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哭泣著離去!」》

圖片
哭泣!像春天寒風中的雨滴;花容模糊矣!哭泣必然有難言之隱喻,只待精神分析解讀出可能的「潛意識」。 哭,先沒有淚,只是傷心;必須眼眶有湧水、精神狀態上呈現抽搐,以成「哭泣」的感傷畫面。人到傷心委屈處,愈想愈悲憤;再加上見到關心好奇的閒雜人,二、三句的打探,就更說不清楚、講不明白了。哭泣!問題和故事就更複雜了。 台灣民眾黨的美女發言人公開哭泣著,要告辭黨職一償久未休息的倦怠疲累。俺,看著不知所云的美女哭泣;以哲學理解的方法進行邏輯分析。大致上,這是一場政治權力鬥爭失落後的「淨身出戶」。其中,隱含著功勞未得償,苦勞被冷落以對的不甘心。 漢語對話中,常聽到佔優勢的對手奚落敗者的用語:"哪裡涼快,哪兒去吧!";如今,當事人說要一償休息或出國的心願,應該是剛好的「出口」。 從敗者的精神出口去尋找療愈;俺的建議是,此地老東家無情無義又不留人,自己就先涼快一陣子,拋棄老東家無聊的鳥人鳥事。過些日子,天無絕人之路,必有另一片新天地。 敗者,若能學得理解名利和權力競合的本質和放下「過去」的不愉快;對比之下,那位柯主席每有理虧,就哭泣回家找媽媽、妻子;男人,被外界嘲笑為「媽寶」,格調差遠矣!俺,看著美女哭泣,開悟較多!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另謀出路」記事》


世事無常,本來以為,一路走來,世道平坦,路旁草民好騙;於是,野心膨脹,想要走了一條不一樣的路;「救駕出師」,「逐鹿天下」,應該易如反掌。

孰知,禍起彼岸,白貓偷吃,黑貓受罪。「天龍聖國」「保皇黨」之大掛權貴,率眾投奔「天朝中國」;乞食於「天皇」,受策封「安樂爺」,引來「龍皇」痛心,
落井下石,亦莫可奈何。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救駕出師」總兵,「辣椒女將」洪奶奶,受此「叛逃案」之株連,一路叫衰;連戰連敗;糧秣不足,路旁草民寧可袖手旁觀;所到之處,逃兵多於追兵,一絲「抗戰」的氣氛也沒有。人生至此,選了一條詩人"Robert Frost"所嚮往的不一樣的路;想要唱" I shall return!",又怕被笑「山寨娘娘」,學「人家」「戰不死」的「宋公公」的「戰歌」" I shall return!"。

洪奶奶,多希望「宋公公」應草民之期望,二軍整合成一軍,一起合唱:" I shall return!"。只是,必有其中一人為主將,另一人為副將。

「宋公公」之戰績,也未見起色,愈戰愈吃力,派出之「同路人」守據點,竟然稱不上「抗戰老兵」,而是一掛「老伙仔」。以前,吃喝都玩樂在一伙的老傢伙。看樣子,齒落童山,以前縱慾過度;吃山又吃海,不知節制;臨老又被「宋公公」徵召,告別少妻幼子上戰場。若說,被迫選不一樣的路,亦不為失當。

「宋公公」之困境,在於投機心太重,倚老賣老,又想裝年輕;亦奢望「天朝中國」暗助一臂之力。可惜矣!投奔「天朝中國」,晚了一步,被捷足先登。「誤入歧途」,比「原地踏步」之後果嚴重;" I shall return!"也是可欲不可求;進退不得!逐鹿天下,戰火漫天,此生,求戰,也戀戰;卻不知,為何而戰?

心中之懸念,只有怨恨「龍皇」,以為彼可取而代之也,天下捨我其誰?連戰連敗,亦不意外。昧於大勢也,亦昧於民智,今非昔比,草民雖不識字,亦不可一騙,再騙矣!

「龍皇」乃前車之鑑,其遠乎?征途之旅,最怕前途茫茫;然「戰不死」之令名,豈能怕戰死?徒留「敗軍之將」之笑名。困惑矣!

洪奶奶與宋公公,冤家路窄,「救駕出師」與「逐鹿天下」,竟然殊途同歸,不約而同,遁如空門,閉關自省,另謀出路。

洪奶奶,放下屠刀,皈依「菩薩道」;出關後,許下大願:「家家彌陀佛,戶戶觀世音」,以示天下,修得「淨土法門」。悲乎!懼戰而遁入空門,早晚誦課:「蓮池海會,彌陀如來,觀音勢至坐蓮台,接引上金階,大誓弦開,普願離塵埃」;這什麼…又什麼矣?

我「天龍聖國」之「龍皇」乃「哈佛弟子」,佛法無能而誤盡蒼生,受困地堡;竟然需觀世音「救駕出師」。「戰不死」的「宋公公」,征途困惑,更甚於「辣椒女將」洪奶奶,有互爭「非小三」之壓力;否則,「木魚青燈伴餘生」;閉關無期。

然我佛慈悲,阿彌陀佛!生意興隆,自此,佛寺香火鼎盛,盡收敗軍之將皈依;我「天龍聖國」末代王朝,權貴達官一場空,叛逃或遁入空門者眾,皈依者,以「佛法」為「聖國」之「憲法」,來日不遠。異教徒憤恨不平,亦可期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