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6的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一人酒,二人行,醉夢中》

圖片
年底末日,舊的將去,新的將到;有差別嗎?我,是我,就在年序的川流中。

即使如此,在我之外的世界,仍在流轉;隨個人自己去感受時間帶來的催人老。每個人的世界是不同的;我的哲學理解;"世界為我而存在!"。不知我者,認為:"你的世界在那裡?好遠!去不成! "。知我者,認為:"又在胡思亂想;你的世界有趣嗎? "。

自己的世界,有需要"過年"嗎?這句話有哲學的語境;"過年"是集體的協同,也是時間的秩序感。有時候,我在日文語境中尋找"情感的美學"和"絆"(きずな),讓自己能流露受自父母的"貼心有禮"。

我曾經多次進出「居酒屋」交誼;表面上是飲酒佐以「和式美食」;但是多次尋訪之後,體驗到"一人酒,二人行,醉夢中"的"心情" (きもち) 。當自己一人時,自己的"小酌",也是愉悅自足的。

人生,我應該沒有什麼"想不開的"苦惱;反而自問:"我為什麼在這裡?"。就是想體會「日本演歌」名曲中,常有"酒"、"女人"、"淚水"、"小雨"和"孤獨"的詞彙;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情境?

場景,是"一人(ひとり)獨飲",或"二人(ふたり)對酌",心情就不同。"男人獨飲"(ひとりのざけ),也許是內心有壓力或失意。"女人獨飲"(おんなひとりのおちよこざけ),可能是被男人背心、被棄。

這種心情(きもち),涉及一個哲學問題:"二人行"是"有創意的解決方案"(creative solutions) 嗎?

「二人(ふたり)對酌」,至少,一個人的"孤獨"不見了,世界安全了;取代的,是"二人暢飲"(ふたり飲んだ) 的喜悅。二人剛好,是嗎?

以哲學的理解:人,總是想要逃避"孤獨"。一人酒,找不到解決方案而更愁腸九轉;二人行,多喝,容易出事,陷入醉夢中。本日,有「跨年夜」,世界上最智障的哲學問題是:"…

世界小事筆記 -《地緣的浪漫禮讚》

圖片
中國,明知於「國際法」無據,卻有併吞台灣的「帝國主義」的領土野心,原因何在?愛"一家親"的台灣人嗎?

顯然不是的,否則,官方的「傳聲筒」豈能放狠話,將對台灣的邦交"剃光頭",又經常「文攻武嚇」中國自欺欺人的"一家親"?

答案,在「南中國海」的違法「填礁造島」;顯示中國欲進行:從「陸權國家」轉進「海權國家」的戰略想定和有地緣海權條件不足的焦慮。

歷史上,中國曾經自滿於「天朝」的世界觀,物產豐富,無所不有,在世界的中心,自封為「中心之國」(Das Reich der Mitte) ,以符合中國的定義。

「天朝」的「陸權國家」定性是傳承農業文明,以土地為本所衍生出來「有土斯有財」的發展觀,已不符中國「改革開放」後的國家利益。

歐洲人,自十五世紀「大航海」時代的「地理大發現」後,已顛覆「陸地中心主義」,海洋包圍陸地,是地理的事實;美洲國家的成立,也是源自這項事實。其中,美國的建國,「自東徂西」,從大西洋通向太平洋;自稱地理位置優越的「兩洋國家」。

歷史上,美國海軍少將「馬漢」倡議海權對國家,有戰略上支配的優勢價值。證諸歷史的發展,西歐列強,必然是臨大西洋的國家;以思想民族自豪的「德意志」只能困在中歐大地上發展陸權。

