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6的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蛤與蝦米》

圖片
被人罵"你不是東西!",或"你不是人!",被罵的人,該如何自處?也許心中有疑惑;究竟自己是"蝦米?",或是"蛤? "。

童年時代,鄰家住了一位來自中國山東「曲埠」的「老太爺」,生於「清國」末世,在「中華民國」一息尚存的末世,曾經在山東任職地方官;在言行舉止中猶有「官威」。隻身來台灣後,某日,和隨軍隊來台灣的兒子,在路上幸運地相認後,同住在我家的鄰宅。

「老太爺」,是鄰居們隨他的退伍的兒子,如此地稱呼這位「官爺」的名號。曾經,路過鄰家門口,我見識了「老太爺」的書法功力;大筆一提,幾下子的「狂草」或「行草」,「春聯」就大功告成;確實是有底子的「老太爺」。

只是,「老太爺」的脾氣火爆,經常大嗓門地痛責他那辛苦經營小生意,奉養大人的可憐兒子,毫不留情面;好歹,兒子也曾官拜過陸軍中校。

究竟原因為何?無奈山東口音太濃,「俺」那時年幼,也聽嘸!以後,左鄰右舍聽到「老太爺」的「玉音放送」;就知道他那逆來順受的可憐兒子又宣告投降了。

久了,見怪不怪;鄰居中有「廣東」來的,白目的「阿桑」,見到「老太爺」,竟然「廣東話」對上「山東話」:"摃嘿!摃嘿!「老太爺」沒有生兒子的氣!保重啊!"。氣死,驗無傷,這是什麼…?…又什麼嗎?

反正,沒有「玉音放送」的日子,左鄰右舍就知道到「老太爺」的兒子平安無事。畢竟,無聲勝有聲,鄰里之福。

那個時代,鄰里草民不懂什麼是「家暴」,只知道有「逃妻」。沒事,我常閱讀報紙上的「警告逃妻」啟事,猜想那個妻子為何要逃?當初,又為何嫁給那隻「狼」?大人的世界,是複雜的!

久了,那時候,很同情世界上的「逃妻」;若有能力,真想收留這麼多的「家暴難民」;像現在的德國聯邦總理「梅克爾」。

曾經,我路過「老太爺」家,正逢火山爆發;見到「老太爺」的兒子跪在家門外,只見「老太爺」對「順子」施以背部杖刑,打真的!拐杖打斷了;竟然還有「二把手」備用上場,再打!老天!「老太爺」到底有幾枝拐杖?

「老太爺」口中憤怒責罵兒子;"你不是東西!","你不是人!"。"蛤? "…"蝦米?"那個被打的人,是「老太爺」在路上相認的兒子啊!太殘忍了!真是不幸的遭遇!

也許,我所見到的是孔子老鄉的儒學家教;父訓子,不在乎兒子的死活;即麼坊間草民見…

哲學人生筆記 -《「主力末日論」》

圖片
「主力」是相對於「單兵」,本來是軍事術語,用以指涉具有軍事佈署上,有關鍵作用的影響力量;又可分為戰略上的和戰術上的主力。商場如戰場,盈虧的決勝地在市場;資本主義以市場的自由與法治為基礎,鼓勵創新、競爭和追逐利潤;更是主力的決勝場域。

「兵法書」上有教訓,"兵不厭詐"。出奇兵以制勝,為兵家的高招;商場上和市場上的商戰也是如此。戰場上有「郎中」,只是被神話為「諸葛」;市場上有買賣,也有「騙子」,擅於買空賣空,被傳言為「作手」;其存在被繪聲繪影,虛實飄忽,被稱為「主力」,相對於經常輸家的「散戶」,如狼似虎,卻不知有主力末日的必然。

可以說,斬獲盈利是主力的戰略目標;單兵或散戶,只是替死的羔羊。政治是「上層建築」,經濟是「下層建築;人性有權力意志;由下而上的佈署,讓有心的經營者,取得居高臨下的優越的支配地位;權力就是影響力!

這也是市場上得意的商人,為何要培養政治人脈,構築政商共榮關係的原因。既然市場上多騙子,大致上「無商不奸」;包養政客,就需要有商場上的主力作手的精明投機眼光押注在養、套、殺的造勢創市和作價。如同在金融市場上選定標的目標,邀集其他各路的投機散戶,螞蟻雄兵,眾志破城。

主力作手有散戶所不知的暗器,就是訊息不對等的「內線」。有些聰明又努力的散戶,費心研究市場價格的走勢,研判「日線」、「週線」、「月線」、「年線」,以研判價格發展的方向;偏不敵「內線」,這就證明了"兵不厭詐"的優越。

政治上的對戰,更是如此;競爭或對戰的各方,「遠交近攻」,「圍點阻援」固然常見;但是以為高明的謀略乃是,捨棄傳統的兵略而發現另有資本主義商戰的奇招可用,就是讓利養蟻,以商圍政,可自成出資的主力作手,在對方內部「餵養餓蟻」;訓練聽話和傳話的能力;短期內可有斬獲。

然而,主力作手有致命的必敗要害,就是養、套、殺的過程,隨著價位的走高,需要投入的成本愈來愈高,而能跟進的「餓蟻」愈來愈少,還被先進者排擠;甚至,已無利可圖而邊際利益趨近於零。相反地,風險極高,內部叛逃出場的動力如同火山將內爆,不逃何苦呢?因此,大勢崩落乃是內逃的結果;居高思危的焦慮是主要的原因。

「主力末日論」是哲學上的理解,也是一門「現象學分析」,有內在理性的本質;應用在世道上的各種「賽局」皆可。小者,可看「浩鼎新藥懸疑案」,股價重挫的現象,有歸之於「解盲」的「內線疑雲」,讓此案如霧裡看法。

中者,可…

哲學人生筆記 -《虛幻與妄想》

圖片
究竟誰是正常人?此起彼落,似乎到處有異常人。走在路上,坐在車廂;看到其貌非凡,手持異物,生人莫近;正常人在那裡?

人不可貌相,人心難測;誰知道;"你是老幾"?社會安全的基礎,在於編織互相信任的網。若社會上充斥著猜疑,回到"匪諜就在你身邊!"的時代,則每個人都應該是被懷疑的異常人;這樣子的生活是安全的嗎?

自己嚇自己,只能證明自己是有嚇人的特異功能的異常人。自由的社會必須是安全的;自由才有偉大的意義。

長期以來,台灣社會就陷溺在,"被嚇大的"和"不是被嚇大的",兩種對立的情境中;選舉的時候,既要害怕"共匪"不高興就打過來;於是有不少人在"恐共媚匪症"的扭曲之下,長成缺乏主體意識的奴才性格。或者,經常被恐嚇,投票要含血含淚照指示;否則,黨國會亡於"綠匪"。

這個世界是由不同的生命和風險所構成的,無常才是正常。人的心理和精神是與生存環境形成互動關係的;每個人對外部現象的接收和感受,會影響人的認知能力和形成個人的世界觀;。

希臘哲人柏拉圖對世界的解釋,就是:"世界對於你,就是你看到的樣子;世界對於我,就是我看到的樣子"。雖然,每個人的世界不相同,我們却"在"同一個世界;就是"存在";自由的社會鼓勵每個人去幻想自己的世界,以追求自己的存在意義。存在就是命運,直到生命的時間和動能耗竭。

當然,每個人無從一窺究竟自己下一個時刻的內在世界的樣子,只有慾望;那也是對理性意志旳挑戰;也是Pandora的盒子,充滿了虛幻與妄想。

"如何成為人?"始終是哲學的第一道提問:其次,才能問自己:"我是誰?"。在台灣,多了一道課外題:"如何避免被嚇到?"

園藝生活筆記 -《天藍下的樱》

圖片
生不逢時的雨中樱,搶在春寒料峭的時雨季冒出來,下場悲愴,花中雨或雨中花,總是帶著何必如此,逆時而開花?

