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自我解構」》

圖片
「面向事實,呈現真相」,這是對現象檢定的目的。以上的啟示,來自聽多了也見夠了「話術」,經歷過事件過程,只要時間夠久,那套自欺欺人的「話術」會自我解構。 馬先生,曾經貴為八年的中華民國總統,卸任了仍享受台灣人民血汗的供養和禮遇。有政治倫理和誠信者,至少應該表現出以往自我標榜的「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溫、良、恭、儉、讓,以捍衛其黨長期向台灣人民宣示的反共和捍衛中華民國。 面對「共匪」,這個中國國民黨曾經強制台灣人民必須反對的叛亂組織,「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而且,「反共必勝,復國必成」。如此的「反共國策」所加之於台灣人民的要求和犧牲,都是為了捍衛遷佔台灣的中華民國。 如果共匪滅中華民國和吞併台灣的帝國主義領土野心不死,馬前總統有何理由自我矮化,踐踏國格,無原則地「客隨主便」任由共匪羞辱,還必須表態非常滿意於被矮化和被羞辱,而且超乎預期?這已是精神病態的樂於受辱。 個人甘於自賤和被共匪作賤,台灣人對甘之如飴的馬先生可以不足為惜的!也可無視於這位馬先生的存在。反而,可以用台灣人的角度看到,外來黨國虛構的反共敘事,正由其造神的「黨國之子」在自我解構中。

世界小事筆記 -《懂狗的人》

巷子裡,有一群「流浪狗」;彼此爭奪殘食。

有一隻大狗,很不以為然,就對其他的惡犬:"汪汪,…,嗡嗡汪汪…";聽起來,應該是,在問候其他狗的祖先,公公和奶奶。

其他的狗,非常地不爽:"你的公公和奶奶,也欠我們問候,…」;於是,"嗡嗡汪汪…,汪汪,汪汪嗡嗡,嗡汪,…汪嗡,嗡嗡嗡"。

大狗,發現這些狗輩,很沒教養,不是好人家丟出來的;流浪久了,沒吃過好的殘食,難怪吠起來,到底是問候「犬公公」,還是「狗奶奶」?全亂了套;怎麼合唱「犬國歌」,也不及格?

大狗,放低姿態,改為低聲細吠。在其他狗聽來,怎麼沒膽了?大惡狗,怕眾狗。於是,眾狗也面面相噓,改為輕聲地嗡嗡嗡。

此時,大狗、中狗和小狗,全被「捕狗隊」撒下的天羅地網困住了,關進「捕狗車」內。

此時,大狗哀嘆:"你們這些犬輩,就是不會聽狗語;當時,我是叫大家「團結」"。其他的狗,沮喪茫然,心想:"大狗惡霸,爭食,還要問候其他狗的祖先。現在大家都完了。"

其中有一隻小犬,突然汪汪,汪汪嗡嗡…;原來很像「香肉店」的地方到了,店裡高朋滿座。

店裡的客人,紛紛跑出來,看新來的狗。這時候,客人爭先恐後,也吵起來,有的要「白狗」,有的要「棕狗」。一黑、二黃、三花、四白;黑狗,很多男客人搶著要,聽說很「補陽」。

愈吵愈大聲;眾狗看呆了,聽起來,那群客人都在互相問候對方的祖先,「公公長」,「奶奶小」;好激烈!

這時候,有客人喊了一聲:"大家安靜!要唱國歌了!";大狗、中狗和小狗,不知客人又在大呼小叫什麼,好像哀爸叫母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又像快要斷腸似的。終於唱完了!

那位看來資深和氣的客人說:"狗比人少,不夠分;院長在此向各位「偉大的政治家」提議:先「政黨協商」;按本屆「新國會」的各黨席次,按比例來分配狗;各黨都有狗;這批狗是「公狗」;不…不,是「公家的狗」;不可以偷吃進補!";不成,再表決。

這時候,眾狗,又面面相視:輕聲地嗡嗡嗡;聽得出來,互相在問:"ヘ,「那一黨」有好康的?你想要給「那一黨」養?"。

這時候,那位院長又說話了:"很抱歉!委員比狗多,所以,狗只配給「分區的委員」。「全國不分區的委員」,你們就像是各黨指派的狗,不能再分配狗了,…!"。此時,那些全國不分區的委員客人嘩然,又吵起來了;"嗡嗡汪汪…,汪汪,汪汪嗡嗡,嗡汪,…汪嗡,嗡嗡嗡"。

眾狗,這下子好像聽懂了,嘿..嘿…嘿,笑出來了。院長,是「懂狗的人」是「無黨」的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哲學人生筆記 -《「心情的哲學」》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哲學人生筆記 -《人與鳥,牢籠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