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7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公民與共和》


台灣總統第一次由公民直選,至今年已經二十年了。第一次,我投給彭明敏教授那一組候選人,至今深感光榮,不受中國飛彈文攻武嚇的勢劫。

當年,路上有電視媒體記者抓人,訪問我:"知道中國對台灣南北商港的外海射飛彈嗎?是否贊成大選停辦?"

直覺上,我認為這家媒體和這位記者的立場昭然若揭,就是替中國傳達反對台灣總統直選的立場,不安善意祝福之心。奴才比主子惡劣。

我回答:"即使戰爭上門,更要堅持直選,炮火下實踐和深化民主,才是自由的國家"。

此後,每次大選,我都堅持要出來投票,享有公民的權利,世界上仍有許多人在渴望而不可得。

出來投票,主要在參與共和的光榮,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由路過到參與歷史;我投票支持的總統候選人,最後能否勝選,實在不重要了。

從這個公民主動參與民主共和的原則出發,出來投票的意義,是形同自己也參選總統,我自己才是自己的鐵票和基本盤。

這就是有主體意義的自主選民,永遠的在野公民,賢達草民。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路過歷史》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