慢一個月,形勢條件全然不同;春暖花開,時到見花顏;天藍又温暖,有些適時或識時的花苞,就順利登上大島樱樹的枝頭,迎著陽光笑顏逐開。

天時、地利和人和,都可以居功;只是,花開粉顏有春意,仍需有心尋春客。花與人的語境,是詩意。去年此時,我曾經感嘆,花苞太稀疏;今年春寒和時雨明顯不同,也許先有足夠的低溫量,讓樱樹先感受到生存的危機而分化出較多的花苞以延續後代。

天藍的日子,若氣温來到攝氐18度;樱樹盛開美麗的花朶,稱為時機成熟,以花顏迎尋花客;這就是自然而然的詩意。

哲學人生筆記 -《同一夥的》

圖片
義和團是一個世紀多以前,發生在中國的拳匪排外事件;文化大革命是半世紀以前,發生在中國的文鬥與武鬥事件。這兩項歷史事件的背後,都有國家政權的支持和縱容的陰謀。

類似地,八十多年前,在納粹德國,也發生國家政權煽動反猶勢力,在全國打砸猶太人的商店。暗夜裡,此起彼落的打破玻璃橱窗的聲音,路燈照射在滿地的碎玻璃片上;那一夜,被稱為德國歷史上的水晶之夜。

民氣可用,不是人民的勝利和福氣,而是被墮落的國家政權的公權力當作工具役使。

仇恨,是很容易被挑起和煽動的負面情緒;國家與社會有政府難以治理和防範的棘手問題時,抓出設定的敵人或在手的嫌犯壞人,放著給"義人"追打。

此時是法律的假期;公私一夥洩憤和報復;打死一個少一個;法律的程序正義皆可免了;此時,愛國無罪。

"壞人"都是罪大惡極,百死不赦,人神共憤的惡魔;所以人人得而洩恨誅之。在代表公權力的警察面前,那一大群不知從何處湧現的"義人"拳脚齊飛,棍棒同上,滿街追著嫌犯打,路上水洩不通,儼然一埸暴動。

許多動手動脚的暴民,這時候和三年前棍棒齊飛打抗議學生的暴警成為同一夥的"演員";也不知打到了誰?只見拳脚棍棒之下,嚇飛了法治精神。

文明和法治,在群氓自以為義憤填膺的激情時刻;在胡打亂打,以及胡亂訐譙之下,都成為同一夥暴動者交相掩護之下,被亂集團所賤踏的羔羊。

文明與法治國的建立是不容易的,常敗給民氣可用的治亂世用重典的法西斯病態。誰,最人神共憤?有了暴力的亂集團場面出現,正説明了社會何以出現變態殺人魔的原因。

希臘哲人亞里斯多德,必然是見過類似的場面,有感而發:"人是最高貴的動物,也是最野蠻的動物!"。趁機胡亂訐譙和私刑侍候,動手動脚的現象,只是證明,自以為高貴的"義人",只是和自己拳脚之下的嫌犯是同一夥的隨機洩恨的野蠻人。

哲學人生筆記 -《「破解法」》

圖片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律法」也是如此!「法」是對現象的認知、解釋、規範和引導,目標是「秩序」。各種宗教,也各有依教義而生的「教法」。

「諸法皆空,自由自在」,這正是「秩序」的對立。可見世道諸現象,都存在朝兩個方向移動的拉力:自由與秩序。生命存在的本質是自由,卻又自成秩序;只是,人會自尋煩惱上枷,也需要「破解法」以揭示現象之後的本質。

人,嚮往自由,所常見的現象卻是秩序與混亂;而有「亂法」的說法。似乎,世道以為守法才有秩序可言,國家也期望人民以守法為榮,因此國家也常以法唬人。尤其,經常宣傳:人民要遵守稅法,準時地誠實納稅,才是「愛國」的「好國民」!

世道之上,說「法」的人,若不是大德高僧、神父、牧師、教長,就是政客和法匠,拘泥在符咒和字義的泥沼中。說法論法,諸法無我,諸行無常,世道需以「法哲學」破解迷障。在此,就以中央研究院「翁啟惠院長」被質疑在「浩鼎案」中言行失當和恐有觸法的迷障為例:

當院長猶在國外行旅中,得知國內有關他涉入「浩鼎案」的質疑,在回答媒體訪問時,只簡短地說:"怎麼會「亂」成這樣?"。這句「答法」是很有意思,也有禪味智慧的初心之言!

正如前述,「亂」是相對於「秩序」的失常狀態。「亂」也是諸法之一,只是未列在「常法」之中;於是接下來將出現「各說各法」的「亂象」;公權力的代表稅吏、政客、媒體人、法匠,都紛紛大吹法號和唸起符咒;「浩鼎案」正式進入「亂鬥法」的階段。

其中,「翁院長」被質疑和被指控的,是「以法唬人」的說法:就是恐有涉及違反「證券交易法」中有關於「內線交易」的罪責(第155條第1項-3、-4、-5、-6各款)的規定。指控者的認知是牽強的:

就罪責構成要件而言,「內線交易」的禁止,所規範之對象,關鍵在於「經營者」和「關係密切者」:

「翁院長」顯然是「非經營者」;否則,豈能出任中央研究院長多年?其成年的女兒是「非經營者」,也非「浩鼎案」之「法定」「經營者」的「關係密切者」;只是「非經營者」的一般股東的身份。

至於「翁院長」在「浩鼎案」的新藥「解盲」以後的公開發言,以他既「非經營者」;客觀上,也無指涉之特定對象,更不符合罪責的構成要件。

「浩鼎案」中,被指控與爭議的核心,在於「內線交易」的罪責;此項說法是不適用於「翁院長」的;然而,這卻符合「辦法」是人想出來的論述。

「浩鼎案」,既然是「假案」,其他的指控,包括:「翁院長」有道德上存瑕,或違反學術中立…

人生故事筆記 --《眼紅症候群》

圖片
「眼紅症」,不是眼科疾病,而是心理的疾病,可以聯結到另一種心理的病態,就是「羨憎交織」(Resentment)情結。後者,指的是因為得不到羨慕的對象而憎恨對方,是歷史積累的怨恨。

「眼紅症」不涉及歷史的壓迫;而是來自本身的敏感度不同,未能察覺形勢和時代精神的變化而自己依然陷溺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優越感中;以致在競爭的場域落居下風而措手不及,驚慌失措,不可置信;於是不檢討自己的落敗原因,卻希望競爭重來。

換言之,往者不已,之前的競爭不是有弊端,就是自己被對手設計陷害;因此,競爭不算數。競爭的基礎在於公平和競爭者的風度;所以,對競爭的制度和規則的設計,重在事前的公開和公平的程序,取得民主的一致決定。歐盟目前的理事會議各層級代表的決策,也是採用會員國代表的共識決議,不分成員國大小,務求公平。

在德國求學時和我與德國、奧地利生技企業友人的共事經驗中,幾乎難得發現老外有「眼紅症」的病態,紳士和淑女風度很普遍也很尊重友善共事者。對於競爭對手的勝利和傑出表現,其他人,包括競爭者,都大方地對勝出者致上祝賀和祝福;在事後的言談中,彼此也都大方而溫馨地讚許對手的表現。

競爭的教養,有一個特點,就是家庭教育功效的彰顯:歐洲文明列國的、家庭父母普遍鼓勵子女,自幼參與公眾活動,自己爭取想要的權益,透過競爭,證明自己的能力。而且,父母和師長不忘提醒,要保持競爭的風度,也就是「運動家精神」:盡力而為,尊敬勝者。

社會有正面的文化價值,才有助於建立有自信的公民和互相信任的社會。在歐洲搭乘城市公眾運輸系統,許多年的經驗,我不曾遇到查驗車票。若有僥倖者,遇到偶然的查驗,恐怕得接受六十倍數於當次車資的重罰。即使有此制度,我依然相信,家庭教育的功能:誠信而自重,是非分明的價值信仰。

公民,必須自幼受自父母的身教和言教。一個國家的法治精神和市場經濟的基礎就在於自律和信任;否則,國家和社會必然淪陷在奪權和爭利的鬥爭泥沼中難以自拔。吾國的民主制度實行多年,有賄選買票;市場經濟有內線交易,愈禁愈旺;孰令致之?

