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5日 星期五

法哲學筆記 -《大盜世界》





「禮記」的「禮運大同篇」:"大道之行也, 天下為公,… "。「大道」與「大盜」同音;當然,孔子所言的「大道」,指涉的是追求「大同世界」理想的「方法論」;不是「大盜」。

以下,就以「盜亦有道」作比喻:想像「大盜世界」的可能出現:在古時候,道上有盜,攔路打劫;畢竟,這些「匪類」是侷限一地,有地域特色的「強盜」。若避開綠林的「邪道」,而走上官立的「正道」,應該比較安全?但是,旅人仍不可避免地要繳「通關費」;那些「收費者」,被稱為「官兵」。

對旅人而言,遇到「強盜」而交出財物或生命,稱為「遇劫被搶」;遇到「官兵」而付費,稱為「逢關被徵」;二者,都是被強迫下的受害或成本。同樣的「強制」,前者是「非法的」;後者是「合法的」;遇上了,都不舒服。

那麼,如何皆大歡喜?世道上,「強制」的「進階版」,稱為「詐欺」。如果,「強盜」與「官兵」都文明有禮,講究「服務至上,以客為尊」;那麼,「強盜」與「官兵」將發生對「詐欺」的「管轄權」的「競合」。

旅人願意「付款」的考量,是服務的品質和付出價格的高低;衡量的指標是「價益比」。世道上,為什麼有人相信各類的「詐欺」,而願意交出身家財物?最本能的想法和潛意識,認為「詐欺」的劇本故事是真的。不可思議地,有的「官兵」也相信劇本故事是真的。

「信任」,是一項可貴的價值;「詐欺」是對「信任」價值的背叛。「詐欺」的出現,必然有社會的時代精神病理。世道上的「詐欺」層出不窮,是「官兵」的「存在感」和「被信任」的價值走貶了。

尤其,「詐欺」的劇本故事,以冒充的「官兵」為角色,而讓信任者受騙,交出財物給冒充的「官兵」而自認安全的,對「官兵」的「公信力」和「品牌」價值而言,是不可承受的傷害。

不分「強盜」與「官兵」,對旅人都有「付費保身」的「強制」行為;在世道上出現的競合,若「強盜」居於領先;「官兵」在後追趕,要求旅客先別交出財物;還將「強盜」逮獲,載上頭套;則這是破壞競合的「大盜」行為;也是市場的「不公平競爭」。

但是,旅人回過神,會感謝「官兵」的保護;指責「詐欺」者是可惡的嫌犯。可惡的原因是反射自己善意的初心「信任」,被利用和傷害了。「官兵」所被預設的「保護者」角色,不會詐欺旅人嗎?若仔細地深思,世道上,若沒有「強盜」,將只剩下「官兵」獨佔「詐欺」的行業。

哲學的意義,在於愛好思想,常會思想一些不受歡迎的奇怪議題;包括,「官兵」被預設是正義的化身,豈可指涉「強盜」的競爭者?然而,這正是哲學的任務,破解事件現象的迷障,直探事件的本質。「詐欺」與「信任」是對立的,卻在「官兵」與「強盜」的競合過程後,實現了事件的現象與本質的「統一」。

「大道」之行也,「大盜」最大!誰是「大盜」?那些逮捕和釋放「小盜」的勢力,都是「大盜」。「盜亦有道」,何謂「道」?「大盜」捉「小盜」,算不算是「道」?在此案例中,法律的專業用語,「道」所指涉的是「司法管轄權」,和就此展開的一系列的法律行為和效果。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