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1日 星期一

哲學人生筆纪 -《高牆與爬牆》


選情告急,飢不擇食,開槍打自己,是我在這次全國大選中觀察到的一個有趣的異象。

本次大選,有新世代的候選人,尤其是曾經爬牆進到國會,反對不符程序正義的法案。在桃園的一場競選場合,一位客家族群的大老,竟然忘了客家族群引以為傲的"硬頸精神",認為曾爬牆進國會的人,不應該被選為國會議員。

這是選到無能而只能訴求自以為高尚的道德。若是如此,曾經以外來的流亡政權暴力在台灣實施非法的戒嚴令長達三十八年的政黨,有何正當性在民主選舉中推出政黨候選人?

一個合格的公民和一個合法登記的政黨,能否參選?決定於法定條件是否完備?至於,能否勝選?決定於是否能得到多數民意的支持。

除非,候選人和候選的政黨被褫奪公權,否則,以自己的道德認知指控競争者,是無知,也是毫無正當性的格調。

當自己的政黨在台灣土地上實施過世界上最長的戒嚴統治和有過屠殺台灣人民的反人類罪行,且歷次選舉有過賄選的恥辱印記,難道是正當的和高尚的嗎?

爬牆又如何?戒嚴,是架著槍炮的高牆;台灣人民不就是一代接一代努力又接力地推倒了嗎?高牆,被推倒了,受益者,不是包括那些至今仍然在為反動政黨修高牆的老世代嗎?

病態的時代,必然有一批可惡的嗜權老賊出來當阿公和阿嬤拆自己的台,妄想再築起新的高牆,阻擋新時代的來到。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