有競爭,就有勝負;但是多年來,國家社會常見應該有公民示範作用的家庭、學校、軍隊、政府出現不絕的亂倫:父母家暴、教師傾軋、將軍投敵、政客媚敵、官吏欺民,黑函不絕,耳語不斷,…只有自己永遠勝利,才是正當的,否則就要亡國。

有競爭就有不如意的一方;如果敗者因此自暴自棄,走上絕路,則證明「眼紅症」有致命的威脅。

哲學人生筆記 -《現象與制度》

圖片
目光所見,必然是現象;唯有善用思想的分析,才能穿透表面的現象,直探事件的本質。社會是集眾人以成,所呈現在個人的目光焦點的,是社會現象;世俗所言:"一犬吠影,眾犬吠聲",可以戲謔地說:社會現象是怪異居多的「交響樂」;讓人不堪者,在於不協調而雜音四起。此現象顯示,指揮出來協奏的重要。

然而,正因此,有的見解以為:社會與國家、需要傑出的指揮家出場約束或壓制不當的而自行其是的演奏者;這是保守而嚮往威權,服膺強人領導的「唯權力論」,也不乏認為:「以權力約束雜音就是和諧!」,於是打壓異己而視為正當。有些專制國家的領導人,也非常樂於有「唯權力論」來捧場,為自己的擴權開路的合奏。殊不知,「唯權力論」也是一類雜音,卻受民主制度的保障。

前述交響樂的演奏能悅耳的關鍵,不在壓制個別的樂器演奏者,而在於協調每一種樂器的特色,使個別演奏者發揮演奏才能,表現樂曲的正確音符和玄律,以及傑出地詮釋作曲家欲呈現的曲風。因此,交響樂的本質,是自由地發揮演奏而能協奏成和諧。

以此,比之於社會和國家,百鳥齊鳴,眾獸狂吼,此起彼落,高低起伏,也堪稱「自由頌」的「協奏曲」;悅耳與否?反而不重要了;本質是自由而願意協同才是關鍵。

近年的世界現象,呈現不同文明的衝突,經濟嚴重衰退,地區緊張、恐怖攻擊;尤其在歐洲,以往的浪漫已成回憶,反而草木皆兵;即使以世界民主典範自許的美國,正逢總統的「政黨選舉」也出現頗具爭議的「川普現象」,吸引世人的目光,成為世人囑目的焦點。

「美國的民主」,曾經被法國古典政治哲學家「托克維勒」所推崇,而以此為政治哲學的名著書名。如今,因為「川普現象」,而有部份見解視美國民主正面臨危機。然而,民主制度的制衡和公正的司法制度,確保民主有自我矯正和改善缺失的功能。

「美國的民主」依然健全有效;「川普現象」是民主制度保障下的產物,也代表特定選民的民意偏好傾向。法國另一位哲人「伏爾泰」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也要誓死捍衛你表達意見的權利”。

就現象而論,「川普」本人的狂言聳聽,有如上世紀「納粹德國」的狂人「阿道夫‧希特勒」;言行和政策觀點極端排斥特定的民族而獨尊「日耳曼」民族的優越地位。「納粹德國」向世界顯示的,是民族主義國家的危險和惡意。然而,美國當今的「川普現象」卻不是民主的危機,而是民主優越的證明:「保障多元」。「川普」是另類的演奏者,只演奏自己的聽眾所欣賞的玄律。

美國開國…

哲學人生筆記 -《謙卑與善意》

圖片
「思想是語言的囚徒!」;所有的話語都是牢籠,關著「言說者」的已說出或未說出的思想;聽者的理解或誤解都有可能。道德的用語,本來是作為行為上的勉勵與自律,經常淪為空洞的笑話。語言有場域和時間的定性,不可到處濫用;這正是專業與否的關鍵。

法律的語言涉及行為的法律效果,權利與義務的界定,因此法律用語務求精確嚴謹,不可模糊;現代的機器語言,程式語言也都必須依據制式的約定規範,先進行「除錯」(Debug)才能正常運作。

語言,也必須視對象和場合而定;世俗的成見,以為心存善良而自律,就是謙卑;為人設想而有同理心就是善意;這正是「糊塗人說話,自以為是」。鴿子對老鷹的謙卑是躲藏;老鷹對鴿子的善意是視而不見;但是,不可能永遠如此的。生存方法是:鴿子帶毒;老鷹謹慎!

人類以文明自許;然而,別忘記希臘哲人「亞里斯多德」的提醒:"人是最高貴的動物,也是最野蠻的動物"。既然人類有野蠻在身,彰顯高貴才是善意;相反地,高貴的人對野蠻的人以謙卑對待,只是奴隸的道德。

謙卑的話語是自我彰顯高貴,對象是同為高貴的人;而且說一次即可,不必再三地自勉和強調:"再謙卑";否則,流於矯情與傲慢。善意,只留給真誠的弱者,那才是悲天憫人的同理心。

在涉及利益的談判,謙卑與善意是無用的懦弱,只會被對手輕視。有效的談判,在於認清對手出口話語的虛與實,即可判定對手的思想武裝實力。當對手漫天要價時,拒絕談判才是對自己謙卑和給對手善意;讓對方收斂野心。

若對手不守文明,惱羞成怒想翻桌,也莫奉陪,只要先備妥語言暗器告之;"你已經輸了!"。對手卻不知輸在那裡?當然,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對手是不可敬的;輸在機會不再有。值得的是,自己的謙卑與善意沒有被自己濫用給不適格的對手。

「拉丁文」的諺語:"Do ut des",意思就是:"給予對手的,是為了得到對手願意付出的";「古羅馬人」的談判,是不以謙卑與善意為基礎,而是堅持:好的談判,必須在陽光下進行;暗夜,只留給陰謀者;高貴的自己不必理會。

哲學人生筆記 -《「命運」與「共同體」》

圖片
「命運」,可以是「玄學」上的「說法」,被聯結到卜卦算術的奇言怪論;在話語的場域,「命運」的「說法」偏重在選擇與作為的結果,卻又有被迫的「無奈」。「命運」,可以在哲學場域探討,是另類範疇的論述;就是人對於自身所存在場域的求生意志和追求幸福,實踐人作為人的尊嚴。

「命運」是以「存在」為基礎而出發,向「未來」去探險,「過去」是「命運」的實踐結果。正如同哲學本身的意義,在探案未知的領域;然後交給科學去鞏固征服的領域和建構知識的體系。

社會是集個人之大成;每一個人都帶著自己在哲學意義上的命運而成為其中的成員;社會,就是各種不同個人命運的集合。不同的社會建構所呈現的命運集合,客觀上,就有不同的「命運」感受。

「命運」可以形成「共同體」而僅有一種現實的存在嗎?主觀上有此意願,客觀上是不存在的。「共同體」的本質是「團結」;但是在現實上,「團結」最難!「團結」是不符人性的自私自利的自我犧牲。

民主制度是「共同體」的運作方式之一;「團結」,在精神與意志上是不存在的,而是建立在現實利益的交換與妥協的基礎上才有形式上的合作;條件是會隨著時間變化的;此時不同於彼時;所以「命運」的更新是必要的。如此,「命運」既是可知的現實遭遇和處境,卻也是不可知的各種可能。

哲學,始於提問,終於解惑;然後得出讓自己的存在具有幸福的意義。生存的意志和過程在探索「命運」時,成就自我作為個人獨立存在的統一。就個人的「命運」而言:統一是存在的表象,也是變化的和浮動的;獨立是存在的本質,也是存在的基礎。世界上所有存在的「命運」,始終是依附於時間的。「命運」,就是時間!

