非此即彼;這是時代的悲哀。百家爭嗚,百花齊開已被排斥,社會的主流意識愈來愈窄,非彼即此之外的思想,等於無意義的存在。

社會最忌趨同,強調主流意見;表面上,民主的決定,是依據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但是,在真理之前,也是多數暴力的隱喻。

先知,總是孤寂的;在歷史的軌跡上檢視趨勢的發展,當前許多理所當然的主流思想,民主和本土,在一個世代前仍是禁忌,至今社會上也還有難以適應的困窘聲音。

即使有如此昧於主流的思潮存在,社會應予以尊重包容,不宜壓抑少數的聲音和力量,這才是開放社會的價值。

客觀世界是多元多彩的時空;時間以速度表現存在,空間以多彩的顏色呈現多元包容。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活著」》

鬥啊!爭啊!終於「到站」!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活著,該如何活著?為什麼活著?人生從「起站」出發,何時到站?當然,一定有「終站」! 近三年來,浮世多變;大致上,分為「鬥來鬥去」和「死去活來」兩類「活著」。 前者,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一犬吠影,眾犬吠聲,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逐漸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