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0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説話與聽話》


話由心生,思想是語言的囚徒;說出口的話,反映的是,説話人的思想內涵、品質和風度。説話,有可能是自言自語;否則,是有説話的對象,就是聽話者。話,可以似寒風,刺人身骨;也可以似春風,拂人笑顏。

說話,自言自語,無涉對錯,却應有自我要求的價值和品味,以"獨白沉思錄"的形式成為個人的"言集",反映個人的思想內涵。

説話,會引來聽者的反應,有讚賞或批判,關鍵在於説話人對價值的信仰和心態。成見和偏見是自我的天敵;有些著名的演説家,説出口的話,感動人心,形成趨勢力量,鼓動風潮。也有些演説家,説出口的話煽動邪惡的仇恨力量,引來受聽者的分裂和對立。

歷史上,被視為洪水猛獸的言集語錄,較著名的有希特勒的《我的奮鬥》,表現在他的演説裡,在納粹德國的時代,曾經被大量地發行。

在德國承受戰敗的歷史反省中,戰後《我的奮鬥》被德國列為禁忌的禁書。最近,才再度於德國被公開發行和銷售;難道是希特勒曾經説錯話?

當然,這是事後的結果論。真正的關䭈,在於時代的精神和思想風潮,不可同日而語,此一時,彼一時;希特勒的煽動演説,在當年,被德國人民奉為至理名言而狂熱地追隨希特勒和納粹黨所鼓吹的國家社會主義。

從長遠的歷史視角去反省人類的話語意義,好壞或對錯,都有特定的觀眾。因此,言論自由,仍有待自我的約束和克制;更重要的,在於尊重聽者的感受,以及自己也能坦然面對和包容任何剌耳的話。

説話是藝術,聽話是修養。二者兼俱,是文明水準;個人知此,民族和宗教信徒,也是如此,聽話與說話都從同理心出發。説話要心平氣和,聽話要雍容大度。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