「共同體」是「共識」的話術;在哲學上是經不起時間的檢驗;世界上有各種不同的現象;有物理的,也有精神的;水與火是各自不同的物理存在;水與火可以形成共識,成為「水火共同體」嗎?水與火,二者的「命運」各不同,就交由時間來決定各自的存在。

哲學人生筆記 -《開國王朝「都是X!」記事》

圖片
書生無奈,生逢「天龍聖國」之末代王朝;唯人生有幸,苟活倖存於改朝換代。「天龍聖國」已矣,走入歷史。江山易主,「地虎聖國」底定天下,時值「丙申年」春;綠林軍攻陷天龍主力陣地;各路敗軍如鳥獸走散。

「地虎草民」風聞「天龍大內」、「保皇黨」、「故宮」各京城要地藏有無數稀世珍奇,庫藏黃金;傳言:見者有份,此時不取白不取!是以各路草民,不分「天龍」或「地虎」蜂湧而至,高呼:"勿忘我! ";唯恐來遲,只剩高貴的氣味。

「地虎聖國」之「統帥部」,已高掛「勝軍旗」與「紅燈籠」,此後「媽祖婆」主江山沉浮,當家矣!各路公公、奴才爭搶要職;畢竟「地虎」饑餓多年矣。

此時,開國在即,「地虎新朝」肇建,宮中、府中、軍中急需各路公公、奴才、禁衛兵卒。「開國聖婆」,「老鷹大帥」被南國「浮雲老和尚」封為「媽祖婆」;登基為「地虎女皇」,隨侍左右之人馬、近衛,不同以往率由公公擔待,亦急需女官、宮女,禁衛女將。

故,天下有志入宮任大內行走之女人亦高呼:"勿忘我! ",不輸給各路爭著淨身奉召之男子。似乎,改朝換代之利已浮現;天下草民多了進宮、入府、從軍給「地虎女皇」當奴才之就業機會。頓時,天下失業率可望下降一趴。

書生行走南國之「綠林軍老區」,遇「鄉野阿公」笑呵呵:"嗯…卡好!卡好!改朝換代多來幾次!卡好!吾家「犬女」,失業多年矣;日前,不告而留言離家:"將入地虎大內應徵宮女"。咦!….? 「 南國阿公」乃「永久革命論者」;書生,行走他鄉遇同好;幸哉!道不孤,必有同道。「先輩」,幸會矣!

引介阿公之犬女者,乃鄰居「家政婦阿桑」,嘗為「天龍末朝」派遣「大內御膳房」之「白頭宮女」,亦曾為「南國天后」,「菊姐」,操持征戰戎務。

此番,誘民女入宮,以「天龍大內」福利好,早期孳息可高達十八趴;後期,因「龍皇」民調下挫至九趴,為避「龍皇」諱,乃配合打半折,唯九趴孳息仍優於坊間「錢櫃」,放貸存戶得倒貼孳息,乃不爭之優劣事實。

「地虎聖國」開國在即,「統帥部」已請天象術士卜良辰吉時開張,定在「丙申年」農小四月十四日。在此之前,「地虎女皇」已飭令所部「綠林軍」眾將官兵,戮力追查為「天龍聖國」「保皇黨」掠奪之國產與民產。此舉,已引來「天龍」餘部勢力措手不及。一時之間,失了江山,僅剩不義之財,難以「隨身攜」。

有出劣策者,以為「保皇黨」徒眾坐地分贓,化整為零可逃避天下人耳目…

人生故事筆記 -《「元首」與情婦》

圖片
國家的最高權力職位頭銜,依國家政體而有不同的稱呼;有天皇、國王、總統、總理、大統領、主席、總書記,…等領袖大位的名器頭銜。也許是不知原委的不堪;多年來,台灣政府和社會輿論常將總統出訪,冠以「元首外交」,以崇隆當次外交之行的重要。

「元首」是法西斯國家對"獨裁者"的特有稱呼,唯"獨裁者"獨尊;此外,無人敢僭越。以「元首」自稱民主國家,代表人民和國家的總統,是褻瀆民意的尊貴價值。

記得,年少的小學時代,每年十月下旬近月底的日子,全國各地都有為「蔣介石」的生日舉行祝壽典禮。當時,老師要先教唱「祝壽歌」;還排定時間到「介壽堂」行禮如儀和高呼「蔣總統萬歲!萬萬歲!」。

在那個時代,我曾好奇:「禮堂」為何被命名為「介壽堂」?顧名思義:獻媚者在突顯主人"介石",其介如石。被統治和被賤視貶抑的人民在為獨裁者祈壽,必須諱其名與個性的特質,而尊稱「介壽」。如同古代的皇權專制,一人添壽,兆民之幸;人民如賤民。

現在的"凱達格蘭大道",就是以前的"介壽路"和"介壽廣場"。此外,當年還要唱「領袖頌」,...大意是:"領袖!領袖!偉大的領袖,您是時代的舵手、...是民族的救星..."等頌辭。

這一切的黨國造神運動源自那個時代發生在歐洲的「法西斯運動」的病態;全民為領袖分憂,當領袖的鷹犬。那個年代雖已遠去,却仍然影響這個時代的許多人民,走不出內心的元首如神的禁錮。

這項精神病態起源於上一世紀二十年代的義大利;一個集「色鬼」、「無賴」和「罪犯」一體的「貝尼托•墨索里尼」。他的少年時代在街頭混「無賴」,浪跡社會底層,對政治狂熱,與一群流氓惡棍組成義大利惡名昭彰的「黑衫黨」,成員穿黑衫,以「骷髏頭」為黑旗上的標徽;行暗殺、綁架、恐嚇、縱火等罪惡。

「墨索里尼」的內心是鄙視義大利人民的;認為人民因為沉醉於羅馬帝國豐富的文化遺產而熱愛文化藝術,追求浪漫,却淪為散漫而使義大利民族衰弱不堪。

「墨索里尼」厭惡羅馬《教皇》和《米蘭大主教》在義大利半島上的宗教影響力。教權的干擾,分散了民族的精神意志;於是他自許成為"古羅馬帝國"的「執政官」再世,像「凱撒大帝」一樣集大權於一手,成為「民族救星」。

「黑衫黨」稱他為「元首」;這個頭銜也被「褐衫黨」出身的德國納粹黨援用,以稱呼…

園藝生活筆記 -《名曲的美宴》

圖片
樂聖「貝多芬」的《田園交饗曲》(Die Sinfonie Nr. 6 F-Dur op. 68 Pastorale ) ,與義大利作曲家「維瓦爾第」的《四季》 (Le quattro stagioni) 的小提琴名曲,是我傾聽不倦而耳熟能詳的名曲。

音樂的玄律音符在跳動的節奏中,帶人進入想像和嚮往的境界;這兩首名曲的境界描繪歐陸的季節與田野的風情,與我自己現實上的歐陸旅情所見的景觀大致相符。

「工業革命」發源於英國,漸次於歐陸;戰爭也是歐洲的歷史悲情和無奈;那片土地,可說是飽經風霜的「歐羅巴女神」:美人暮遲青絲凋,只堪人間憶紅顏。

還好,人只要能倖存活下來、就有向善求美的意志;現代歐洲的生態保育哲學,引領世界各國的自然保育政策的方向。靜與美還給自然,是在哲學的反省自律後得到的美景。多年來,我在歐陸之旅中,喜愛探索生態保育與文明所保存的自然風格和精緻的紋理。

田園風情,表現在「與自然和諧」的鄉村小城的小餐館。用心的主廚,推出有在地當季特色的創意;食材取自家園或田野山地的食蔬花果,和鄰居的酒莊。餐具器皿也拒絕大量產製的通用規格造型,而委由專屬的創意師去發揮想像力。於是,一個在地經濟的共生圈得以形成而有小城的特色風情。

精緻,來自有心和用心;享受,只留給就近的「老主客」或偶然經過的「有緣客」。就是帶著這般隨緣又細心的態度行走歐陸,豐富了我的行旅人生;正如同聆聽田園四季名曲,用心去感受鄉野的食蔬花果和生鮮美宴的滋味。

在平常,我用心在自家的園藝生活,關心季節天時與節氣的流轉;三月下旬是暮春,綿密的時雨似乎仍將下到「清明」;時雨不免讓人感嘆,身心難以適應濕寒而易得邪症。

不過,音樂也有季節的療效;正如春雨滋潤植物,雨中「櫻花」帶淚,卻有「含笑」迎春;「白梅」果實將熟,「月桂」生新芽,「牛樟」冒出嫩紅的新葉;「葡萄柚」盛開花苞。即使隨風落地的「蒲公瑛」,也盛開小黃花,追著光影此起彼落;正如名曲的玄律音符所描繪的四季與田園的風情。

世界小事筆記 -《兔死狗烹》

圖片
中國為何對一個已經卑躬曲膝,伏趴在地,唯中國喜怒是從的卒仔,自喜於是"中國台灣總統"不給顏面?即使兩個月的"稍等"也不給,而操作一個遠在非洲,無意義的劣等小國甘比亞的建交事件?

