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2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酷暴》


在納粹德國的集中營裡,有一類人,也是被黨衛軍抓進來的落難者;但是相對於其他不幸的囚徒,這類人却有特權。

平時,他們被指派替黨衛軍擔任打手,去虐待和收拾其他受難者。黨衛軍利用這類人,主要是囚徒來自各佔領區的民族;為了對囚徒傳達命令的溝通和管理,於是從各族群囚徒中選出倖進討好黨衛軍,以求苟且貪生的媚勢者。

這類人,被稱為"酷暴";專責任事於監視、離間、慫恿、檢舉或迫害自己的同胞。"酷暴"是懦弱的和醜陋的背叛者,男人和女人都有;在囚徒中自認高級和優越,却是黨衛軍最低階的獄卒眼中的卑賤者,為了苟活而對自己的族人特別殘暴兇狠,以證明自己是黨衛軍的忠心鷹犬。

精神分析醫學的研究顯示,"酷暴"有虐待狂和被虐待狂的偏好;前者以找自己人施虐為樂,以彰顯自己的優遇不同的地位;後者所指的"酷暴",為惡後更急於宣告,故意激怒其他囚徒,引來眾怒,以從中取樂。

"酷暴"在歷史上無所不在。納粹德國在佔頜法國時期,有不少法國女人自動向佔領自己國家的納粹軍官投懷送抱,氣焰囂張,讓有志氣和尊嚴的法國人氣憤不已。

這類女人私下交換背叛族人的意外收穫之一,是和納粹軍官苟合,竟然得到較多次的性高潮。當然,納粹德國戰敗後,這類通敵苟活的女人被自認文明和博愛的法國人,從全國各地㩆出來,以各類私刑對待,包括剃成光頭遊街和到處追打。

背叛而自得其樂,不以為意;在法律和道德之外,尚有精神變態的問題。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