德國,一個多世紀的國家發展,只能在歐陸上東征西討,向四方侵略;最後以失敗收場。美國,取代沒落的海權「日不落國」英國,成為以海權支配各區域的世界國家。

中國,類似俄羅斯,欲成為海權國家,卻始終缺少空間地緣上理想的海權基地。「填礁造島」是中國的一個「戰略補強」。外購和自建「航空母艦」是另一個「戰略補強」。

中國外購自烏克蘭建造的「瓦良格號」「航空母艦」,改裝後的「遼寧號」,故意途經台灣東部的「西太平洋」水域,除了炫耀"大玩具"的"告別陸權"的心理外;更是別有隱喻。

就像剛新嫁的媳婦,抱「泥娃娃」故意經過「送子觀音」像前:"如果,在「西太平洋」水域,有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台灣,就可以實踐從陸權國家到海權國家的戰略轉換。

中國,有「中國夢」;美國、日本和俄羅斯的海權象徵,軍艦,航經台灣東部的「西太平洋」水域,遠眺巍巍高峻的東台灣的「海岸山脈」和中央山脈,難道不會有相似的夢想。

放在歷史場景的對比之下;十六世紀的葡萄牙水手,對「美麗之島」台灣讚嘆:" Ilha formos…

哲學人生筆記 -《人和年豐》

圖片
即使將過去的一年有多次風災;我的雜樹林和農友生計所在的農園都有災損;國內、外的政經情勢也有時移勢轉,民心思變。但是,我依然抱持往日情懷:再多努力一點!

哲學給我思想和信心,始終相信,以後會更好。對於自己,對於家人、友人,總是鼓勵和擁抱;即使浮世的寒風不止。

在一年之末,也是另一個新的時代在前。看到宅配送來農友分享的自用蔬果。另有我自產的蔬菜,庫存看來是豐富的,就當作年終的盤點結存。似乎一年的災損好像不曾發生。

這是鴕鳥心態嗎?不,從政治哲學的角度去理解,有庫存就不會有民亂。上世紀末期的蘇聯和東歐共產國家會垮臺,街上所見,是有商店却庫存匱乏;人民每天在國營商店門口大排長龍,却買不到足夠的民生食物。

同時,國家的軍火庫中,武器彈藥充足;壞心的執政者想的是,何時動用這些武器防止民亂?稍為善心的執政者,想的是,如何將這些軍火變現來進口食物?

但是,哲學家想的是,如何有善意的政治經濟的哲學思想,從一開始,就不應該發生如此愚笨的"鳥問題"。

治國的煩惱問題經緯萬端,但是政治經濟的哲學思考方向是"人和年豐",也就是人助而不亂,民生豐富而好過年。

小英總統的治國原則,説是"維持現狀";太深奧難懂了;在客觀上,她自己和政府,得到的民調支持度和不滿意度,就顯示著無法維持現狀的困窘,不是走低,就是走高。

舊時代的結束,是新時代的開始,世道難行,在此鼓勵小英總統和政府,再多努力一點!

哲學人生筆記 -《「無理事」》

圖片
世道行,路見不平而打不平?或眼不見為淨,莫管閒事?以上兩種情境,都是主觀價值的判斷和選擇的問題。

選擇的關鍵,在於自己的角色,是"施不平"的人?或"受害人",或"路人"?「務實派」以「明哲保身」迴避介入;也就是沒有利害相關,只是「場所的悲哀」,路過碰上了,真是時間和地點不對。

然而,有些"鳥事",實在無聊,有的人無所不管;包括別人的感情交往、婚姻狀況,名稱,不關其「鳥事」,都會生氣發怒;理由是自己有「精神過敏不適症」。有這種症狀的人,實在不適合問世;只要風吹草動,就出來吵嚷個沒完。

個人,有這種症狀,較客氣的形容,被稱為「精神異常」;較正確地形容,被稱為「精神變態」,若總是治不好,只能被列為「變態狂」,無所不吵鬧。

從哲學的視野去理解這種症狀的精神病理,可追索出早期的心理創傷,以致「自卑」。為了掩飾「自卑」的焦慮,只能矯枉過正,以「自大」的蠻橫心態問世;只為在世道上有「存在」感;於是各種怪異的「無理事」,都要表演,以自我紓解「自卑變自大」的焦慮和亢奮引起的缺乏安全感和自信心。