普遍的猜測是,意在警告即將上任的台灣新總統和新政權。這項看法只是符合台灣內部親中代言勢力長期舖陳的預設立場,過於表象的想當然耳。然而,觀察近代中國的對外政策,不能如此浮面。

中國至今,始終是一個自卑而自大的帝國,強調朝貢差序的天朝國家;政治集權核心所反映的是百年外侮而內化的"羡憎交織"(Resentment)心態。

中國,對內,以漢族優越感支配其他各民族;對外,尤其是曾經欺侮過自己的西方列強國家,既自卑於自己過往的無能軟弱而被蔑視,又羡慕列強之所以能欺侮自己的,是強大的實力。

因此,反映在漢民族的心態是無從適應列強的進步的優越價值,自由、民主和人權,始終抗拒而扯出國情不同或另立山寨的主義。近代中國建國的意識型態是來自歐洲的共產主義,至今已名存實亡而向也是來自西方的資本主義轉制,却仍要冠上"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對外,既無力超越西方有進步文明價值的國家,却又不甘落人之後,於是僅剩遙遠落後的非洲大陸可以稱大。不幸地,中國經營非洲是踵以前歐洲列強帝國主義的殖民政策,只是手段改以收買、包養、恩給的天朝帝國的作風。

中國對台灣的戰略,所宣示的政策,是赤裸裸的帝國主義的領土野心,能自我正當化主張的藉口,是宣稱:"台灣是中國叛離的一省";却不敢回顧《馬關條約》中永久割讓台灣給日本的歷史事實;更不能異動《舊金對日本和約》中:""日本國放棄對台灣主權的事實。

當中國一再宣稱對台灣有"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豈不是自我諷剌的謊言。中國在國際法上自知,無從主張對台灣的主權,只能自困在自欺欺人而不知所云的"九二共識"符咒,豈不是無能與焦慮。

面對台灣的變局,在台灣作內應的中國卒仔,正是率先被棄的對象而改擁抱非洲無關緊要的甘比亞。這正符合打家奴媚外人的"羡憎交織"的心態。即使甘比亞惡名昭彰,也在所不顧。

"狡免死,走狗烹",中國在甘比亞的建交案中,台灣的卒仔已失去被利用的價值;甚至誤了天朝中國圖謀領土的大計。卒仔辦事不力;被以兔死狗烹…

世界小事筆記 -《暴警與色徒》

圖片
「維持秩序」是警察的法定職責;不過,受理人民申請是必要的前提;警察不是沒有其他的公務;正常的自由國家,軍人和警察不應該經常出現在大街小巷或公眾場域。

這種國家暴力建制的自律,正是為了彰顯民主:人民作主,人民以自由實踐自己的意志;若社會上文經常出現軍警巡視警戒公眾場域,必然是此地發生內憂外患,很不安全;或者是獨裁專制的「警察國家」;政府以國家暴力建制的制服軍警,或以「國家秘密憲警」四出偵察;那是實行「恐怖主義」的國家。

同理,在男人支配社會和定義道德的社會,女人被男人盯著注視;有些女人覺得那是「榮耀」;也有女人感到不悅,總覺得有身陷色徒環視的不安全感;認為色徒男人的目光各取所需,上下打量,品頭論足,有被看透的恥感。

女人應該團結!在善意男人的鼓勵和支持下,追求和實踐對女人有禮而友善的社會場域。荒謬地,女人何苦為難女人?乃至一般愛好自由的人民?新上任的國會女議員認為,在中國的演藝場域出現大量的代表專制國家暴力建制的警察,是演藝人的榮耀。

警察代表公權力,大批人馬在愉悅的演藝場域出現,形同免費入場,享受現場的表演外溢福利;對買票入場的觀眾公平嗎?那是不正常國家的公權力的霸淩!

世道惡行的錯誤見解,是將女人被男人色徒性侵,歸咎於受害的女人穿著太性感誘人;所以色徒的侵入,是受害女人的榮耀。這有世道公理正義嗎?照新上任的國會女議員的「榮耀說」:"打你是因為太愛你!"?真是如此嗎?

世界小事筆記 -《空姐與LP》

圖片
"空姐",是什麼意思?"有空的姐姐"嗎?約定成俗的指涉,在漢語語境中,可以作為指涉為"四大皆空"的"大姐"嗎?還是"上空的小姐"?

如果説,"China"就是指涉"瓷器",那是漢文和英文的對同一種先生產於中國的精緻容器的共同聯結。客觀上,必須先有"那個物",才生出那個以"中國"為指涉,表述"瓷器"的名詞。

日文語境却以"China"的讀音"支那",來表述那個一衣帶水的近隣"中國";雖然,中國很反感日文所表述的"支那"。那麼,有人強調China就是"中華民國";如此指鹿為馬的不倫語言的勾結,用在台語語境,瓷器=China=支那=中華民國=彰化米糕,也是成立的!

哲學的"形上學"涉及抽象概念的表述,看不到指涉的那個概念,只能以抽象的名詞表述那個意境狀態,例如"自由",只能感受,却看不到那個"自由"。

至於哲學的"形下學",要求精確具體的指涉物;例如:"手機"不是"手上抓的雞";六歲兒童也能分辦。

以上的論述,都指向一個嚴肅的問題:語言和指涉,如果說話的人不真誠,就會出現話術,胡亂聯結,成為騙子的專長,用於霸淩善意的聽者;"指鹿為馬"的"九二共識"就是這般無賴的惡意符咒。

"空姐",究竟是指涉什麼人或物?還是令人感到模糊;各人有不同的聯想;男女各有想象。;至於"空姐"説的"英語",是"空中英語"嗎?"話唬爛"是畫"公老虎的LP"嗎?

世界小事筆記 -《瓷器與玉》

圖片
瓷器,一種精美易碎的器。瓷器,可大可小,就是要小心對待,不可粗魯碰觸;一個不小心,碰倒了,就算不碎,也可能有劣隙或缺角。

瓷器,被視為精美珍貴的其中一項原因,就是完好無缺又無瑕。瓷器,不容分裂,否則被看貶了;因此,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一個瓷器"。

當瓷器堅持"一個瓷器"時,是什麼意思?該如何稱呼?是分裂的瓷器?或是破碎的瓷器?總之,不願面對瓷器就是瓷器而終日恐懼瓷器會破裂;竟然誤以為瓷器旁的玉,是瓷器不可分割的一都份;這種現象是被破壞妄想症。

瓷器之所以精美高貴,就在於精美質精,貴於陶土瓦罐。玉是琢磨出來的石,可以成器,比起瓷器耐撞也氣質討喜;除非瓷器不知嚴重後果,自己來碰撞玉。結果,無所傷於玉而可能自傷瓷器的顏面和完整。

玉就是玉,其堅無比,為何自以為是瓷器?瓷器碰瓷器的結果,既不可能是"兩個瓷器"撞成"一個瓷器",而是一地的瓷器碎片。回歸事實,玉,依然是玉!瓷器,認清自己的本質,尊重客觀的不同存在,和平共存而不去碰玉;才是有自知之明。

人生故事筆記 -《種樹與乘涼》

圖片
春寒料峭,似乎炎炎夏日猶在天際;季節有更迭交替,總是有頭尾的部份前後重疊,成為傳承的現象;冬春與春夏,夏秋與秋冬。世道的傳薪,也是如此!

