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啥麼人?》


中國惱羞成怒,抓人了!抓一群來自台灣的不知“啥麼人”;中國宣稱:這是世界各國奉行“一個中國”原則的必然結果。

換言之,中國以其崛起後的國力,遂行其國家管轄權的意志;必要的時候,先揮“中國拳”;若盛怒不已,則動刀動槍,別奇怪!這些被抓到中國的“啥麼人”,自己的認知,已經不重要了;現在被抓到中國的牢籠裡,都成了被中國國家意志所染指的“犯人”。

中國是極權國家,所有西方法治國家的權力分立原則,在中國都被視為有邪惡的用心和破壞中國的稳定。中國的一切權力運作,都必須服從政治權力的決定。涉及法律的案件,未審先判,不守程序正義原則而服從政治意識,是必然的;法院是“黨國”的整肅和改造異己的傳聲筒工具而已。

中國的司法體制没有西方法哲學中的偉大價值“無罪推定”原則。因此,先抓人再找罪名是“人治國家”和極權政府的法律性格。那一群被抓到中國的“啥麼人”,在台灣的時候,也許不在乎自己是“啥麼人”;也許自認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

也許,“啥麼人”都不好選擇,而只好說,自己是“中華民國人”。也許,不喜歡被稱為“台灣人”,或許也不高興被稱為“中國人”。更虛無的,却是稱謂“中國”為“中國大陸”。

那群“啥麼人”,在被抓去中國之前,自由自在,自己是“啥麼人”都没問題,自己有選擇認同身份的自由。然而,此時落在在中國的牢籠而茫然無助;所能最大期待者,是台灣人民的援助、關懷和被救回台灣,才是最大的安全保障。
                                            
理由無他,自由國家和法治國家的偉大價值;無論“啥麼人”做過“啥鳥事”,都享有“無罪推定”的法益。在台灣這塊得以安身的自由土地上,無論自己是“啥麼人”,在歷經中國外患的蠻横險惡和渡盡刼難之後,不必被勉強,自然就會成為渴望自由的台灣人。這也正是台灣人認同愈來愈高的原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