世道上,無論男女,有「秀肌男」和「露乳女」,以」擴大肌」和「撐大奶」來證明自己不同凡人,已經崛起。從這個角度,去理解中國在世道上的「無理事」;"放狠話"、"秀武力",自曝殘缺不足;多少有笑話的「自欺欺人」或自娛娛人的「嘉年華」效果;就像「跨年煙火」;見好見收;見不好,更要快收起來。

台灣的中學師生,變裝成「德國納粹」,也是想證明類似的「自卑變自大」的「存在感」不足所引起的焦慮。世道上,以「無理事」來證明「存在」,卻被認定是「變態狂」,結果證明得不償失。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忠貞」與「含淚」》

人生故事筆記 -《烏雲遮不住的存在》

圖片
生在台灣,長在台灣;人生的成長過程和經驗;絕大部份就是在台灣;在國外,無論遠近,心中的思念或掛念,就是母親的台灣。真實的認知和生活經驗,就是哲學人生的實踐;哲學所在,就沒有神學的時空,這是啟蒙,也是去除蒙昧的過程。

初中二年級的時代,在學校的夜輔課結束後,已經是夜晚八點半了;我騎著脚踏車返家,在夜風中,聽見台北‘’南機場‘’的遠方空曠地,有燈光叢聚,擴音器傳來演講的斷續話語;這很像後來我在金門服「預官役」,深夜在前線查哨,聽到海風中傳來對岸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播音站發出的心戰喊話聲音。

初中時代的那次,我循著音源掉轉車頭方向,騎車前去聽演講。趨近一看,講台上是民主前輩黄信介歐吉桑,正在自辦政見發表會上,慷慨激昂地批評蔣家政權對台灣人的壓迫和歧視。這番言論,與我在家中所聽自父親談到事業上,受到黨國政府機關的藉機勒索和刁難的不公不義和不法的壓迫;竟是相似的。

當晚,我似乎難眠;總是想到,台灣人在外來流亡政權的不法統治下,所受到的被壓迫經驗是普遍的和相以的。但是,在學校裡,老師總是美言政府的“德政”和“英明”。初中的地理老師,甚至很認真地為我分官,以我的“張”姓,以後可以分到中國河北省的保定縣,當“縣長”。

還有同學,以後會被分發到蒙古的“庫倫”當“盟旗可汗”,只因為同學的外表很有‘’蒙古味‘’。老師還說:“地點不算遠!”,比‘’蘇武牧羊‘’的“北海”近很多。“北海‘’,據說位在今天俄羅斯西伯利亞的貝加爾湖,又荒野又冷凍,在冬天想到“北海”,我就想發抖。

也有同學,被老師分派到“南京”;老師恭喜他們,地理成績較高分,“國語”發音字正腔圓;有同學還不滿意,說想分發到“北平”,因為爸媽是‘’北大‘’畢業的,比較有文化。

老師說:“在首都當官,即使是芝麻綠豆官,也可以管遍全中國,南京是首都,首善之都,可以管北平””。老師說得很嚴肅,還要同學們“中國地理要學好;否則,中國很大,有馬賊,迷路了,就不見了‘’。

同學們,在“大陸”搭火車,要記住鐵路線的起末點;同學若迷路了,記得老師曾教你們的:中國的北方以小麥、小米和高梁為主食,北方人身子骨高大,嗓門也大,同學們生在台灣,吃米食,尤其有些本省同學在家裡,還吃日本人愛吃的味噌湯泡米飯,以後會像小日本鬼子,長不大;歷史上被稱為「倭奴」。

老師突然提醒我,“張同學,你到河北省保定當縣長,國語發音要改正;‘’樹‘’和“”是‘’的發音是不同的;你也不要說‘’嗨”…

園藝生活筆記 -《「剔光頭」與「草食男」》

圖片
「冬至」後過半月,是「小寒」;本日,正在兩個「節氣」的中間,氣候濕冷。可預期的,「小寒」之後,還有「大寒」,氣溫將繼續走低。天氣愈冷,吃熱食的需求更旺,「火鍋店」和「薑母鴨店」生意一定興旺。

