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阿公之孫女」記事》

「乙未」年末日,「天龍聖國」亡國在即;危急存亡之末世也。世道,只見內戰多年,兵荒馬亂,朝野各路逐鹿人馬,善用時間,攻守政權,年終末日也不放過。敗軍「保皇黨」人馬,自知,大勢已去,呼天搶地,叫爹叫娘;快分財產;以免「綠林軍」進城,一律沒收充公。

「保皇黨」若干軍政大員,平日養尊處優,自我感覺良好;「龍皇」於「星城」面聖「中國天皇」後,興奮激情猶熱,卻被奴才告知,好景不再矣!形同冬寒冰水臨頭,羞憤不已,大罵左右:"都沒人告訴我:好日子快沒了!"。一時半刻,欲脫產換金,恐非易事;傷腦筋矣!

多金者,不僅爹娘,尚有天下岳家爹娘,亦不知何去何從?「天朝中國」,多年包養我「天龍聖國」之「保皇黨」;孰知,竟然養成「貢龜」;可惜矣!「泱泱大國」如此欠缺戰略高瞻,死抱帝國天朝之虛榮,終至伴「末代天龍」「槓龜」,顏面難掛。

據小道內線,「中國天皇」於「星城」召見「天龍兒皇」返駕京師後,訓斥左右奴才:"他奶奶的!當年包養「天龍保皇黨」,那個奴才出的餿主意?竟然成了「魯蛇」,僅獲回報一隻「藍鵠小藍」,一組「0204熱線」。難不成,朕,只會打「0204熱線」,玩鳥?";左右奴才,面噓回報:皇上英明威武,可再打老虎!"。

實然,「中國天皇」亦懊悔又焦心不已;聽信奴才回報:"在「星城」召見「天龍兒皇」;誤以為,可望同獲「諾貝爾和平獎」;有助改善腹脹火氣,肝火旺盛之鬱積痼疾。況且,「天龍兒皇」巴望「面聖」與「父皇」同獲「諾貝爾和平獎」,已多年矣;如能一償宿願,可反笑「天龍草民」,不知珍惜「人間極品」之無知。

自古,「天龍草民」乃我「天朝中國」化外之民,窮山惡水多刁民;男無情,女無義;鳥不語,花不香。…;…"。

然,"朕,竟為左右奴才鬼混,唉!…,眾奴才無知庸言,引介「先皇」之敗軍人馬,前來歸降,激怒「天龍草民」;誤朕大矣!朕,竟為奴才庸言蠢語,玩弄於耳際,竟陪「天龍阿斗」,共逐「諾貝爾和平獎」之「歷史地位」大夢。

朕,忘矣,數年前「天朝中國」曾有「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為朕所關,仍在牢籠,朕,欲瓜代之,遺笑大方而已矣"。「中國天皇」,此際,扼腕不已!

惟「中國天皇」心中仍有懸念,恐失「天龍聖土」;「天龍阿斗」被「天龍草民」所廢後,孰可主「邊陲聖土」江山之浮沉?

有奴才急表功:"「天龍保皇黨」之領班「朱公公」瓜代出師未捷之「辣椒元帥」,洪奶奶;據聞:得其「天龍阿嬤」之加持灌頂,現已「出師」平亂有成,勢頭正旺,近日正在新竹「辦桌」感恩,以饗當地飢餓之草民。不克日,即可望北定,收復失土,還我河山"。

「中國天皇」有過誤判之錯失,疑惑左右所奏;乃再問奴才:"此話當真?不許欺君!既然如此;朕,另有「內線探子」來報,何以叛軍首逆「小英」,勢不可擋?其何許人也?"。

奴才,一時答非所問:"啓奏吾皇:「小英」乃其「阿公」之孫女!"。

…蛤?啥?「中國天皇」再問:「天龍聖土」除有稀鳥「藍鵠小藍」,尚有何特產?";另一奴才,搶著表功回話:"啓奏吾皇,「天龍我土」出產「天龍鳳梨酥」!"。

「天皇」,搖頭不已:"奴才無知又胡言;尚有「他奶奶的!」;「他媽的!」"。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0204熱線」記事》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