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2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逼退法》



行走世道,常有進退之「惑」!在此何以有「惑」?正是來自「主觀意志」和「客觀形勢」的衝突。世道常見熙來攘往者,為名為利;然而「爭破頭」或「被給予」;各有不同的主觀境界;卻各有相似的客觀限制。

常見的客觀現象是「矯情」;欲奪取卻故意鄙視,或自嘆委屈:「矯情」告白:為了國家從公,只能勉強自己「求全」。犧牲大矣!有夠勉強!真是如此,「爺們」或「娘們」出來從公不可;是誰的福氣?公門好修行;平庸,「無啥鳥作為」,庇蔭自己和子孫,爾後,乃「官爺門」或「官娘門」;貴族之家無俗門。

官場,是一面照見人心虛偽的鏡子;每逢任官晉位,總是有「被任用者」矯情裝無辜,接著感嘆:"盛情難卻,身不由己;好吧!勉為其難,就犧牲自己豐厚的既得利益,淌混水吧"!另有「被任官」的幸運兒,安排「偶然」,返鄉祭祖,子孫出眾非庸才。如今,人上人,官字兩隻口,能焚香報祖上,光宗耀祖看今朝。

鏡子,倒過來!還是照見另一批「殘官」,說要下台,又不捨下台,戀棧不去,又要宣告:"字典裡沒有「看守」一詞";或宣告:"快下台的最大!"。終於可以有空,在下台前,任性地「擺爛」。

有的「撈官」,還等著下台當日,被安排好的「老花童」致上鮮花歡送,滿腹委屈地打道回府。聽說,當夜還有親朋好友設下接風洗塵的「慰安宴」侍候:此起彼落:"委屈了;官不聊生;爾後就等看「自己錯了還怪人」的「壞人」還能怪誰?";一付「好人帶著真理歸來」的跩樣子。

以上,雖然是官場常見的矯情做作的人性;卻是見微知著,照見「公領域」中的「奴性」和「反動」;一切都是去給權力的主子當奴才。下場就是,運氣用盡就得自我了斷,看著辦!主子的門外,還有許多想當奴才
候選人。

官場的進退,最見殘酷的,是「被給予」的虛妄,卻最困惑人心。有權給予他人進退選擇的人,常以:"先生不出,天下蒼生奈何!"誆人進場;先是肝膽相照,日久生嫌隙,落到肝膽俱裂,痛不欲生,悔不當初;請神容易送神難。

權力主子的「選擇權」,即將到期不用作廢,總想著最後再玩一把。權力主子早就想要「權勢用盡」到身後。古往今來,權力如春藥;飄飄然,用過難戒!奈何,「被給予」的「愚人」,竟沒有「自退之智」,讓沽名釣譽的權力主子急壞了。救急,必有「應急法」:放出司法鷹犬去「法辦」釀造的「假案」,沖著那個「笨到不知退」的「聰明科學家」,國之「大學士」。

罪名?從「六法全書」裡找:「內線交易罪」?若不成!換「背信罪」,怪怪地,也怕不成!「逃稅」?有時效限制,也不理想!「貪污罪」,加上前幾項罪,扣上「人頭」,就成;插翅難飛;身敗名裂,奪走話語權,等於不得翻身。媒體,只聽到「貪污罪」;也不管「涉嫌」是不確定的用語;更不知「無罪推定」的偉大原則。

於是一大群瘋狗撲上去逼退;「瘋狗咬人」,不稀奇;
然後那個「聰明科學家」,就退了。他敗在:「聰明人,不能咬狗」的不公平競爭!「公平會」也找不到「辦法」來「法辦」不守世道的「無良的笨狗」。不過,世道之上,以權害人,藉勢藉端,羅織罪狀誣人的嗜權者,必然走上被反噬的權力末路。選擇進與退的智慧何在?給人也給自己留有餘地!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