昨日,客戶邀我聚餐"吃火鍋",我以「反核」而婉謝盛情安排,改吃"和風時令料理"。客戶,先以時下的熱詞「剔光頭」威脅:"李,又不是「出家人」?吃火鍋,在冬天,可上火暖身!這與「反核」有何關係?"。

看來,我引喻失當,"以詞害義"。「反核」的理由和比喻,沒有對客戶說清楚、講明白。我的成見是:吃下一個"肉品火鍋",依照肉類食材和添料,在人體所產生的熱量和人體的體積比例換算,相當於在體內建造一座「輕型核能發電廠」的發電量。亂唬人的!實在是很"納粹共匪"!

再說,「火鍋店」,生意興旺,食客加熱和散熱的「熱島效應」,台灣就更沒有缺電的可能;而且人體上火,不利思考,社會的「暴力"衝突增加;無益於化解「全球暖化」的氣候異常和天災,而且…。

"李,實在危言嚇自己. ?!太「川普」!",如是我聞,客戶反駁小弟的"高見"。

以上所述,俱屬"蛋頭書生"的淺見謬論?太先天下之憂,自絕口福和盛情的邀約。客戶,隨即嗆我:"到底,「李呷啥?」,對地球卡好?"!

大哉問!我注意到,在十一月下旬的「小雪」節氣前後,在自家播種的蔬菜,「圓葉萵苣」、「青梗白菜」、「茼蒿」、「地瓜葉」、「A菜」,到本日,已過一個多月,應該可以收成。

果然,本日清晨,氣溫偏低,「木本」的「落葉樹」仍在逐漸地「剔光頭」;但是,「草本」的蔬菜,已呈現青嫩誘人。在拍照烙記後,先採摘「地瓜葉」和「A菜」;水燙之後,加「凍蒜」和「醬汁」,這是「草食男」小弟,本日的"聖品早餐"。

哲學人生筆記 -《法國的納粹情結》

圖片
法國,曾經受過納粹德國的極度羞辱。希特勒的納粹德國,以機械化部隊,發動閃電戰,突破法國引以為傲的馬奇諾防線,三下兩下就佔領法國;讓許多法國人難以置信:“怎麼如此不堪一擊?”。

更大的羞辱,隨後而來,希特勒讓法國的一次大戰的國家英雄,貝當元帥在火車車廂上,在希特勒面前簽下投降書。更羞辱法國和法國民族自尊的打擊是,納粹德軍的佔領部隊,故意以行軍分列式通過巴黎的凱旋門,接受希特勒的閱兵;法國人以為,除了民族英雄波拿巴的拿破崙之外,没有人夠資格,享有以軍隊通過凱旋門的閱兵榮耀。

孰知,征服者希特勒喧賓奪主,讓羞辱法國成為榮耀法國的同義詞。法國,真是情何以堪!但是,法國人的浪漫或散漫,終究不敵日耳曼外族的征服野心和意志,又能奈何?

納粹德國的佔領軍征服法國,跟隨而來的是,納粹黨衛軍和秘密國家警察,號稱蓋世太保,四處搜捕反抗德國的不服者。外來的敵人深入法國鄉野,捉人之外,還意外發現,貴族先人藏在地窖裡的陳年葡萄酒;納粹軍官在莊園內開瓶飲酒作樂;不乏有些高盧女人主動獻身相陪,對納粹軍官投懷送抱;這又是另一種特殊的羞辱。

德國和法國,隔著美麗的萊茵河相望,却承載着民族的世仇。納粹德國,佔領法國的歲月,是法國人難言的歷史苦難和恥辱。這在法國人的歷史記憶中,醜陋的德國人,希特勒和納粹黨人,幸好!隧著七十一年前的第三帝國崩潰,已成為歷史;也是法國的重生。

但是,納粹的幽靈仍然飄浮在許多國家,不能置信地,竟然在遥遠的東方,納粹幽靈被台灣的中學生擁抱和崇拜。法國人,只能先說服自己:這只是一場醜陋的邂逅,納粹幽靈參加童稚中學生的嘉年華會。不然!該如何解釋:人生竟然有愚笨的青春期?

