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4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符咒的末日》


民主選舉是"除舊迎新"的喜事;然而,即將待除的"舊",却以末日將至而焦慮不已。

"舊"是一個自暴自棄的自我定位想像;集"舊"之大成,代表的是守舊和無趣又乏味,所以世道的通性是喜新厭舊。

古詩有"新人雖言好,未若故人姝";這是"舊"稍可自我安慰和自我感覺良好的自欺欺人的催眠。

既然如此,如何免於淪為被人厭的"舊"?

不可能!這就如同"如何防老?"的問題,一樣無知。

因此,世道上常見"老"與"舊"的結盟,成為"難兄難弟"或"老姐妹",互相取暖。

這個族群的性格特色就是,老是"憶從前","説故事"和"拜袓廟";三不五時就嘆息:"完了!快完了!"。悲劇,就是如此誕生的!

當"老舊同盟"的話語能力支離破碎,已無完整的論述能力,只剩符咒的空虛,這就是"老舊同盟"的末日。

讓我説一個有關"末日"的參悟公案為喻:

山門佛寺中,只聽到老和尚在唸經;身後的小和尚一無所悟;只能跟著唸出"四字真言"符咒,終於老和尚自我催眠,在寒冷的冬天裡,倒下去了。

身後的小和尚,啞口無言,無論如何,就是無法領悟符咒的意思,只知道,老和尚曾交待:"别問啥鳥!唸下去,就是了!"。

小和尚,鼓起勇氣,拾起師父的木槌,敲一下木魚,唸出:"去死一死"

"師父,是這個意思嗎"?

寺中佛前,没有回音!小和尚改敲老和尚的頭:"師父,您怎麼都没有反應?您真地,是《去死一死》嗎?您,快反應啊!師父"。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