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哭泣著離去!」》

圖片
哭泣!像春天寒風中的雨滴;花容模糊矣!哭泣必然有難言之隱喻,只待精神分析解讀出可能的「潛意識」。 哭,先沒有淚,只是傷心;必須眼眶有湧水、精神狀態上呈現抽搐,以成「哭泣」的感傷畫面。人到傷心委屈處,愈想愈悲憤;再加上見到關心好奇的閒雜人,二、三句的打探,就更說不清楚、講不明白了。哭泣!問題和故事就更複雜了。 台灣民眾黨的美女發言人公開哭泣著,要告辭黨職一償久未休息的倦怠疲累。俺,看著不知所云的美女哭泣;以哲學理解的方法進行邏輯分析。大致上,這是一場政治權力鬥爭失落後的「淨身出戶」。其中,隱含著功勞未得償,苦勞被冷落以對的不甘心。 漢語對話中,常聽到佔優勢的對手奚落敗者的用語:"哪裡涼快,哪兒去吧!";如今,當事人說要一償休息或出國的心願,應該是剛好的「出口」。 從敗者的精神出口去尋找療愈;俺的建議是,此地老東家無情無義又不留人,自己就先涼快一陣子,拋棄老東家無聊的鳥人鳥事。過些日子,天無絕人之路,必有另一片新天地。 敗者,若能學得理解名利和權力競合的本質和放下「過去」的不愉快;對比之下,那位柯主席每有理虧,就哭泣回家找媽媽、妻子;男人,被外界嘲笑為「媽寶」,格調差遠矣!俺,看著美女哭泣,開悟較多!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小叮噹」記事》


「乙未」年,農大七月,「白露」在前,「中秋」隨後到;「處暑」已過,「日頭」氣焰已過氣。「天龍聖國」治下草民,本來稱太陽為「日頭」;每過一個「日頭」,就是「過一天」;於是,「一天過一天」,就是過「日子」。

孰知,「天龍聖國」,「龍皇」帶頭,興起「文字獄」反擊政敵。「龍皇」,自「甲午」年內戰敗退,受困「地堡」,過著不見天日的夜生活,頭殼已壞去矣,已不知本日何日?多時未見可愛的「日頭」,反而「逢日必反」。

尤其,御前行走之殘部奴才,私下記日;然後私下互相參考「日頭數」校對。受困「地堡」,不見天日;「日頭」混愈多,「日頭數」就愈亂;奴才公公核算「日頭數」,好像「大內帳房」,不得打混;算多了,浮報薪餉,即犯下「欺君之罪」,屬於「犬決欽犯」;少算了,短報薪餉,「龍皇」也不曾恩賞補發,只當作勞軍奉獻,算了吧!豈可如此作賤自己?

受不了的「鳥事」,還被「龍皇」和「領事公公」小主子消遣,責罵奴才:"不知本日何日?混吃等死!"。罵人不算本錢,「龍皇」自個兒,也不知本日何日?混吃等死!也是「一天過一天」,「過一天是一天」,「不知」「日頭數」的昏君,罵那些「日頭數」算不準的奴才;就是罵不出「本日何日」。只知江山祖廟來日無多;「過一天是一天」。

一日,「龍皇」突然又頭殼發昏,要辦奴才,因為聽到奴才群聚,偷啍小曲:"總有一天等到你"。「龍皇」暴怒不已;受困「地堡」久矣!「一天過一天」,還要等多少天?況且,奴才之用語,盡是暗喻;說「過一天」不行,有「天」無「子」;說「過日子」也不准;有「子」無「天」;朕乃「天子」,「天之子也」;奴才拆字說話,心無「天子」,乃對「天子」不敬也。

探子密報,奉「保皇黨」之命,「救駕出師」的「辣椒元帥」「洪奶奶」,「酒駕出事」矣,徒眾脫隊落跑,「洪奶奶」,全身是傷,被「綠林軍」救起;看來,已不知何日可見君?卻自個兒唱衰:”I shall return!” ;難怪,「龍皇」聽到小曲"總有一天等到你",全身不對勁,心中不是滋味至極。

自從,「一天過一天」和「過日子」的口語,被視為犯欽諱之「關鍵字」;大小奴才改用「本日」,而不用「今天」;又因「龍皇」「逢日必反」,「本日」之用語也禁用。隨後,我「天龍聖國」,「保皇黨」掌控之地,草民也禁用「日本」稱呼「東洋倭國」。

可憐「天龍草民」,自此忘記世上仍有「日本國」。童生在家問起,「小叮噹」來自那裡?阿公阿媽指向太陽,欲言又止。隔牆有耳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