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6日 星期三

人生故事筆記 -《種樹與乘涼》


春寒料峭,似乎炎炎夏日猶在天際;季節有更迭交替,總是有頭尾的部份前後重疊,成為傳承的現象;冬春與春夏,夏秋與秋冬。世道的傳薪,也是如此!

文明的進程也是如此;有新舊的磨合也應該坦然地祝福和感謝;偉大的歷史地位不必期待,能前後傳承,積小步而行萬里遠路,成就自然就在其中了。大德高僧玄奘西學而法智東來,成就人間志業,也是如此;新法與舊法的傳承,就是磨合,磨合,再磨合而已。

近期,政權輪替,人事更迭,各路新人馬想必先上了再說;一路舊人馬等著下馬,想必離緒滿腹;當然也有幸運的「首輔」,忽然普受好評佳譽。當事人「首輔」,想必恐有「夕陽黃昏無限美好」之嘆;臨去秋波,「離騷」而已。

時代進程已來到老輩凋零,後人承薪護火的磨合時期;我的年少至青年時代,身逢台灣的「黨國戒嚴」,經濟起飛的時代。當年思想禁錮,唯有經濟謀利,可堪被殘存遷占之「外來政權」引為立足之唯一正當。

大學商學院的同學孜孜不息,幻想畢業之後到商界開疆闢土,行走商場,成望重一方之企業家。班上有大志之一位好同學,個性外向又樂觀,主動又積極地參加許多社團活動;又自封為台灣日後的當然「十大企業家」的「經營之神」之一;餘「九大企業家」的同學,由他私下「黑廂作業」,依自己的觀察,列在「封神榜」上。

私下相遇,他向我說抱歉;我是他在學業上有事代勞,或交女友,趕車程時,常不惜以「偉士牌」的「速克達」機車超速和穿梭車陣的「益友」;插刀相助,竟未被他「封神」,只當作「驛馬快遞」。

這位同學老兄的理由,竟然是:"當企業家,要常應酬和上酒家勞身,逢場作戲,妻妾族繁,容易腎虧。你同學老弟,乃勞心用腦的「英才」;我不忍你「早謝」;故日後將另有重用!"。人善,我自始反對造神;竟然也淪落至被「造神大帝」消譴;有如此「損友」,緣分一場,我也就認了。現在老同學相聚,看他懼內不已,常被我消譴回來。

那個時代,現在想來也遙遠了;不過,我那時候的班上同學,事實上,都未修成「十大神仙」;也許有「腎虧」。經過多年的奔波,看到當前台灣經濟的表現,讓年輕的世代大多在「做白工」,上不足以侍奉高堂,下不足以養妻小;結婚養家之不易,對比當年男人妄想的「妻妾族繁」,神話而已。

造神的時代,必然有時代的背景;黨國的經濟特許和定期進貢,互為其利;養大財閥,庇蔭其後代;其中有許多黑暗的不堪。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隨著台灣的民主化,「黨國神學」崩解;應證了:「凡虛幻的,必然服從真實的!」。

企業商界也是如此!舊時代的「十大企業家」經營之神,也已經老成凋謝,被迫世代交替。當年的樂享妻妾族繁,事業上傳子不傳賢,終於也到了子孫不肖,各房爭產,自相殘殺,保證毀滅的不堪時代了。

炎炎夏日,大樹底下好乘涼,快活似神仙。艷陽下,汗流落土的草民,聽到豪門大宅院裡各房「爭產」的難看醜聞,紛爭不止;想到的,恐怕是經營之神的好時光沒了,大宅門「真慘」!隨遇而安,當不成「經營之神」,安於當凡人草民,是「小確幸」!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