文明的進程也是如此;有新舊的磨合也應該坦然地祝福和感謝;偉大的歷史地位不必期待,能前後傳承,積小步而行萬里遠路,成就自然就在其中了。大德高僧玄奘西學而法智東來,成就人間志業,也是如此;新法與舊法的傳承,就是磨合,磨合,再磨合而已。

近期,政權輪替,人事更迭,各路新人馬想必先上了再說;一路舊人馬等著下馬,想必離緒滿腹;當然也有幸運的「首輔」,忽然普受好評佳譽。當事人「首輔」,想必恐有「夕陽黃昏無限美好」之嘆;臨去秋波,「離騷」而已。

時代進程已來到老輩凋零,後人承薪護火的磨合時期;我的年少至青年時代,身逢台灣的「黨國戒嚴」,經濟起飛的時代。當年思想禁錮,唯有經濟謀利,可堪被殘存遷占之「外來政權」引為立足之唯一正當。

大學商學院的同學孜孜不息,幻想畢業之後到商界開疆闢土,行走商場,成望重一方之企業家。班上有大志之一位好同學,個性外向又樂觀,主動又積極地參加許多社團活動;又自封為台灣日後的當然「十大企業家」的「經營之神」之一;餘「九大企業家」的同學,由他私下「黑廂作業」,依自己的觀察,列在「封神榜」上。

私下相遇,他向我說抱歉;我是他在學業上有事代勞,或交女友,趕車程時,常不惜以「偉士牌」的「速克達」機車超速和穿梭車陣的「益友」;插刀相助,竟未被他「封神」,只當作「驛馬快遞」。

這位同學老兄的理由,竟然是:"當企業家,要常應酬和上酒家勞身,逢場作戲,妻妾族繁,容易腎虧。你同學老弟,乃勞心用腦的「英才」;我不忍你「早謝」;故日後將另有重用!"。人善,我自始反對造神;竟然也淪落至被「造神大帝」消譴;有如此「損友」,緣分一場,我也就認了。現在老同學相聚,看他懼內不已,常被我消譴回來。

那個時代,現在想來也遙遠了;不過,我那時候的班上同學,事實上,都未修成「十大神仙」;也許有「腎虧」。經過多年的奔波,看到當前台灣經濟的表現,讓年輕的世代大多在「做白工」,上不足以侍奉高堂,下不足以養妻小;結婚養家之不易,對比當年男人妄想的「妻妾族繁」,神話而已。

造神的時代,必然有時代的背景;黨國的經濟特許和定期進貢,互為其利;養大財閥,庇蔭其後代;其中有許多黑暗的不堪。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隨著台灣的民主化,「黨國神學」崩解;應證了:「凡虛幻的,必然服從真…

哲學人生筆記 -《說話的人》

圖片
庸人自擾是歷史對人類的嘲諷;否則,歷史也就失去教訓的意義。天下無大事,庸人做了,就有本事讓小事變大事。

如果以近期的各路新聞作為觀察對象,大致上可以鑑定出一項事實,就是歷史是庸人、騙子、神棍、無賴、酒鬼、色鬼、狂人和大大小小的笨蛋寫出來的。所以永遠愚人自愚,庸人自擾。

以下,讓我舉兩個案例:

首先,近期美國正在進行政黨的總統初選;其中,共和黨的地產大享川普在黨內勝出的可能性很高;這位大享財大氣粗,出口狂言,不可勝數;一路走來,有如上世紀德國納粹黨的阿道夫.希特勒。言多必失,尚未完全勝出,已先引來層出不窮的抗議,如影隨形;共和黨已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

美國的共和黨失去政權八年,由黑人歐巴馬當政,讓右派的白人勢力極不甘心;川普可説是白人反動勢力再起的希望。川普現象顯示,美國右派也不能接受美國出現第一位女總統,即使希拉蕊.柯林頓女士也是白人,右派也很難接受。

右派白種男人的優越感豈能接受政權敗給黑人八年後,又敗給女人的不堪;實在保守又反動。十五世紀以來,世界是西方白種男人統冶女人和征服其他有色人種的歷史。有優越感的人,失去歷史的優位是對自尊的傷害。

其次,近年的亞洲,中國自誇大國崛起,沉溺在超越美國的中國夢之中而不可一世,却自陷困窘。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以其成長經歷和學識背景,也是文革烙印的虛無主義者,因緣於黨國二代的湊合排擠而登上大位,在宣傳機器的造神包裝下,成為承載著中國夢的習武帝。

然而,他的話語無知的水準如同川普的猖狂傲慢,充斥著毛澤東式的文痞流氓風格,居大位而出言流露文革和草莽的土味,例如"要敢於亮劍",或"媒體姓黨",或"打鐵也要自身底子硬",或"基礎不牢,地動山摇",...。

原來,他是一位偏好搶言語上風,替別人畫紅線,以為先説先赢的短視庸人。朝鮮的金正恩,年紀小他一半,話語更猖狂比狠而有過之,却讓中國和朝鮮都陷於被動;只能狂話放不停。

台灣的總統當選人蔡英文,相對地,沉稳不隨起舞,冷靜以對,有女性領導人特有的自制和理性,以靜制動,讓中國自陷焦慮。面對中國的妄言狂語,叫戰要求表態,不是新鮮事,只是市儈土豪漫天喊價,得寸進尺的庸俗。

蔡總統就職日的文告,不宜突出中國的要求而呼應,以彰顯主權國家的高度。總統文告的主要對象,是面對立足土地上的自己的人民和歷史。

蔡總統對各個外國關切的核心利益,就職總統日不宜…

園藝生活筆記 -《花見的美學》

圖片
每年的初春三月上旬,我家的「大島櫻樹」開出「初花」;此時間正逢「春雨」,「花形」和「花姿」有些生不逢時的感傷。

櫻花是日本的國花;東瀛列島多火山、地震和颱風;天災成為島國民族的生命經驗,於是在文化的美學生活中,感應在櫻花的漸次怒放和全面凋謝的悲壯,以往的「武士道」文化,以櫻花的慨然成全精神自期。這是文化美學論述的「唯心論」,少了理性的圓融,就是「事緩則圓」。

櫻花期有"花見"的美學烙印;每年的櫻花期成為日本國民生活的精彩季節。櫻花的"花見",美的感受何在?我自己種植櫻樹,也有自己的"花見"美學體驗;常以櫻花比擬心愛的女人,慢工打扮,花容面世,自己期待,也讓「悅容者」有美的幸福感受;這是"花見"之美。

也許善變女人心,未及駐顏,美已成記憶了;或許美人傷心,花顏失色,令人不捨,自責為何未能憐香惜玉?這也是「唯心論」。

「風中之櫻」是另一種美的"花見";春風既可拂面卻猶有些寒意;若挾帶細雨霏霏,更見悲傷,恐拍花顏不堪。

以上的"花見",必須以"豐腴肥美"的櫻花的花形為前提;在一次"花見"之旅中,我曾讚嘆,櫻樹上整枝綻放的櫻花,形滿而肥美,頗有豐腴的"貴妃身形";難怪枝上飽滿。當時,我想到了一句整型塑身的名言:"自然就是美!";這也是「唯心論」。

肥美的櫻花,讓櫻樹枝頭那堪承載?全面凋謝,對飽受期待的櫻樹反而是告別負荷和解脫承重。來遲的"花見客",明年請早!莫待花已謝了太匆匆,只能空留遺憾。

人生的戀與愛如"花見",相知相愛貴在珍惜。

哲學人生筆記 -《"這樣子…而生活過來的!"》

圖片
「立春」是農事活動的起跑點;四季川流不止,歲月不等人,逕自流去。「冬眠」而猶未甦醒,誤了春耕,恐怕一年終將無成。讀書,也是如此!積少成多,只要有心願和習慣,像「玄奘西學」,當作人生志業;經常一書在手,長期下來,也可以化作書卷氣質;人生的視野和境界也將不同以往。

「啟蒙」是讀書人生的「春耕」;有些書,在讀過之後會引起自己的學問興趣,影響日後的人生方向。年少歲月,好的父母和師長與朋友的鼓勵,是讀書人生路途上的燈塔或地標。不過,行萬里路仍要靠自己的足下和意志,培養獨立的學問精神,讓自己成為有想法、有看法、有說法、和有做法的自由人,不致於隨波逐流,人云亦云像鸚鵡。

幾年前,我在整理書房時,發現日收月存的書本,各式書名,卻概括了自己追求學問的路徑和方向;讀過的書都算是足下烙印,回首也看見一路走來的行徑。大致上,多年來,自己依然行走在人生以哲學為志業的荒野上,以大德高僧「玄奘」自許,力行取法以解惑眾生而孤獨走上西行險路。

「初心」和「立志」而能持之以恆,困知勉行,讀寫聽說,也終能成就個人的風格,我、就是我自己。人生晚年回首,能有一家之言而成卷冊在案,也可算是不虛此生。三年前的本日,我曾寫下「人生故事筆記 -《讀書的人生與啟蒙》」,就是有威於此心願。

三年了,算起來,也可以完成人生的一個中學的學程;以此自省,我可曾有中學生的努力?青絲已灰白,我為興趣而學問;可憐的年少學子,依然身陷「鴨籠」尋試途。人生的境界不同,河水逕流,井水仰望出頭天。

