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很黄昏的黑暗》


"竊國者侯";為國徂勞是為官者可以偉大和被尊敬的原因。在官賊泛濫的台灣,憤怒與正義與我何關?我需要作陪嗎?當然不要!我看到了這個社會不知面對的問題:"誰的正義"?

近年的諸多國政問題和弊端,藉著定期選舉的檢驗而呈現民心思變的走向;很明顯的客觀現象,就是數十年來受制於黨國者,彷彿一夕之間醒悟而思惡之於自身多年的不堪;於是有別於以往之立論,起而攻擊過去視為"恩主"之黨國;激越之言詞,讓人以為時空錯亂。

這一波《造反黨國》者,多為以往的黨國支持者。社會的進步力量應該視此為起義來歸?或幡然醒悟?

從哲學的《現象學分析》去理解,這種時代精神,顯示的意義,是受黨國之騙後的憤怒和痛心疾首;發現自身多年的俯首聽從,自以為是的優越感,竟然只算是黨國《種姓制度》外的賤民。

以往,受黨國挾持和擺佈之順民,自許為正統和光榮,更是價值正確;甚至自甘為含血含淚的黨國忠犬而不悔。如今在黨國崩解的過程中,才發現,自己只是黨國不公不義體制的鷹犬工具,被用過就可丢棄,多虚無的黨國信徒;官賊黨國的另一群受害者。

夫妻同林鳥,恩愛最高尚!却何以非熱衷於官場,自以為是權力意志者的寵兒,每有要職,總是那幾隻內定之輩,却被黨國傳聲媒體包裝為不可多得之英才,以向黨國順民洗腦而成為社會上偽善的主流群體。

《軍宅套利案》,只是台灣社會上相對不公不義的醜案之一;若非有《相對剝奪感》的族群是黨國順民;我懷疑,台灣社會有真的正義感?

騙子集團騙到自己人,受騙者才會有痛心和憤怒;那只是共犯結構的偽正義;也是既得利益階級的內亂而已。黨國不敗,騙子不少;自己人騙自己人,連正義也可以騙人;這就是《藍色黨國》,有虛偽而無憂鬱;很黄昏的黑暗景象。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