相關文章:

法國的France 24和德國的Heute 媒體新聞,對於台灣中學生的崇拜納粹如希特勒,有相關的報導。

哲學人生筆記 -《「咎」的意義》

圖片
學校發生「納粹醜事」;誰該負責?高中學生是「未成年人」;家長、師長和校長都有不同方位的責任。其中,校長有推動校務和督導校務行政之責;私立學校的校長,還必須先對「董事會」負責。

家長,送子女入學校,校長和老師有共同督導和教育學生的職責。師者,傳道、授業、解惑;尤其解惑,重在鼓勵學生,在自由精神和獨立思想的基礎上,明辨價值是非,好學能思。畢竟,中學生生理早熟,心智卻仍未成年;家長和師長的適時和適當的引導、勸解和規範,仍不可缺少。

從這個角度出發,「未成年人」的「高中學生」玩「變裝秀」,觸碰外國的社會、宗教、民族的傷痛和國家的痛腳;引來抗議,承受者是台灣和台灣人在世界上的形象,以及日後招致無辜的台灣人,在國外受到蓄意的報復。

對於宗教和民族的傷痛宜謹慎面對,不可對特定的對象無視傷痕地輕侮和羞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同理心,也是文明。

校長,在這件「納粹鳥事」上,有行政督導責任和失職;至少已經讓校譽受損。下期的「私立學校評鑑」、招生的名額和政府補助款,校外捐獻,都有不利發展的可能。

督導校務,得到"負評",校長審度形勢而辭職,至少是個人的行政承擔。但是,台灣能否走上捍衛文明價值的轉型正義,恐怕仍然是「歧路亡羊」;類似的「納粹鳥事」仍然會再發生。

台灣駐德大使,不過是點出民主燈塔底下仍有烏賊成群,竟在國會殿堂上,引來「理番部」的「斷交部長」答詢,要勸告大使:"注意自己的身份已不同於往日"。

殊不知,大使在「駐節國」對國內發生「納粹鳥事」的指正批評,又不是批評德國的內政;反而是在「去納粹化」( Entnazifizierung)的法律政策明確的「聯邦德國」,呼應堅守共同的文明價值,高於只能謹記大使身分,作一個"無用旁觀者"的意義。

「變裝納粹秀」,從「咎」的意義,理解到台灣社會仍有積污難清的「納粹黨國」的遺害;仍然需要幾代人的共同努力來啟蒙和去除魅。

哲學人生筆記 -《小時一百》

圖片
‘’納粹中國‘’的末將,發出狂妄的大話:“一百小時收拾台灣!”;這是典型的“義和團”的“狗頭軍師”心態。戰爭不是這等‘’只出一張嘴‘’的末將上戰場。

術業有專攻,一百小時,中國能做啥‘’鳥事‘’?像過春節時,向著台灣,‘’衝天炮‘’射不停嗎?換個角度,一百小時,台灣能捉幾隻鳥?組“賞炮團”,找幾個景點去捉鳥炮!