當然,我的中學階段曾是身處在思想禁錮的蒙昧和黨國戒嚴的時代;人生有許多困惑苦悶和不滿,立志走上讀書求知的人生,以哲學家為人生志業,尋求思想的出路和人生的意義;而有了現在是"這樣子的自己"。

期待年少後輩,在新的時代,自此能自由而豐富地讀書,堅持作為人就是自己的目的,不是他者工具。這也正是「大江健三郎」先生所說的:"自己是這樣子…而生活過來的!"。

相關文章:哲學人生筆記 -《讀書的人生與啟蒙》

哲學人生筆記 -《酷暴》

圖片
在納粹德國的集中營裡,有一類人,也是被黨衛軍抓進來的落難者;但是相對於其他不幸的囚徒,這類人却有特權。

平時,他們被指派替黨衛軍擔任打手,去虐待和收拾其他受難者。黨衛軍利用這類人,主要是囚徒來自各佔領區的民族;為了對囚徒傳達命令的溝通和管理,於是從各族群囚徒中選出倖進討好黨衛軍,以求苟且貪生的媚勢者。

這類人,被稱為"酷暴";專責任事於監視、離間、慫恿、檢舉或迫害自己的同胞。"酷暴"是懦弱的和醜陋的背叛者,男人和女人都有;在囚徒中自認高級和優越,却是黨衛軍最低階的獄卒眼中的卑賤者,為了苟活而對自己的族人特別殘暴兇狠,以證明自己是黨衛軍的忠心鷹犬。

精神分析醫學的研究顯示,"酷暴"有虐待狂和被虐待狂的偏好;前者以找自己人施虐為樂,以彰顯自己的優遇不同的地位;後者所指的"酷暴",為惡後更急於宣告,故意激怒其他囚徒,引來眾怒,以從中取樂。

"酷暴"在歷史上無所不在。納粹德國在佔頜法國時期,有不少法國女人自動向佔領自己國家的納粹軍官投懷送抱,氣焰囂張,讓有志氣和尊嚴的法國人氣憤不已。

這類女人私下交換背叛族人的意外收穫之一,是和納粹軍官苟合,竟然得到較多次的性高潮。當然,納粹德國戰敗後,這類通敵苟活的女人被自認文明和博愛的法國人,從全國各地㩆出來,以各類私刑對待,包括剃成光頭遊街和到處追打。

背叛而自得其樂,不以為意;在法律和道德之外,尚有精神變態的問題。

園藝生活筆記 -《冰封與天擇》

圖片
春雨降臨大地,有喜有憂;滋潤大地,有助草木生新芽;雨水冰寒,又恐傷花苞。

果然,芸香科的葡萄柚樹在今年長出的芽苞多於往年;原因在於,我在冬至後,先剪枝以促生今年的春枝和花苞,又補給海鳥磷肥。一切,都準備好了!

果然,在春節後葡萄柚樹長出許多枝芽和花苞;一切似乎都在樂觀的軌道上,向開花結果的期待發展中。

孰知,三月初的春雨依然挾帶低溫,春寒料峭;清晨的葡萄柚樹固然有新綠的嫩葉;淋雨的花苞却不幸變成像果凍的冰苞。

看來,花苞被冰封後,原來想要熱情綻放成香花以招蜂引蝶,修成正果的生命意志,被挫敗了。

生命,自有求生的意志;花苞只是季節的現象,今年若能有一部份花苞能突破冰封而倖存,仍有可能走向開花結果。

春寒冰封就視作天擇的疏蕾摘苞;多餘的養份就讓給適者去求生存發展。這就是生存的現實和無情吧!

園藝生活筆記 -《春雨青梅》

圖片
春節過後,有好些日子都是晴朗乾燥的温暖天氣。在寒冬開放的梅花,把握天時,完成授粉,也有利於保存成果到此時仍然堅持不落果。

往年,大約十年以上,我每年總期盼梅樹能修成正果,圓滿摘果。奈何,事與願違,梅樹總是提早落果流產;久了,我也習以為常,認為隨緣就好,順其自然。

三月初,正是春雨綿綿,滋潤蒼生大地的時候;昨日開始,日以繼夜的春雨,讓迎春的花草樹木展現生機,青綠的新葉和幼果,非常青鮮。

正因為多日的晴朗,我估算變天在即,春雨該來了;氣象節目也如此地預報。於是,我把握春雨前的陽光末日,為青梅幼果烙影。

天意難料,風雨都可能是摧花的辣手,也可能不放過青梅幼果。"成事在天",這句成語反映著園丁主觀意志的莫可奈何,以致農業有看天吃飯的無可奈何。

梅子看來長得很完美,可以説是健康的青果,應該可以承受外力的考驗而圓滿成熟。但是,天意如何?那是天機,只有老天知道!

哲學人生筆記 -《「台獨健保」》

圖片
有一位居在中國,矢志「反台獨」的「中國藝人」,為了向中國政府交心表態,以苟延殘喘演藝生命,而向中國政府舉報他所認證的「台獨藝人」,以餵食「法西斯」政權老虎。這類低級的「唱作」,在歷史上被定位為醜陋的愚行,卻被主奴合唱而自得其樂,以為有效。實則,「義和團」上陣,殺空氣,砍影子,嚇自己。

然而,患難見「真情」;各懷鬼胎,居心不良的主奴,終究經不起人性的考驗;奴才身陷病榻之際,只有被他和中國所輕視的台灣能解「主奴之困」。他所認同的「社會主義中國」,在奴才去台灣治病後,應該暗中放了一口氣。

長久以來,他的祖國醫療資源緊張,醫術與騙術混為一談;隔空抓藥;摘死囚器官救貪官;有憑有據;不行了,奴才也不得不向「台獨」求救。如今,少一個病號,少一份緊張;燙手山芋丟向台灣,消耗台灣的「全民健保制度」的醫療資源,是「一石二鳥」,也算是「精神勝利」。

破解虛妄,就從哲學出發。「反台獨」,是一個虛妄的話語;是中國多年來自己所立的「台獨稻草人」;每日唸此符咒以壯膽,不唸不行,有所住而生其心以救中國。久而久之,唬了一群失意又想投機的台灣「再春客」到中國朝香唸符咒;主奴自欺,互相賞鳥。

哲學的實用意義在於:所有的問題,都必須回到現實來;所有的解答,也必須從現實出發;台灣就是獨立的國家存在,如明月在天,與地球相望。「全民健保制度」的存在,正是中國所沒有的主權國家的制度;正如同台灣的兵役制度、貨幣制度、郵政制度、教育制度、選舉制度、司法制度;沒有一項不是主權國家的獨有權力;中國再大的官想入境台灣,也得乖乖地從「國門」入境,除非暗夜偷渡上岸。

中國和其信眾不願面對現實,必然身陷現實的困窘;本案就是實證。「全民健保制度」有「社會主義」的精神,平等醫療和照顧全民;非國民的中國留學台灣的學生也羨慕而不得;回歸現實的外籍學生身份,即可迎刃而解。平等的精義就是:"本質上平等的事,就不能以不平等的方法去對待;反之,本質上是不平等的事,就不能以平等的方法對待"。

這裡又涉及哲學的基礎:"選擇就是自由";獨立的國家必然是主權的國家,不涉及外國的支持或反對;人們或許不喜愛狼,卻無礙於狼自成荒野中的孤狼。台灣不必言,獨立的各項制度開放給全民自己做選擇,這就是自由。好的制度近悅遠來,以「反台獨」為職業的過氣藝人,也可以親身受惠於「台獨健保」。

「台獨健保」的大恩,不必言謝!不妨多善自珍重和記得,醫…

世界小事筆記 -《為長官分憂》

圖片
"死老百姓"擬出售的約半世紀前的三件白色恐怖刑案的歷史公文,引來國家秘密警察的濫權與非法誘捕到案;其中的官方動機,讓人匪夷所思,不可思議。

本件刑案的動機和原委在真相公諸於世之前,至少說明了,歷史上,曾桎梏台灣的自由民主和壓迫扭曲人心的非法國家暴力的壓迫,並未成為真正的歷史,依然有死灰復燃的危機。

自由,不缺敵人,軍法戒嚴已經解除了,但是長期的黨國一體所深植在國家官僚體制各層級官僚的濫權行事的觀念和惡習,依然制約著公務員和許多被蒙昧的人民心中。

長期以來,普遍呈現於社會上的似是而非的話語,就是"要往前看"、"不要悲情"、"要安定"、"經濟重要"、"照顧民生",甚至"民主不能果腹"、"抗爭教壞下一代",各類愚夫愚婦之見而自我標榜是高貴的社會中堅。

遺憾地,國家暴力得以敢濫權橫行,就是有此類幫助築高牆的共犯人群。黨國神學長期的泛濫,養成為數眾多的惡靈信徒和護教黨羽,為黨國幽靈鬼影作諱,不容人間再現公義青天。

黨國信徒呼群保義,以為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黨國命脈的苟延殘喘,多一天是一天,即使是歷史文件,也恐懼其中有傷黨國幽靈神格地位的過往不堪記錄。

歷史上,橫行江湖的"黑手黨"平常為惡多端,欺壓良民,也會常自許是愛國的"黑道",所以手段卑劣也自認正當。黨國為了殘存,也縱容黑道共存。

可悲的是,取食人民膏祿的"白手黨",不學不正,受制於蒙昧的為長官分憂的奴性惡習,竟然向"黑手黨"的手段取法看齊。

國家秘密警察的存在是民主國和法治國之恥辱!

