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

法哲學筆記 -《囚犯的「任期」》



現任總統,在國家的公民選出新總統後,公開地說:「我的任期"還有"四個月,不是"只剩"下四個月」。這句話,有哲學上的意義嗎?

任期,是對特定時間的「定量」;依憲法的規定,總統的任期是四年一任;不論有無出現「新總統」,任期終將到期;任期是用於表彰在一定時間之內擁有「權力」與「權利」。

也就是,總統是被人民賦與時間,以限制「權力」與「權利」的人;同時也被賦與「權利」去運用「權力」;或擁有「權力」去享用「權利」。以倫理學的規範來檢視「權利」,必然被課以「義務」;類此推論,檢視「權力」,必然被課以「制衡」。

現任總統在意"還有"勝於"只剩",皆難以逃避「義務」與「制衡」的要求。現任總統說出以上之言提醒人民,是對總統的任期,發表了「文不對題」和「認識不清」的公共倫理學的不及格水準。

現任總統說出此言的目的,在於以下這一句心裡的本意:"我的字典裡沒有「看守」、沒有「懈怠」這個詞"。任期將盡,一語道盡內心對「權力」與「權利」的「逾期無效」的焦慮。

「看守」與「懈怠」,是「非此即彼」而互相排斥的行為語境;結果,現任總統竟然都以「沒有」的否定詞向人民表述交待,太虛無了。

不過,我對這種權力者的話語和語境的哲學分析,比較傾向「精神分析醫學」的「病理學」。我的理解,在於證實一個哲學理念的語境:「思想是語言的囚徒」。

從這句哲學陳述出發,任期也如同獄中囚犯的「刑期」;不論是"還有",或"只剩",囚犯都不可企圖「越獄」。否則,「越獄」失敗,會被看守的獄卒抓去「看守所」,等待被法院判處「刑期」後,再被發監執行「囚犯的任期」。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