當然不是!台灣就等一百小時屆滿,中國喊出“俺不行了!不給力;俺,真拿他奶奶的没輒!”。

當然,以上台灣對中國,以一百小時決勝負;台灣以逸待勞,等中國自己壓縮行動在一百小時內;從金融市場的“選擇權”的概念去理解:‘’一定時間‘’的限制是存在‘’邊際效用遞减‘’的;愈趨近時限,持有“選擇權”的執行者愈没有選擇迴轉的空間。

以“相對論”的觀點:時間所存不多,空間愈小。中國很大,卻在面對台灣時,將自己逼上牛角尖;就像爬上樹枝頂端的蝸牛,不是自己縮進殼內,就是被太陽晒焦,成為烤蝸牛。

一個自稱崛起的大國,出一群末將,不斷狠話盡出、醜態畢露;彷彿二十世紀元年的“義和團”再世。我長期關注中國人的話語特點,‘’思想是語言的囚徒‘’,聽多之後,得到結論:言而無信,自欺欺人、欺善怕惡、內鬥內行。

中國人的話語形式是假話、大話、空話、虛話、廢話,既不精確,也就不可信;不具備科學理性。近代的“新中國”,竟然繼承“舊中國”的‘’痞子無賴‘’的話語風格。說穿了,盡說一些自己嚇自己的鬼話。

這種無良國家,國家主席曾以“地動山摇”,這種不確定精度的地震口語表述,不從心願的威脅;可以想像“中國已没有可堪用的大器人物”。自習近平以降,舉國陷入話語危機,只有一種聲音,比賽說“鬼話”。中國很大,但是很容易被看扁。

哲學人生筆記 -《「納稅」與「納粹」》

圖片
漢語,多「同音詞」或「似音詞」;平時,許多台灣成年人不甚知道的「納粹鳥事」,近日,竟然被「未成年」的中學生玩過火了。

本日,在南部,我去探訪忘年交往甚久的「老農友」。「老人家」自謙,初識字,聽到電視上說「納粹」,不知是「啥鳥事」?問我:"「納稅」是不是又要「去交稅」?夭壽!賊仔政府、土匪國家,一日到暗,萬萬稅"。

「老農友」,也說他自己,"才疏學淺";可是苦兒女之苦;聽到「納稅」,就想到子女又要破財「去交稅」,好像看到「賊仔」從門前閃過,就想追上去,掏出「鳥氣」。

聽「老農友」,「張飛」戰「岳飛」,"雙胞胎",難分難解;「老人家」,"無知"又好"高論",我總感覺,老人之言,"很到味"。可是,「納稅」期限不是在本年十一月底才剛過去;或者就是明年五日底,還未到。政府徵稅的"大忌",是在年關交替要人民「去納稅」。

於是,我向「老農友」"說文解字":"你,無知裝先知,難怪農作被天災折損大半!「納粹」,就是「德文」的「縮寫字」"Nazi"的?????? ,這該怎麼說?才能對「老農友」說清楚,講明白?真是…為啥「納稅」?又跑出「納粹」來?

反正,"啊!你「老農」領有「老農津點」,賊仔政府、土匪國家,虧待你,別怕「納粹」"。

少年へ,擱淺了!只能對「老人家」微言大義,反正「納稅」與「納粹」有啥不同?我自己,一時四刻,也說不上來。一波未平,一波又來;「老農友」又問:"蝦米文?,你摃蝦?"…?

煩不煩唄?「納粹」還沒說請楚,講明白,"蝦米文"又如何說?。"你老人了,嘜擱亂啦!就是"番仔文"啦!「番仔」起火用"番仔火""啦!";我再說下去,就要變成「納粹」,把眼前這一個「老番」捉起來!

這下子,我倆都惦下來了!卻好像都懂「納粹」了!就是「拳頭大雄丸」。賊仔政府、土匪國家,要你"納稅",你裝不懂,又不問,還不理,就被捉起來"看管";這是典型的「納粹」手法;政府搶錢,與強盜土匪的手法如出一轍。

「老番」,又來了,"誰說,作人要「納稅」?&qu…

哲學人生筆記 -《浮想不寫》

圖片
德國首都柏林,在「白雪聖夜」前,遭到「恐怖攻擊」;遠在遙遠台灣的我,也感到同理心和哀傷。

那個發生災難的地方,我曾遊歷過,如同歐洲不同城市的「耶誕節夜市」,本來就充滿歡樂的年節氣氛;也很像台灣的「年貨大街」,群眾聚集,為了採買年貨用品,也為了感受富裕感和喜悅。

