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9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本國論」》



相對於「外國」,可能有許多不同的對照語境;最普遍的概念,就是「本國」;有時候,據國家為己有的人,會以「我國」表述。台灣,是不是「國家」?只有兩種可能:「是」,或「不是」。前者,就奇怪了;後者,就更奇怪了。「本國」和「外國」,對於台灣,各自表述。

在土地上,有住民,有政府,有自己的專有貨幣,主權就在其中;卻呈現茫然和自卑的精神現象。政府,對於外國的立場,經常強加善意的註解或美言,甚至代為「自圓其說」,形同「外國」的傳聲筒;甚至替外國遂行欺侮「本國」和人民的惡行意志。

一個人出外,到韓國發展的台灣少女,被迫向她所不曾理解的「中國人」道歉,還被迫交心表態「認同」,以身為「中國人」自己也誤解的「中國人」為榮。這種無妄之災的受辱,正是「本國」的政府長期以來的「外來政權」心態作祟,剝奪人民自幼成長,生成於土地的自我認同,而去迎合殖民者所虛幻的歷史欺騙。

歷史存在鬧劇的反諷;世道上常出現「不知的人」教「不懂的人」,然後彼此都成了「自以為是」的「明白人」。這是「無知」所呈現的「偽知」;一種虛妄的表象而已。

台灣的總統,不辭辛苦地赴國土南疆的「太平島」,想要向國際法庭證明:"我來了!這是島,不是礁!";土地是自然的生成和造化,是不是「島」,總統去過,就不同了嗎?美國、中國和越南、菲律賓的政府,都公開表達各外國政府相關利益的立場。有用嗎?「鴕鳥族」的自我表述而已。

這是一個話語泛濫的時代;各個國家都企圖佔有「話語權」的戰略高地。一時之間的話語充斥,眾狗狂吠;結果,依然如故;無法改變現實上各相關島或礁的佔有國,既成而「實佔不理」的事實。

中國的核心利益高地,在確立「大國崛起」的霸權事實;美國在確認仍然享有航行自由以支配世界的霸權未受到干擾。越南和菲律賓的立場,在覬覦和佔有較大的領土和經濟海域的利益。

在以上的「話語爭勝」現象中;台灣,是不是「國家」的「主體」身分認同已經確立了;台灣是一個有台灣人自我認同的國家,不同於任何一個對台灣有「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野心的國家;也不必對「外國」必須自我扭曲國格的國家。這才是歷史進程中的台灣人意志的呈現。

「外國」形成「本國」,一種主體認同的歷史意志的浮現;就像「台灣島」生成於海底板塊撞擊的造山運動。有台灣人意志的「台灣人國家」,在歷史的「外國」壓迫中生成而浮現。

台灣,在建立自我認同的進程上,仍然是一個自我認知不正常的國家。歷史終會進入「新時代」;那段泛濫著外來殘存的鄉愁和幻想的「舊時代」,終會走入歷史的「黑洞」。台灣,一直有自我認同的苦悶;被強迫不能是「自己」。黎明將至。

美國政府對台灣的總統巡視「本國」的領土,表示「失望」和「沒有助益」,又如何?這是美國「帝國主義」干涉他國內政的惡行。中國人和韓國人,強迫台灣少女為自己的「本國」認同而公開地向「中國人」表示「對不起」,這是無知又野蠻的傲慢和壓迫;台灣當然憤怒而不恥「外國人」的所為。

以上的這些羞辱,都來自「外國」和殖民心態殘存的內應;也因為「外國」的壓迫,讓台灣人理解,自己必須更堅強地壯大實力,捍衛「自我」的「主體」價值;「本國」在被壓迫中呈現了。「外國」,就是「外國」;交往之道,就是堅持本國的主權尊嚴和立場,不隨「外國」起舞;莫以「外國」的意志和立場為「本國」的神學信仰。

相關文章:

導遊故事筆記 -《我的台灣空間意象》

法哲學筆記 -《「仲裁」與「實佔不理」》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