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畢業旅行」記事》

「乙未年」,農小,年終「尾牙」方過,我「天龍聖國」已成「昨日黃花」矣!大內、朝廷、「保皇黨」,各路敗軍人馬,軍心渙散;奴才互相怪罪指責,敗軍卻未敢歸咎「龍皇」治國無方,奴性已登峰造極。

回想,我聖國祖業,就如此這般地狼狽不堪,被掃入歷史飛塵,天意耶?逢此變局,可急之務,乃是罪責外掛,都是各路奴才誤國,讓「龍皇」淪落,成了「廢帝」。

天寒地凍,長夜漫漫,既要躲過「綠林勝軍」之追捕;若在劫難逃,「龍皇」與貼身奴才一行,被押往「刑部大獄」,"去蹲一蹲",好過成了無業遊民,在街頭巷尾"去逛一逛"。天意乎?滄茫大地,可還有落腳寸尺之地?

左右奴才,值此萬難之際,不禁羨慕朝廷「前首輔毛公公」,那隻大奴才跑得快,棄皇上第一,誠有遠見也!世道所有名利俸祿皆已沾過,棄職逃亡,不在乎天下草民之茶餘飯後恥笑,笑罵由人,亦已無憾矣!

反正,於「聖國」為官之道,給皇上當奴才,來玩一玩,乃天職也!見好,就死賴著;見壞,就先閃人,乃人性也!

「龍皇」身旁,仍有一掛奴才,心茫茫,急於找出路。老天,可憐可悲之人,苦中作樂,「聖國」多年內戰,民生凋弊,嚮往太平世界,亦乃人性也!

有奴才絕境生智,奏啓「龍皇廢帝」:"吾皇,「英武大帝」,操持國務,勞矣!惟天不從聖願,「龍體」疲憊至極,於今「聖國大域」幾盡失矣!

「率土之濱,莫非王土」;吾皇,在位多年,仍有餘地未曾聖眷履及。聖皇來日,已無多時矣;今奴才憶及,「先皇」遺有此海外餘地「太平島」,孤懸南海,若有急務,鞭長莫及,可謂天高皇帝遠。

可取之地,乃我南國聖域終年陽光普照,天下草民多所未聞此一鳥地方,惟既名為「太平島」,乃人間仙境。吾皇,若能流亡此地,可終日有海鳥相伴,鳥蛋取用不竭,鳥肥磷土,亦有益於植栽奇花異草,陶冶心情;亦可能有魚美人,星光月夜上島相伴嬉戲,誠為我聖國忘憂之聖地也。

於今,吾皇下野在即,可率貼心奴才,去業旅行,去玩一玩,趁機避寒;若好玩,亦可樂不思返,就此流亡此海外孤島,建立「太平天國」;吾皇亦可成就開基建業之「太祖」;請即日出發。奏啓決行!"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豈能不亡」記事》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