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同一夥的》


義和團是一個世紀多以前,發生在中國的拳匪排外事件;文化大革命是半世紀以前,發生在中國的文鬥與武鬥事件。這兩項歷史事件的背後,都有國家政權的支持和縱容的陰謀。

類似地,八十多年前,在納粹德國,也發生國家政權煽動反猶勢力,在全國打砸猶太人的商店。暗夜裡,此起彼落的打破玻璃橱窗的聲音,路燈照射在滿地的碎玻璃片上;那一夜,被稱為德國歷史上的水晶之夜。

民氣可用,不是人民的勝利和福氣,而是被墮落的國家政權的公權力當作工具役使。

仇恨,是很容易被挑起和煽動的負面情緒;國家與社會有政府難以治理和防範的棘手問題時,抓出設定的敵人或在手的嫌犯壞人,放著給"義人"追打。

此時是法律的假期;公私一夥洩憤和報復;打死一個少一個;法律的程序正義皆可免了;此時,愛國無罪。

"壞人"都是罪大惡極,百死不赦,人神共憤的惡魔;所以人人得而洩恨誅之。在代表公權力的警察面前,那一大群不知從何處湧現的"義人"拳脚齊飛,棍棒同上,滿街追著嫌犯打,路上水洩不通,儼然一埸暴動。

許多動手動脚的暴民,這時候和三年前棍棒齊飛打抗議學生的暴警成為同一夥的"演員";也不知打到了誰?只見拳脚棍棒之下,嚇飛了法治精神。

文明和法治,在群氓自以為義憤填膺的激情時刻;在胡打亂打,以及胡亂訐譙之下,都成為同一夥暴動者交相掩護之下,被亂集團所賤踏的羔羊。

文明與法治國的建立是不容易的,常敗給民氣可用的治亂世用重典的法西斯病態。誰,最人神共憤?有了暴力的亂集團場面出現,正説明了社會何以出現變態殺人魔的原因。

希臘哲人亞里斯多德,必然是見過類似的場面,有感而發:"人是最高貴的動物,也是最野蠻的動物!"。趁機胡亂訐譙和私刑侍候,動手動脚的現象,只是證明,自以為高貴的"義人",只是和自己拳脚之下的嫌犯是同一夥的隨機洩恨的野蠻人。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