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3日 星期六

園藝生活筆記 - 《雜花生樹》




源於植生物種多元共存的生態哲學,對家庭園藝的經營,我採取類似日本的《雜樹林》經營方式;在日本,那是ㄧ種對於有上千年傳統的《和風》園林的叛逆。

世界上各民族中,日耳曼民族和大和民族,在性格上有秩序觀的偏好;民族對世界的形與意的表現,是先透過形的主觀秩序和意志,呈現意的各種客觀想像。

日耳曼民族的形的秩序觀帶有宗教的崇聖意義;對形意的設計,呈現幾何學的精準之美;庭園的植生物種經營和造景佈置,回歸秩序的終極目的,只是其中之一。還有,各式工藝和教堂建築,仔細地思索,其意在表現對《形而上》的造物者意志的尊崇和讚美。

日本的《和園》,所表現的秩序觀,有東方的禪意和靜美;《和園》的管理,被交付給幾近美學家的庭師手中,以表現出植生物種的生命意志和空間和諧之美。

自然的生態哲學,對於前述神學式的家庭園藝的秩序觀掀起了革命,追求多元而雜美的意境;也就是自然無所不在;任性而自律,呈現秩序與自由的和諧。這種境界,只能在大自然的四季流景中親自體驗。

最近,《穀雨》節氣過後,《夏至》不久來到。此時,也是暮春時節,氣温漸熱,春夏的繽紛色彩,可以用雜花生樹形容。這正是我想要的雜樹林生態哲學:多元而包容的世界,就在我的心中。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