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3日 星期日

園藝生活筆記 -《花見的美學》


每年的初春三月上旬,我家的「大島櫻樹」開出「初花」;此時間正逢「春雨」,「花形」和「花姿」有些生不逢時的感傷。

櫻花是日本的國花;東瀛列島多火山、地震和颱風;天災成為島國民族的生命經驗,於是在文化的美學生活中,感應在櫻花的漸次怒放和全面凋謝的悲壯,以往的「武士道」文化,以櫻花的慨然成全精神自期。這是文化美學論述的「唯心論」,少了理性的圓融,就是「事緩則圓」。

櫻花期有"花見"的美學烙印;每年的櫻花期成為日本國民生活的精彩季節。櫻花的"花見",美的感受何在?我自己種植櫻樹,也有自己的"花見"美學體驗;常以櫻花比擬心愛的女人,慢工打扮,花容面世,自己期待,也讓「悅容者」有美的幸福感受;這是"花見"之美。

也許善變女人心,未及駐顏,美已成記憶了;或許美人傷心,花顏失色,令人不捨,自責為何未能憐香惜玉?這也是「唯心論」。

「風中之櫻」是另一種美的"花見";春風既可拂面卻猶有些寒意;若挾帶細雨霏霏,更見悲傷,恐拍花顏不堪。

以上的"花見",必須以"豐腴肥美"的櫻花的花形為前提;在一次"花見"之旅中,我曾讚嘆,櫻樹上整枝綻放的櫻花,形滿而肥美,頗有豐腴的"貴妃身形";難怪枝上飽滿。當時,我想到了一句整型塑身的名言:"自然就是美!";這也是「唯心論」。

肥美的櫻花,讓櫻樹枝頭那堪承載?全面凋謝,對飽受期待的櫻樹反而是告別負荷和解脫承重。來遲的"花見客",明年請早!莫待花已謝了太匆匆,只能空留遺憾。

人生的戀與愛如"花見",相知相愛貴在珍惜。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