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權力與學術》


"知識就是力量!";還好,不是權力,也不應該被指涉是學術。

在一個"學而優則仕"的文化傳統裡,學者被擇為國家學術重鎮,中央研究院的院士,究竟意義何在?出任院士,為國家増加光彩?還是自甘為國家權力體制中的扈從?

以學術為志業的學人,成為院士,甚至出任院長,本質上,都不是光彩的獻身。傳統的學人文化,有知識份子天下為己任的自我崇高的意識;於是很輕易地被權力體制籠絡;自我感覺良好,以為學人的天職是為國家和為人民。

這般認知,是知識份子學人悲劇的開始;淪為被唯權力論的政客糟踏;必須扭曲自我的意志而成為權力的僕役;貴賤皆由權力體制定義。

知識份子忠於自己的意志和良知,甘於一生寂寞,捍衛獨立的思想,堅持自由的精神。從這個認知出發,被選為院士,或由誰來出任院長?都是被政治染指,被權力糟踏。

即使如比,仍有許多有學術地位的學人,絡繹於權力奴僕之途。古代的國子監大學士與皇帝面前的太監,唯一的差別,是前者有上面,後者沒下面;却都是給皇帝當奴才。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分歧中的自己」》

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初心是重要的定根;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 近年,浮世多災,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承平的歲月久了,以前,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就是「冷戰」已終結,「熱戰」不致於。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許...

返回