站在市集,內心也感受「人和年豐」的「知足」;但是,「恐怖攻擊」讓人哀傷;那是出自何種邪惡的居心?不願世道平安喜樂。

然而,遠在台灣,被視為德國歷史「困難」的「納粹存在」,竟然被中等學校的師生視為變裝遊戲的"創意",而裝扮自己成為惡名昭彰的「納粹黨衛軍」和「秘密國家警察」的「蓋世太保」,引以為炫耀。此舉,招來德國代表和以色列代表的抗議,也引起國際媒體的報導。

這種庸俗炫耀,只為引人側目的無良舉動,不是唯一,更不會絕後。往年,政府和企業的「年終忘年會」同歡,許多平日道貌岸然的主管,不顧形象,也犧牲色相,裝模作樣地上台獻醜表演,搏取笑場同歡。

「變裝」,是否定真實的「自我」,嚮往和屈服於威權的「他者」,一種內心卑微的「自我」對外投射,藉著模仿掩飾自卑的人格。原真的「自我」不好嗎?

以我的哲學理解,因為有"場所的悲哀",卻無能為力改變"身在場所"的無奈命運,只能向著想像的他者,投射自卑的心願告白。變裝暴政建制的穿著打扮和模仿手勢,標舉圖騰,都無法掩飾內心的庸俗;樂趣只是一時的煙火,內心的空虛是長期的侵蝕自己的存在意義。

人類社會的使命,除了共同生活,以肯定同類的存在,還有世代的啟蒙和傳承;在"速食"的時代,社會的庸俗不耐表現在:"浮想不寫"的無力,多以圖像和圖騰表述讓人想像的意思。

常見社會上的對話,各方呈現破碎的贅言,反映的是,思想表述能力的貧乏,浮想而不能思,也不能述,問題的原因在不能寫作。

歐美的學校,鼓勵學生寫作,必須提出討論課的書面報告、公開報告、發表不同等級的論文,…;依據格式規範,還有不同的專業報告、論述文章、小論文、學位論文、學術論文。能寫,必須經歷學問的訓練和思想的啟發。

法國,多年來的「中學畢業會考」,有「哲學寫作」的科目,這項考試有偉大而古典的意義,讓學生多讀經典而能好學深思,對選定的題目,振筆寫出自己的思想創見;也是人生思想的啟蒙。

台灣學生與其"花銀子"置裝和變裝排演和表演,何不寫出對歷史人物…

哲學人生筆記 -《"納粹台灣"》

圖片
台灣有中學的學生以德國納粹的裝扮,Cosplay公開列隊行進展示,引起以色列和德國駐台代表的關切和抗議;國際媒體也驚訝地報導。

台灣的"Cosplay納粹學生"和學校,家長,何以如此?

納粹,雖然是德國的特產,却在世界上許多國家和社會播下發芽的種籽。

關键在於發芽的風土條件,就像歷史上許多不同的邪惡思想;若人類缺少歷史感和對正義價值的信仰;就容易被符號、圖騰、制服和手勢所迷惑和吸引。

納粹,有不同的變種型式,有左有右,政治的、宗教的、種族的、企業的、幫派的;共同點是專制主義,造神和領袖崇拜,壓制多元價值。

"黨國",以神學造論,藉國家偉大和民族復興而成為時尚信仰,卻不知邪惡。

台灣有過漫長的黨國戒嚴體制,至今遺害既深且重,社會上仍有積重難返的困境。台灣有些學生以崇拜納粹為趣,家長、老師和學校、教官的無能,甚至不以為意,令人嘆息。

台灣,最近在國際上出名。"納粹台灣",實在不是出名的好方法,但是台灣的學生做到了;只能怪成人實在無能!

相關文章:

《“台灣學生納粹行進”》~Spiegel Online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