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人生故事筆記 --《眼紅症候群》


「眼紅症」,不是眼科疾病,而是心理的疾病,可以聯結到另一種心理的病態,就是「羨憎交織」(Resentment)情結。後者,指的是因為得不到羨慕的對象而憎恨對方,是歷史積累的怨恨。

「眼紅症」不涉及歷史的壓迫;而是來自本身的敏感度不同,未能察覺形勢和時代精神的變化而自己依然陷溺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優越感中;以致在競爭的場域落居下風而措手不及,驚慌失措,不可置信;於是不檢討自己的落敗原因,卻希望競爭重來。

換言之,往者不已,之前的競爭不是有弊端,就是自己被對手設計陷害;因此,競爭不算數。競爭的基礎在於公平和競爭者的風度;所以,對競爭的制度和規則的設計,重在事前的公開和公平的程序,取得民主的一致決定。歐盟目前的理事會議各層級代表的決策,也是採用會員國代表的共識決議,不分成員國大小,務求公平。

在德國求學時和我與德國、奧地利生技企業友人的共事經驗中,幾乎難得發現老外有「眼紅症」的病態,紳士和淑女風度很普遍也很尊重友善共事者。對於競爭對手的勝利和傑出表現,其他人,包括競爭者,都大方地對勝出者致上祝賀和祝福;在事後的言談中,彼此也都大方而溫馨地讚許對手的表現。

競爭的教養,有一個特點,就是家庭教育功效的彰顯:歐洲文明列國的、家庭父母普遍鼓勵子女,自幼參與公眾活動,自己爭取想要的權益,透過競爭,證明自己的能力。而且,父母和師長不忘提醒,要保持競爭的風度,也就是「運動家精神」:盡力而為,尊敬勝者。

社會有正面的文化價值,才有助於建立有自信的公民和互相信任的社會。在歐洲搭乘城市公眾運輸系統,許多年的經驗,我不曾遇到查驗車票。若有僥倖者,遇到偶然的查驗,恐怕得接受六十倍數於當次車資的重罰。即使有此制度,我依然相信,家庭教育的功能:誠信而自重,是非分明的價值信仰。

公民,必須自幼受自父母的身教和言教。一個國家的法治精神和市場經濟的基礎就在於自律和信任;否則,國家和社會必然淪陷在奪權和爭利的鬥爭泥沼中難以自拔。吾國的民主制度實行多年,有賄選買票;市場經濟有內線交易,愈禁愈旺;孰令致之?

有競爭,就有勝負;但是多年來,國家社會常見應該有公民示範作用的家庭、學校、軍隊、政府出現不絕的亂倫:父母家暴、教師傾軋、將軍投敵、政客媚敵、官吏欺民,黑函不絕,耳語不斷,…只有自己永遠勝利,才是正當的,否則就要亡國。

有競爭就有不如意的一方;如果敗者因此自暴自棄,走上絕路,則證明「眼紅症」有致命的威脅。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