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阿姨未濟」記事》



「乙未」年,農小年末,「大雪」將至;我「天龍聖國」,運勢「不濟」,已久矣!其來有自也。繼「保皇黨」內鬥,人心渙散;受「龍皇」器重,矚意重任之兩位「阿姨」,「辣椒奶奶」和「玄天阿姨」,陰錯陽差,在歷史之錯誤時刻,替「龍皇」站上烽火前線,竟然淪落不堪,成為各路敵營伏擊之箭靶,狼狽不已,暗自叫苦。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兩位「阿姨」乃我「天龍聖國」之典型「皇上人馬」,無功無業,只因「阿姨」是也!以「女將」聽話而為當道新寵,一路升天成「天后」,尚來不及卸下「俗塵」,即雙雙「蒙塵」殞落。「聖國」末世,「保皇黨」之「女力」時代,正式宣告「謝謝收看!」。

另一場正上演之「小英女孩」,檔期猶在,賣座穩定;似乎「聖國」內戰,在野之「鷹派」,已勢壓在朝之「龍派」。年末,國勢雖有「未濟」之象,然「變易之學」顯示,「未濟」乃「離岸未登」,唯有心有力者,可登功業之彼岸,以成「臨濟」。民心思變使然,終於必至。

我「天龍聖國」,「不濟」之象,以兩位「阿姨」,「辣椒奶奶」和「玄天阿姨」之出師未捷可知;當道亂給「貪小便宜」,「檢現成」之「阿姨」承諾暗示,始亂終棄,所用非人,國政無方,必然眾叛親離,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尤有不堪者,世道不公不義,罪在法律正義失守,淪落成權貴僱用「法匠」之壓迫工具,背離人民之法律信賴與對公平正義之期待;「大內司法」,非「人民司法」也,形同權貴奸商之「護法鷹犬」。

「御用法官」,年終趕進度,拼清倉,除了冤案、假案、錯案外;多起事關權貴奸商之懸案、疑案、弊案、陳案,多以「無罪推定」,宣判被告無罪。大勢明顯,「御用法官」向大是大非、公平正義叫陣挑戰;「法院」是「保皇黨開的!」;坊間早有傳言,草民自有定見。啥鳥啄啥蟲,草民慧眼洞悉「玄機眉角」。

因此,草民多以自律甚嚴,逃避法劫,一日三省己身、己言、己行,不可得罪當道、權貴、巨室;否則,「大獄」等著草民。「刑不上權貴,罪不及巨室」,乃我「天龍聖國」之階級傳統,「先皇」遺產;涉法案件,「有關係,就沒關係」!

史料可考,「天龍聖國」之前,「開國聖祖」革命尚未成功,籌資仍須努力;需錢急迫,有求於資本巨室奸商,拿人手短;吃人口蜜。歷代「先皇」,乃飭「保皇黨」「開法院」,訓練司法奴才,供大內廠衛、太保鷹犬驅使,打壓「反革命」異己,掩護同志。久而久之,權貴惡友、巨賈奸商,提錢去講,互創雙贏;黑獄少見「大內損友」,其盡在坊間為禍也。

我「聖國」以「儒道」為「國教」,奉行"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反智祖訓。是以,竊國者侯,傷天害理,天又何言哉?理又何在乎?「御用法官」以「無罪推定」,乃勢之所至也!「御用法官」優遇終老,吃我「聖國」皇糧,但知看「龍皇」臉色辦案,以服務大內權貴道友為高尚,不知俸祿乃民脂民膏也。天道不彰,其來已久。

年終,「御用法官」行「巧門」,以「無罪推定」代「龍皇」行「特赦恩典」,坊間早有傳聞「大內離騷,臨去秋波」,乃藉慶祝「龍皇」蒙「中國天皇」恩召面聖之「歷史大喜事」,「龍皇」喜不自禁,回味再三,「天皇」臨幸「龍皇」,一解多年,「面西仰聖」而不見之苦。

值「大喜天恩,草民所賴」;乃有「御用法官」奴才,善察言觀色,以「無罪推定」縱放「保皇黨」之金主,及朝貢「天朝中國」之涉案奸商;有交待矣!「聖國」有慶之際,唯兩位「防姨」暗自叫苦不已。

世道現象有「未濟」,實乃「阿姨」在「既濟」之時,未知見好即收,抱樸守誠,滔光養晦,卻人心不足,猶思登高攬月,失足而終為男人玩弄,見死不救;天下「阿姨」之病,在癡心寂寞而不知險惡,殊不知世道無情無義者,多「少爺」者也。「阿姨」癡心,終至淪落;暗路尚未走完;民心已失。

以草民書生淺見,作解為「易象」之「未濟」,也通。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未濟》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