世界小事筆記 -《民人》

圖片
好久没聽到"民人"這個名詞;我以為說這個名詞的"線兵"長官太脱"線"了;情急之下,將"人民"説成"民人"。但是,回憶後,我恍然大悟了:"軍隊的話語系統,自成一系,以前不承認國家和社會有"活老百姓",只有"死老百姓"。

現在脱"線"的"線兵"軍官口中的"民人",是發現"死老百姓"是相對於"軍人"而有"軍民關係"的存在。"關係"是很麻煩的客觀聯結;社會上較熟悉的,是"男女關係",描述男人和女人的關係,讓人充滿異性想像。

至於"軍人"和"民人"的關係,理想的境界是"軍民一家";既然是一家人,為何"軍人"視"民人"為偵防的"敵我關係"?大動干戈出動"安全作戰總隊"的大批人馬挾持"民人",又騙又脅以遂軍事行動之目的。

吾國軍人的話語系統,在我等服過義務役的男人"死老百姓"的親身體驗,就是封閉而自得其樂。所以,"民人"求"軍人"保國衛家,恐怕不如自求多福。

軍人安逸之日久了;將領敵我不分,向敵人同化;把酒同歡,都是"中國軍",只想解放"民人";普遍缺乏自由、民主和主權的價值信仰。

殊不知,民主共和有一條軍人不可逾越的紅線:"軍人絶對服膺民主共和制度,人民不受軍法審判;軍人不得涉入政爭"。

新的時代來臨了;以往"黨國神學"所傳承下來的"槍桿子自戀"的心態,都不能再存在於民主共和。軍人,就是人民的子女!何來"民人"?

人生故事筆記 -《小品綴語》

圖片
文章抒心意,好的寫意抒情不必長篇鉅作;也許詩意湧現時,三言兩語的詩情道盡意境情態。介於詩與文之間,有一些小品綴語,用在照顧那些看似不重要,却不能少的情意嗦語。

也許,這種說重不重,説輕不輕的情境正是哲學上所强調的,任何一種存在,不論客觀上討不討人喜愛,都是正當的和合理的。

這個世界和歷史不是僅屬於大人物,更正確地説,是無數類型的小人物在各個時空角落點綴世界和歷史。如果不以大人物為焦點,這個世界少了些趣味,却比較真實些。

在語文的應用中,我承認文質和粗俗各有時空,自成風格。最近的一次商務交誼,在春節長假過後,德國生技企業的新上任的副董走訪亞洲,拜訪各國市場的山頭。

這位老德副董是從世界知名的生技製藥企業被重金挖角而來的;以往,他負責歐洲和美國市場;如今被委以負責不同領域的全球市場業務;究竟亞洲市場在當今世界各地經濟緊縮時,能否讓他證明自己是價值型的專業執行副董?

會議交談中,他口語豐富,條理分明;我注意聽出,他在口語表述中挾帶許多小品綴語,不似我以往交手的科技背景或法學背景的老德友人,口語表述是沉穩嚴謹的。這位來客確實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市場行銷人才。

聚餐時,在兄弟飯店的鐡板燒包廂中主廚的表演檯前,老兄品嚐各道佳餚,佐以台灣啤酒,讚賞不已。我提醒老德,務必來一小碟餣汁烏梅和幾片梅葉;随後讓他好似進了天堂,譽為此生難得的艷遇。

事後,老德問我用意何在?也問我,台灣經濟的特殊處有那些產業最具世界優勢?頗有來客山中問童子,雲深不知處的好奇。

以他的母語德文中的一些綴語為例,我舉出also、doch、denn、nur、etwa、so、mal、schon、überhaupt、ja,...一些小品綴語單詞看似無甚重要,但是在表述情境狀態時,用上這些綴語,却可以"提味";餣汁烏梅和梅葉正是口語表述中,對文采有"提味"的功能。

同樣地,台灣雖小,有些精密製造的產業鍊,也是世界經濟能否有效供需的關鍵;任何一位有全球視野的專業經理人,大國市場固然誘人,若他能看出小國市場的關鍵價值而不敢輕忽,才能算是傑出的專業經理人。

春天到了,小花、小草、小果,看似不具經濟價值,却也具有賞心悦目的怡情效果;每一個生命各盡本能,展現自己的風采,園丁怎能視而不見?

哲學人生筆記 -《正義之困》

圖片
三月初始,溫暖的陽光天氣,不同於濕寒而心情沉重的人間二月天。這樣明顯的天氣對比,對於時代的精神現象而言,是有「脫困」意義的。

「困」何在?剛過去的二月底的「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標誌著台灣人歷史與土地上的重大創傷;放在歷史高度的意義是不幸的人禍而留下的「國殤」。面對時代的浩劫,不是台灣人獨有;世界上只要有政治污濁的人治社會和政權暴力,製造屠殺人禍,必然留下人間不公不義的「國殤」。

每年追思紀念「國殤」的意義何在?這正是、呼應上述的「脫困」;人類是善於遺忘的;對於任何事件都有時間上和空間上的「距離感」;普遍地只在意及身的現實利害。尤其對於「生命消失」的「死亡」或「傷害」,「活著的人」普遍地不以為自己是倖存者,而認為「死傷」是「他者的事」。

對天災人禍,皆是如此;於是「死傷」被「意轉」為「數字」的多少;再被「計較」為「程度」的「輕重」。「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這正是生活中有「紀念日」的意義。

對於戰爭再起的憂慮,必須有「戰爭紀念日」的警戒;提醒國家和權力者,不可有發動戰爭的任何藉口和野心。只是,存在於人類社會的無感和冷漠,會隨著時空距離而流於精神病態;甚至在「加害者」和「受害者」雙方的後代,表現出身理上和心理上的「虛無」;就是「意義的迷失」。於是,找藉口或場所而逃避;嚴重者,從懷疑事件的真實,到否認事件的存在。

現代,世人普遍肯定德國人面對戰爭和人禍浩劫的歷史態度,比較日本人的態度,德國人是認真的和真誠的。在這其中,也許有地緣距離上的認知差異;日本人在歷史和文化上的「武士道」,「恥感自裁」以示負責的精神,已不再與「法治國」和「民主國」的精神相符。

德國人源於基督教「原罪反省」的自責態度,隨著世代更迭的時間久遠,而在新世代人的認知上,逐漸流於歷史的無奈和不幸的認知,以及口號上的呼喚;"永不再戰爭! "。現代德國依然在面對「正義之困」;自由與民主始終不乏敵人;外敵可禦,內敵難防。

「德國刑法」對於歷史上「納粹黨」的「反人類」和「發動戰爭」罪行的追究,並無追訴期的限制;在天涯海角,只要「涉案者」仍存活在世,國家法權的守護者「檢察官」,就有「法治國」的法定責任:檢察、追緝和起訴,以示國家守護正義的決心。

三月的第一天,德國的「憲法法庭」正式展開政府對傾向「極右主義」的「德國國家民主黨」發佈「禁制令」的申請案,在憲法上「違憲論證」的審理程序。其中涉及「民主國」的憂慮,歷史上奉…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