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

人生故事筆記 -《「社稷」》


「秋冬」的時光,最適合出外旅行;為了專業的需要,也是樂趣的所在,我外出行走山野,從事植物採集和生態烙影,總在生物多樣的留影時,能從中認識生物與學到庶民典故。

以前,我在「金門」服「預官役」,當地的名產之一是「高梁酒」。部隊駐守在「大金門」時,在每一星期中,我選擇其中一日,帶領「排陣地」的弟兄,乘坐「兩噸半」的「軍用大卡車」,到「舊金城」附近的「金門酒廠」,購置熱氣騰騰和酒香燻人的「高梁酒渣」。

幾個排部弟兄,跳到堆積如山在「酒渣」堆,以鏟子拼命似地鏟上「後車斗」;所費不多。有時候,我們還接著到「民家」,購買「仔豬」;幾隻豬仔、小兵和「酒渣」在「車斗」上,迎著涼風,疾行在金門的「戰備道」上,滿載而歸。那是服役的苦悶歲月中,小兵和我最快樂的出差,人豬同車,伴著酒香,不覺辛苦。

在「陣地關閉」,執行「戒嚴」前,軍車開回部隊,換另一批弟兄來卸下「酒渣」和送「豬仔」到部隊的「豬舍」安養。那時候,「豬仔」在回程路上,已被酒氣燻到,「醉不省豬事」了。小兵,一人抱一隻「豬仔」到「豬圈」,人豬都幸福;一天的差事結束了。

接下來,是有加菜的晚餐,犒賞一天的為國辛勞。這是典型的外島軍隊生活;官兵出差可以摸魚;好過出操上課。晚點名前,部隊的「輔導長」會來執行「政戰任務」。我,有時候,被「層峰」的「長官」召喚,搭上等候的「吉普車」去為長官補習考試的課業;那時候,已可算是「補教名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盼望平安退伍。

記得,「長官」曾問我:"「社稷」,怎麼寫?是什麼意思?「古人」為什麼說「社稷」?"。

大哉問!「官大,問題大!」;我又不是「中文系」的「高材生」,怎麼問我「說文解字」的「小問題」。

記得,我曾回答長官:"「社」,就是「土地神」;「稷」就是「高梁」;軍人執干戈以衛「社稷」,就是軍人的職責在持武器守土衛民"。

「長官」,可能已滿意這個答案,就不再追問了。不過,「社稷」卻成了我的長期記憶。

平常,不知死活的「庶民」、「死百姓」,對於政府的愚昧和官吏的無知,以"不知民間疾苦","不食人間煙火","四肢不勤","五穀雜糧不分","吃米,不知米價";有些荒謬的政策惡整國家,有愧「社稷」,形容「敗政」。

古代,生民國政以農事為重,有「春社」和「秋社」,就是春秋二季祭祀「土地神」;大地為生命之母;「社」,也被解釋為眾人的「母親」;成為「集體組織」的姓氏;「社會」是眾人的集合。

「稷」,在古代是「負責農事的官」;此一官職的後人,以「稷」為姓。「稷」,在「生民之本」的農作物中,是「黍」的「變種」,也是「粟」的別稱。

「秋冬」之際,「高梁」成熟,吸引「斑文鳥」前來覓食,生物以食為天,不僅豬仔享受「高梁酒渣」的酒香,鳥兒也飽食到「鳥喙留稷」,心情輕鬆地探過來,讓我烙影為記;也喚起我,對陳年往事的回憶。

相關文章:

1. 人生故事筆記 -《身在敗軍的浮草!》

2. 人生故事筆記 - 《趙子龍燉黑土雞》

3. 人生故事筆記 -《浮草的心願!》

4. 哲學人生筆記 -《花開花落》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