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8日 星期二

世界小事筆記 -《為長官分憂》


"死老百姓"擬出售的約半世紀前的三件白色恐怖刑案的歷史公文,引來國家秘密警察的濫權與非法誘捕到案;其中的官方動機,讓人匪夷所思,不可思議。

本件刑案的動機和原委在真相公諸於世之前,至少說明了,歷史上,曾桎梏台灣的自由民主和壓迫扭曲人心的非法國家暴力的壓迫,並未成為真正的歷史,依然有死灰復燃的危機。

自由,不缺敵人,軍法戒嚴已經解除了,但是長期的黨國一體所深植在國家官僚體制各層級官僚的濫權行事的觀念和惡習,依然制約著公務員和許多被蒙昧的人民心中。

長期以來,普遍呈現於社會上的似是而非的話語,就是"要往前看"、"不要悲情"、"要安定"、"經濟重要"、"照顧民生",甚至"民主不能果腹"、"抗爭教壞下一代",各類愚夫愚婦之見而自我標榜是高貴的社會中堅。

遺憾地,國家暴力得以敢濫權橫行,就是有此類幫助築高牆的共犯人群。黨國神學長期的泛濫,養成為數眾多的惡靈信徒和護教黨羽,為黨國幽靈鬼影作諱,不容人間再現公義青天。

黨國信徒呼群保義,以為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黨國命脈的苟延殘喘,多一天是一天,即使是歷史文件,也恐懼其中有傷黨國幽靈神格地位的過往不堪記錄。

歷史上,橫行江湖的"黑手黨"平常為惡多端,欺壓良民,也會常自許是愛國的"黑道",所以手段卑劣也自認正當。黨國為了殘存,也縱容黑道共存。

可悲的是,取食人民膏祿的"白手黨",不學不正,受制於蒙昧的為長官分憂的奴性惡習,竟然向"黑手黨"的手段取法看齊。

國家秘密警察的存在是民主國和法治國之恥辱!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